首页 > 
文章分类
文章分类
 > 《水调歌头中秋》的典故分析 

《水调歌头中秋》的典故分析

  《水调歌头。中秋》中的典故大家可能知道得不是很清楚,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水调歌头中秋》的典故分析,希望能帮到大家,更多精彩内容可浏览(www.llysc.cn)。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唯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典故一

  李白有诗《把酒问月》: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

  苏东坡诗中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就是从“青天有月来几时?我欲停杯一问之。”中脱胎而来。

  典故二

  说到这个典故的时候,且听我来讲一个《周秦行纪》的故事。在讲故事之前,由我将故事中的一些人物简单介绍。

  第一名就是这位王墙,说王嫱,可能知道的人不多,但昭君出塞与单于和亲的故事可能是妇孺皆知了,王嫱其实就是王昭君。

  第二位美人就是这位绿珠了。

  绿珠,传说原姓梁,生在白州境内的双角山下,绝艳的姿容世所罕见。石崇为交趾采访使,以真珠十斛得到了绿珠。

  绿珠善吹笛,又善舞《明君》,明君就是指汉元帝时的王昭君。石崇让绿珠吹奏此曲,她又自制新歌:“我本良家女,将适单于庭。辞别未及终,前驱已抗旌。仆御涕流离,猿马悲且鸣。哀郁伤五内,涕位沾珠缨。行行日已远,遂造匈奴城。延我于穹庐,加我阏氏名。殊类非所安,虽贵非所荣。父子见侮辱,对之惭且惊。杀身良不易,默默以苟生。苟生亦何聊,积思常愤盈。愿假飞鸿翼,乘之以遐征。飞鸿不我顾,伫立以屏营。昔为匣中玉,今为粪土尘。朝华不足欢,甘与秋草屏。传语后世人,远嫁难为情。”词意凄凉婉转,其才情亦可见一斑。绿珠妩媚动人,又善解人意,恍若天仙下凡。

  石崇在朝廷里投靠的是贾谧,后来贾谧被诛,石崇因为与贾谧同党被免官。依附于赵王伦的孙秀暗慕绿珠,石崇一被免职,他明目张胆地便派人向石崇索取绿珠。石崇坚持不给。使者回报后孙秀大怒,劝赵王伦诛石崇。

  赵王伦于是派兵杀石崇。石崇对绿珠叹息说:“我现在因为你而获罪。”绿珠流泪说:“愿效死于君前。”绿珠突然坠楼而死。

  第三位美人是太真妃杨贵妃了。

  第四位要介绍的是薄姬,薄太后,西汉文帝刘恒的母亲。

  第五位要出场的是戚夫人,汉高祖刘邦的宠妃,曾随刘邦征战四年,她也是西汉初年的歌舞名家,她擅跳“翘袖折腰”之舞,从出土的汉画石像看来,其舞姿优美,甩袖和折腰都有相当的技巧,且花样繁复。

  最后一位美人是潘妃了。潘妃,名玉奴。南齐的第六代皇帝萧宝卷的宠妃。宋朝人毛熙震有《临记仙》词,叹述道:“南齐天子宠婵娟,六宫罗绮三千。潘妃娇艳独芳妍。椒房兰洞,云风降神仙。纵态迷观心不足,风流可惜当年。纤腰婉婉步金莲。妖君倾国,犹自至今传。”

  与上述美人不期而遇,艳福非浅的是这牛僧孺,唐穆宗、唐文宗时宰相。

  唐代小说《周秦行记》云:“夜宿薄太后庙,见戚夫人、王嫱、太真妃、潘淑妃,各赋诗言志。太后曰:"牛秀才邂逅到此,诸娘子又偶相访,今无以尽平生欢。牛秀才固才士,盍各赋诗言志,不亦善乎?”遂各授与笺笔,逡巡诗成。

  太后诗曰:“月寝花宫得奉君,至今犹愧管夫人。汉家旧是笙歌处,烟草几经秋复春。”

  王嫱诗曰:“雪里穹庐不见春,汉衣虽旧泪痕新。如今最恨毛延寿,爱把丹青错画人。”

  戚夫人诗曰:“自别汉宫休楚舞,不能妆粉恨君王。无金岂得迎商叟,吕氏何曾畏木强。”

  太真诗曰:“金钗堕地别君王,红泪流珠满御床。云雨马嵬分散后,骊宫不复舞《霓裳》。”

  潘妃诗曰:“秋月春风几度归,江山犹是业宫非。东昏旧作莲花地,空想曾披金缕衣。”

  别有善笛女子,短鬟衫具带,貌甚美,与潘氏偕来。太后以接坐居之,令吹笛,往往亦及酒。太后顾而谓曰:“识此否?石家绿珠也。潘妃养作妹。”太后曰:“绿珠岂能无诗乎?”绿珠相谢,做曰:“此日人非昔日人,笛声空怨赵王伦。红残钿碎花楼下,金谷千年更不春。”

  再三邀余作诗,余不得辞,遂应命作诗曰:“香风引到大罗天,月地云阶拜洞仙。共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何年。”

  这就是苏轼“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的来由。

  想到牛先生遭遇的如花美眷和良辰美景,又听说月宫里的大桂花树下,有许多素娥仙女,穿着皓衣,跨着白凤,翩然起舞。所以,东坡先生是非常想“乘风归去”看一看。

  典故三

  谢庄,南朝宋文学家。字希逸,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曾任 吏部尚书,明帝时官金紫光禄大夫。

  在谢庄的《月赋》中写道:美人迈兮音尘阙,隔千里兮共明月;临风叹兮将焉歇?川路长兮不可越。 月既没兮露欲晞,岁方晏兮无与归;佳期可以还,微霜沾人衣!

  东坡可能是在谢庄的这首《月赋》中感慨到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创建时间:2019-05-01 00:10:54
最后更新:2019-06-12 18:44:48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306903.html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