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分类
文章分类
 > 《汉书 赵充国传》文言文阅读 

《汉书 赵充国传》文言文阅读

  赵充国字翁孙,陇西上邽人也。始为骑士,以六郡良家子善骑射补羽林。武帝时,以假司马从贰师将军击匈奴,大军为虏所围。汉军乏食数日,死伤者多,充国乃与壮士百余人溃围陷阵,贰师引兵随之,遂得解。

  元康三年,先零遂与诸羌种豪二百余人解仇交质盟诅。上闻之,以问充国。时,充国年七十余,上老之,充国对曰:亡逾于老臣者矣。上曰:将军度羌虏何如,当用几人?充国曰:百闻不如一见。兵难逾度,臣愿驰至金城,图上方略。充国至金城,须兵满万骑,方渡河,恐为虏所遮。

  即夜遣三校衔枚先渡,渡辄营阵。及明,以次尽渡。虏数十百骑来,出入军旁。充国意此骁骑难制,且恐为诱,戒军勿击,曰:吾士马新倦,不可驰逐,击虏以殄灭为期,小利不足贪也。

  遣骑候四望、陿中,亡虏。夜引兵至洛都,谓诸校司马曰:吾知羌无能为矣。使发数千人守杜四望、陿中,吾岂得入哉!遂西至西部都尉府,日飨军士,士皆欲为用。虏数挑战,充国坚守。

  天子敕充国进兵。充国上书谢罪,因陈利害曰:臣闻兵法:善战者致人,不致于人。即罕羌欲为寇,宜简练以俟其至,以逸代劳,必胜之道也。于臣之计,不先破罕开,则先零未可图;先诛先零,则罕开不烦兵而服;如其不服,须正月击之未晚。

  上从充国议,充国引兵至先零,虏久屯聚,解弛,望见大军,弃车重,欲渡湟水,道阨狭,充国徐行驱之。或曰:逐利宜亟。充国曰:此穷寇,不可迫也,缓之则走不顾,急之则还致死。

  豪靡忘来自归,充国赐饮食,遣还谕种人,时羌降者万余人。充国度羌必坏,请罢骑兵,留万人屯田,以待其敝。

  后充国乞骸骨,朝庭每有四夷大议,常与参兵谋,问筹策焉。甘露二年薨,年八十六,谥曰壮侯。 《汉书 赵充国传》有删节

  (注:①先零、罕开都是西羌种族 ②种、豪是种族的意思。)

  4、以下选项中解释有误的一项是( )(3分)

  A、充国年七十余,上老之 老 认为老

  B、将军度羌虏何如 度 估计

  C、宜简练以俟其至 俟 等待

  D、则罕开不烦兵而服 烦 烦恼

  5、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虚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3分)

  A、亡逾于老臣者矣/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

  B、击之未见利/之二虫,又何知

  C、如其不服,须正月击之未晚/方六七十,如五六十

  D、问筹策焉/心不在焉

  6、以下选项中都能表现赵充国稳妥持重的一项是( )(3分)

  ①虏数挑战,充国坚守。

  ②欲渡湟水,道阨狭,充国徐行驱之。

  ③不先破罕开,则先零未可图。

  ④宜简练以俟其至,以逸代劳,必胜之道也。

  ⑤吾知羌无能为矣

  ⑥留万人屯田,以待其敝

  A、①②⑥ B、②③⑤

  C、①④⑤ D、③④⑥

  7、下列选项中对文意分析错误的一项是( )(3分)

  A、赵充国青年时当骑兵,后调入长安为羽林骑,做皇帝的警卫。他随贰师将军李广利出征匈奴,被围。汉军绝粮数日,伤亡很大。赵充国率百余人杀出重围,李广利率大队紧随其后,终于脱险。

  B、为防止羌叛军袭击,赵充国派主力部队夜渡黄河,连夜在对岸修筑阵地。对于叛军游骑在阵前挑战,他不予理会,而首先派人侦察前方地形、敌情。

  C、赵充国行军是以远出侦察为主,并随时作好战斗准备。宿营时加强营垒防御,稳扎稳打,计划不周全不作战。爱护士卒,战则必胜。

  D、赵充国老病辞官在家以后,朝廷每讨论边防大事,也常常参与谋略,或者要向他问办法。

  8、把文言文阅读材料中加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①兵难逾度,臣愿驰至金城,图上方略。(3分)

  ②善战者致人,不致于人。(3分)

