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四十七章 人就是人

  为什么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出奇的沉闷平静?

  晴空如洗碧万里。

  没有暴风雨。

  暴风雨在人们的心里。

  只有这种暴风雨引来的灾祸,才是最可伯的。

  走廓下静得可以听见王动在屋子里的呼吸声。

  他的呼吸声很沉重,竟似已睡着了,能在这种时候睡着的人真有本事。

  郭大路和燕七也不知到哪里去了,新婚夫妻的行动,在别人眼中看来总好像有点神秘。

  只有红娘子陪着玉玲珑两个寂寞的人,两颗破碎的心。

  玉玲珑痴痴的望着远方,远方什么都没有,她眼睛也什么都没,她整个人都似已变成空的。

  红娘子忽然长长叹息了声,道:“我知道你刚纔在说谎。”

  玉玲珑茫然道:“说谎?”

  红娘子道:“你这次来找他并不是为了要报复,并不是为了要他跪着求你。”

  玉玲聪道:“我不是?”

  红娘子道:“以前你也许不愿做林家的媳妇,但现在却已愿意做林太平的妻子,我看得出。”

  她长长叹息着道:“但我却不懂,你为什么不肯告诉他呢?”

  玉玲珑咬着唇,道:“你既然看得出,他也应该看得出。”

  红娘子叹道:“你还不了解男人,尤其是他这种男人,他看来虽柔弱,其实却比谁都刚强。”

  玉玲珑道:“哦?”

  红娘子道:“但最刚强的人有时也往往是最脆弱的人,别人只要有一点点地方,伤害到他他的心就会碎了。”

  玉玲珑道:“你认为我伤害了他?”

  红娘子道:“你不该对他那样说的,你应该老实告诉他,现在你对他的情意让他知道你的真心,他才会以真心待你。”

  玉玲珑凄然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我本来也想这么样做的,可是…。”

  她垂下头垂得很低轻轻的接着道:“现在无论怎么样做,都已太迟了─。”

  红娘子看着她,目中充满了怜惜的同情,仿佛已从这倔强孤独的少女身上,看到了她自己的影子。

  不错现在已太迟了。

  机会一错过是永不会再来的。

  红娘子勉强笑了笑,道:“也许现在还来得及,也许你应该对他用点手段,对付男人有时是要用些手段的,只要他娶了你,你就是林家的媳妇,陆上龙王想必也不会…─”

  玉玲珑突然抬起头打断了她的话道:“你不必再说了,我已有我的打算,无论如何,陆上龙王也是个人,我为什么定要怕他?”

  她神情虽然仍很悲伤,但目中已充满了倔强自傲的表情。

  她本就是个不肯低头的人。

  红娘子垂下头,知道自己的确已不必再说了,也不能再说下去。

  玉玲珑忽又提起她的手,柔声道:“无论怎么说我还是一样感激你的好意。”

  红娘子道:“我也知道。”

  玉玲珑道:“但你却有件事不懂。”

  红娘子道:“你说。”

  玉玲珑望着王动的窗口轻轻地问道:“你的确很能了解别人,但却为什么好像偏偏不能了解他呢?”

  红娘子笑了笑也笑得很凄凉,过了很久,才幽幽的叹了口气道:“这也许只因为他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否则现在又怎么睡得着呢?”

  王动真的睡着了么?

  屋子里为什么忽然没有了他的呼吸声?

  陆上龙王斜倚在他的虎皮软椅上盯着王动,就像要在他脸上钉出两个洞来。

  连王动自己都觉得脸上似已被钉出两个洞来。

  他从未看见过这么样的眼睛从来未看见过这么样的人。

  他想象中的陆上龙王也不是这样子的。

  陆上龙王应该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当然一定很高大﹑很威武很雄壮紫面狮鼻海口,也许已满脸白发但是腰杆还是挺得笔直就好像你在图画中看到的天神一样。

  他说话的声音也定像是洪钟巨鼓,可以震得你耳朵发麻,等到他怒气发作时,你最好的法子就是远远离开他。

  王动甚至已准备好来听他发怒时的吼声。

  可是他想错了。

  他看到陆上龙王,就知道无论谁想激起他的怒火都很不容易。

  只有从不发怒的人才真正可怕。

  他脸色是苍白的,头发很稀,胡子也长,须发都修饰得光洁而整齐,双手也保养得很好,令人很难相信这双手是杀过人的。

  他穿着很简单,因为他知道已不必再用华丽的衣着和珍贵的珠宝来炫耀自己的身份和财富。

  王动进来的时候,他并没有站起来,无论谁进来他都不会站起来。

  无论谁都不会怪他失礼。

  因为他只有一条腿。

  这纵横天下傲视武林的当世之雄,竟是个只有一条腿的残废。

  巨大的帐篷里,静寂无声,除了他们两个人外也没有别的人。

  王动已进来很久只说了四个字:“在下王动。”

  陆上龙王连个字都没有说,若是换了别人,─定会认为他根本没有听见自己的话。

  但王动并没有这么想,

  王动知道他必定是要拿定主意后才开口。

  有种人是从来不会说错句话,他显然就是这种人。

  奇怪的是这种人偏偏通常是说错一万句话也没关系的。

  王动在等着站着在等。

  陆上龙王终于伸出手,指了指对面的一张狼皮垫,道:“坐。”

  王动就坐下。

  陆上龙子又指了指皮垫旁的小几上的金樽,道:“酒。”

  王动摇摇头。

  陆上龙王目光灼灼道:“你只和朋友喝酒。”

  王动道:“有时也例外。”

  陆上龙王道:“什么时候?”

  王动缓缓道:“想敷衍别人的时候,但我并不想敷衍你。”

  陆上龙天道:“为什么?”

  王动道:“我从不敷衍值得我尊敬的人。”

  陆上龙王盯着他,又过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来早了。”

  王动道:“我本不是来喝酒的。”

  陆上龙王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当然不是。”

  他端起面前的玉杯,缓缓喝了口,目光突又刀锋般转向王动道:“你在看我的腿?”

  王动道:“是。”

  陆上龙王道:“你一定在奇怪,有谁能够砍断我的腿。”

  王动道:“是。”

  陆上龙王道:“你想不想知道是谁?”

  王动道,“不想。”

  陆上龙王道:“为什么?”

  王动道:“因为无论他是谁,现在想必都早已经死了。o陆上龙王忽又笑了笑,道:“看来你并不是多话的人……

  王动道:“我不是。”

  陆上龙王道:“我喜欢说话少的人,这种人说出的话通常比较可靠。”

  王动道:“通常都是的。”

  陆上龙王道:“好,现在你不妨说出你是想来干什么的了。”

  他不等王动开口,突又冷冷道:“最好只用一句话说出来。”

  王动道:“你不能杀玉玲珑。”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为什么不能?”

  王动道:“你若想叫林太平活下去,就不能够杀玉玲珑。”

  陆上龙王道:“我若杀了玉玲珑,林太平就会为她死?”

  王动道:“你不信?”

  陆上龙王道:“你信?”

  王动道:“我若不信就不会来。”

  陆上龙王道:“你相信世上有肯为别人死的人?”

  王动道:“不但有而且很多。”

  陆上龙王道:“说两个给我听。”

  王动道:“林太平,我”

  陆上龙王笑了。

  王动道:“你不信?”

  陆上龙王道:“你信?”

  王动道:“你不妨和我打赌。”

  陆上龙王道:“赌什么?”

  王动道:“用我的条命赌玉玲珑的一条命。”

  陆上龙王道:“怎么赌?”

  王动道:“林太平若不愿为玉玲珑死,你随时可以杀了我。”

  陆上龙王道:“否则呢?”

  王动道:“你就可以走了。所以无论输赢你都毫无损失。”

  陆上龙王冷笑道:“毫无损失?这么想的人定还有两条腿。”

  王动道:“我就是被人砍断一条腿,也只会去找他,不会去找他的女儿。”

  陆上龙王目光更锋利,又看了他很久才缓缓道:“你能证明林太平肯为她死?”

  王动道:“我不能你能。”

  他慢慢的接着道:“可是我相信他一定很快就会到里来的。”

  果然又有人来了。来的不是林太平,是红娘子﹑郭大路和燕七。

  他们进来的时候王动已本在这帐篷里。

  看他们脸上的表情,显然和王动刚纔同样惊异,无论谁也想不到陆上龙王会是这么样个人。

  他们来的目的也和王动一样,因为他们对朋友也同样有情感和信心。

  “信心”确实是样很神奇的东西,好像永远都不舍令人失望的友情也一样。

  林太平并没有令他们失望。

  陆上龙王斜倚在虎皮软损上,看着林太平。

  这是他亲生的儿子,他的独生子,他已将近有十五年未曾见过他。

  可是他在看着他的时候就好像和看着王动时并没有什么两样。

  过了很久,他才伸出手指了指王动刚纔坐过的狼皮垫道:“坐!”

  林太平没有入坐。

  他的身子已殭硬,冷而殭硬,但他的眼睛却仿佛是潮湿的。

  他面对着的,是他的父亲十五年未曾见过一面的父亲。

  他眼泪还未落下已很不容易。

  陆上龙王脸上还是全无表情,但眼角却似忽然多了几条皱纹,终于轻轻叹息了声道:“你长大了,看来已有自己的主意。”

  林太平的嘴还是闭得很紧。

  陆上龙王道:“你若不愿说话,为何要来?”