  ③此穷寇,不可迫也,缓之则走不顾,急之则还致死。(4分)

  参考答案:

  4、D 烦:劳烦

  5、D A于:比/从 B之:代词,代罕羌/代词,这 C如:如果/或者

  D用法相同,相当于介词于加代词之 6、A

  7、B 不是派主力部队夜渡黄河,而是派三只小分队先渡过河。

  8、①打仗的事很难凭空设想。老臣想先到金城,再谋献应付的方略。(度、图各1分,句意1分)

  ②会打仗的人,能掌握敌人,而不是被敌人所掌握。(致1分,被动句1分,句意1分)

  ③这些都是走投无路的穷寇,不可以过分逼迫他们。慢慢的追赶他们,他们便会没命的逃走;但是如果逼急的话,他们或许会回过头来拚命的。(穷、缓急、致死各1分,句意1分)

  附参考译文

  赵充国(公元前137一前52年),字翁孙,西汉陇西上邽人。最初为骑兵,后来以六郡良家子的身份因为善骑射而进入御林军。汉武帝时(公元前99年)他随贰师将军李广利击匈奴,被匈奴团团围困,汉兵几天无食,死伤增多。充国带领壮士百余人突围陷阵,李广利和大兵紧紧跟随,终于解围而出。

  汉元康三年时,先零、罕开都是西羌种族,各有酋长,因彼此互相攻击而成仇家。后来匈奴联合其他羌族,互订盟约,解除仇恨。汉昭帝听说了这件事,

  就拿它来问赵充国。充国时年七十余,昭帝认为他很老了,赵充国回答说:再没有比老臣更好的人选了。昭帝说:将军能否预测目前羌人的势力、打算带多少兵马去? 赵充国说:百闻不如一见,打仗的事很难凭空设想。老臣想先到金城,再计划攻讨的方略。赵充国到了金城,征调一万名士兵想渡河,又怕遭到羌人截击。

  便趁夜派三个营士兵先悄悄渡河,渡了河后,立刻扎营防备羌人来犯。到了天亮,军士们已依次全部安然渡河,羌人发觉后,派了数百骑兵,在汉军左右出没骚扰。赵充国想羌骑一向骁勇善战,难以制服,再说这也可能是羌人诱敌之计,于是下令:我军兵马刚渡河,已略有倦意,不必追击羌骑,攻击羌人要以消灭他们为目标,区区近百羌骑,不必着意贪求。

  赵充国一面派骑兵去侦察四望和陿中这两个地方,发现其中并无羌人出没。于是趁夜引兵到洛都,召集各部将领说:我就知道羌人不善用兵,如果他们调派几千人防守四望和陿中,我军哪能向前推进呢?于是向西推进到西部都尉府,日日飨宴军士,士卒都希望为他效力立功,羌人好几次前来挑衅,赵充国都下令坚守。

  昭帝下令赵充国进攻。赵充国上书请罪,剖陈利害,说:臣听说《孙子兵法》上说过:善于作战的人,能掌握敌人,却不会被敌人所掌握。现在羌人入寇,我们便应该整饬兵马,训练战士,以逸待劳,才是致胜之道。依老臣之见,如果能先诛灭先零,即使不讨伐罕开,罕开也自然会归顺;万一先零已被诛灭,而罕开仍然不服,那么,到正月时再进攻也不迟。

  昭帝接纳了赵充国的意见。赵充国于是率兵进攻先零,先零因居安日久,已松懈防备,望见汉朝大军,纷纷丢下装备,想渡湟水逃命,由于道路狭隘,赵充国只紧蹑溃兵之后,徐徐驱赶。有人说:追击先零逃兵,这正是建功的大好机会。赵充国说:这些都是走投无路的穷寇,不可以过分逼迫他们。慢慢的追赶他们,他们便会没命的逃走;但是如果逼急的话,他们或许会回过头来拚命的。

  羌酋靡忘于是自动前来归顺,赵充国赐他食物后,仍放他回去劝晓其他的族人。一时之间,有一万多名羌人请降,赵充国预料羌人会自行瓦解,所以遣回全部骑兵,并请准予留下一万名兵士在当地屯田,静待其变。

  后来赵充国老病辞官在家,朝廷每讨论边防大事,也常常参与谋略,或者要向他问办法。甘露二年去世,年八十六,谥号壮侯。

创建时间:2019-03-14 00:11:35
最后更新:2019-05-31 15:29:41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203645.html

【相关文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