  林太平又沉默了半响才缓缓道:“我知道你从来不愿听废话。”

  陆上龙王道:“是的。”

  林太平道:“你是不是定要玉家的人全都死尽死绝?”

  陆上龙王道:“是的。”

  林太平道:“现在玉家已只剩下一个人。”

  陆上龙王道:“是的。”

  林太平的手也已握紧一字字道:“你若杀了她,我也一定要杀一个林家的人。”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你要杀谁?”

  林太平道:“我自己。”

  陆上龙王盯着他眼角的皱纹更深。

  这是他的儿子,他骨中的骨,血中的血,这少年身体里活着的血也和他是一样的,一样的倔强,一样的骄傲。

  谁也不能改变这事实,连他自己都不能。

  陆上龙王长长叹息了声道:“你应该知道林家人说出的话是永无更改的。”

  林太平道:“我知道所以我才这么说。”

  他忽又接着道:“我也知道她和你并没有仇恨,甚至从来没见过你。”

  陆上龙王道:“她又是你的什么人?你为什么定要她活下去?”

  林大平道:“因为她活下去,我才能活下去。”

  陆上龙王道:“你们的情感已如此深?”

  林太平咬着唇,道:“本来我也不知道的……”

  陆上龙王打断了他的话,问道:“你什么时候才知道?”

  林太平道:“你要杀她的时候,你杀了她你真的会很愉快?”

  陆上龙王沉默着。

  林太平道:“你自己也不能确定是不是?但我却可以保证,你杀了她之后定比不杀她时更难受。”

  陆上龙王沉着脸道:“你真的甘心为她死?”

  林太平道:“死并不容易但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

  陆上龙王道:“她呢?她是不是也肯为你做同样的事?”

  林太平沉默着。

  陆上龙王道:“你也不能确定是不是?”

  林太平缓缀道:“那也许因为他们家的人,并没有要杀我,并没有将你们上一代的仇算在我们下代人的身上。”

  陆上龙王目光闪动突然道:“好我答应你,可是我有条件。”

  林太平道:“什么条件?”

  陆亡龙王道:“她若也肯为你牺牲自己,那就证明你们的情感已足够深厚,我就让她走。”

  林太平道:“否则呢?”

  陆上龙王冷冷道:“否则你就该明白,她根本不值得你为她死。”

  林太平的手握碍更紧﹑道,“你难道是在跟我赌?用她的命来赌?”

  陆上龙王道:“这至少赌得很公平,因为无论胜负都由她自己来决定。”

  林太平道:“我怎知是否公平?”

  陆上龙王道:“我保证你一定可以看到的,但你也一定要答应我一件事。”

  林太平在听着。

  陆上龙王道:“未到胜负之前你绝不能插手,无论谁都不能插手。”

  他目光如刀锋,一字字接着道:“否则这场赌就算你们输了。”

  帐篷后垂着重帘暗得很,从外面根本无法看到里面来。

  但帘内的人却可以看得见前面发生的事。

  王动﹑红娘子﹑郭大路﹑燕七都已在这里,也已听到林太平所说的每句话,每个字。

  他们觉得很安慰,因为林太平并没有令他们失望。

  可是玉玲珑呢?

  现在不但她自己的性命,已被她自己捏着,连林太平的性命都已被她捏在手里。

  这也是林太平自己下的决定,显然他对她也同样有信心。

  她会不会令他失望?

  他们听到陆上龙王又在问:“你知不知道她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林太平的问答很简单:“那已是以前的事,我就算知道,也已过去。”

  陆上龙王道:“她用了什么手段使你能如此信任她?”

  林太平道:“她用很多种手段,但有效的却只有一种。”

  陆上龙王道:“哪种?”

  林太平道:“她说了真话。”

  他一字字缓缓接着道:“她本不必说的,也没有人逼她,可是她说了真话。”

  也不知为了什么,听了这句话红娘子的头忽然低下。

  然后林太平也走了进来,看着他们目光中充满了感激。

  他的朋友也没有令他失望。

  八个人静静的站在帐篷前冷静得就像是八个石头人。

  这正是陆上龙王座前的天龙八将,其中无论任何个人,都足以威震一方。

  但玉玲珑的眼睛里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他们。

  她身上穿的还是那件卖花女的青布衣裳,昂着头,从他们之间走过去,走入帐篷。

  她脸色很平静﹑但目中却充满了决心。

  然后她就看见了陆上龙王。

  陆上龙王并没有让她坐,但看着她的时候目光却极锋利。

  玉玲珑也没有等他开口。就大声道:“你知道我是谁?”

  陆上龙王点点头。

  玉玲珑道:“我已是玉家最后的一个人,你只要杀了我,就可以达成你的心愿。”

  陆上龙王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那并不是我的心愿。”

  玉玲珑道﹔“不是?”

  陆上龙王淡淡道:“那不过是我说过的一句话。”

  玉玲珑道:“你说的每句话都已做到。”

  陆上龙王道:“还未做成的只有这句。”

  玉玲珑道:“你现在也许很快就会做到了。”

  陆上龙王道:“也许?”

  玉玲珑道:“也许的意思就是说不定。”

  陆上龙王道:“你难道还敢和我交手?”

  玉玲珑冷笑道:“为什么不敢,难道你以为自己真的很了不起?”

  她不让陆上龙王开口,人很快的接着又道:“一个人若连自己的妻子和儿子都无法照顾,再了不起也有限得很。”

  陆上龙王居然并没有被激怒淡淡道:“他们能照顾自己。”

  玉玲珑冷笑道:“那是他们的事你呢?你有没有尽到你的责任?世上做父亲和丈夫的人,若都跟你一样,女人和孩子只伯就已快死光了。”

  陆上龙王的脸终于沉了下去沉声道:“你来就是为了说这些话?”

  玉玲珑道:“我只是提醒你,你还有个妻子和儿子,你最好莫要忘记他们,因为他们也并没有忘记你。”

  陆上龙王冷冷遁“现在你已经提醒过了。”

  玉玲珑长长吐出口气道:“不错,该说的话我也全都说完了。”

  她忽然挺起胸,双手抱拳,道:“请。”

  她明知自己面对的是天下无敌的陆上龙王,明知帐外还有威震八方的天龙八将在等着,可是她神情却丝毫没有畏惧。

  她身上虽然纤弱苗条但却充满了决心和勇气,此刻这一挺胸抱拳,居然已隐隐有和陆上龙王分庭抗礼的气势。

  陆上龙王忽然笑了笑,道:“你今年已经有多大年纪?”

  玉玲珑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问出这句话,还是回答道:“十七。”

  陆上龙王道:“你从几岁开始练武的?”

  玉玲珑道:“四岁。”

  陆上龙王冷笑道:“你只不过练了十三年武功,就已敢来与我交手?”

  玉玲珑也冷笑着道:“我就算只练过一天武功,也一样是要来跟你一较高低,我们玉家的人无论武功比不比得上你,骨头总是硬的。”

  陆上龙王突然一声长笑,道:“好,好硬的骨头,好大的胆子。”

  长笑声中他身子忽然从椅上腾空而起,就像是下面有双看不见的手在托着他似的。

  玉玲珑情不自禁,后退了半步。

  她认得出这拍正是传说中“天龙八式”里的第一式“潜龙升天”。

  但她却从未想到世上真的有人能将轻功练到这样的火候。

  谁知陆上龙王身子腾空,居然还能开口说话沉声道:“小心你的左边青灵穴。”

  这“青灵穴”在两臂内侧之下,约三分之处,若被点中肩膀不举不能带衣。

  但你若不将双臂举起,别人也根本无法点中你这两处穴道。

  玉玲珑冷笑在心里想:“我就算不是你的敌手,但你若要点中我的青灵穴,祇怕还不容易。”

  她下定决心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绝不将双臂举起。

  以陆上龙王的身份地位既然已说明要点她的青灵穴,自然绝不会再向别处下手。

  就在这时陆上龙王的人忽然间已到了她面前,一股强劲的风声,震得她衣襟飘飘飞起。

  她身子一转,刚想借势将这股力量化开,只听“啪啪”两响,左右肩井穴已被拍住,两条手臂再也举不起来。

  再看陆上龙王,不知何时已又躺在那软椅上,神态还是那么悠闲,谁也看不出他刚纔曾经出过手的。

  玉玲珑急得脸都红了,大声道:“你点的是我的肩并穴不是青灵穴。”

  陆上龙王淡淡道:“这倒用不着你提醒,肩井穴和青灵穴,我倒还分得出。”

  玉玲珑道:“想不到你这么大个人说出来的话也不算数。”

  陆上龙王道:“我几时说过要点你的青灵穴?”

  玉玲珑道:“你刚纔明明说过。”

  陆上龙王道:“我只不过要你留意而已,和人交手时,身上每处穴道都该留意的。”

  他淡淡接着道:“何况武功一道,本以临敌应变﹑机智圆通,因为我点不中你的青灵穴,自然就只好点你的肩井穴,反正你两条手臂还是样无法举起,我又何苦要点你青灵穴?你若连道理都不懂,就算再练百三十年也样无法成为高手的。”

  他据理说来,就好像师博在教诺徒弟,父叔在教导子侄。

  玉玲珑气得张脸又由红变白咬着牙道:“好你杀了我吧。”

  陆上龙王道:“你不服气。”

  玉玲珑道:“死也不服。”

  陆上龙王道:“好。”

  好字出声只听“簌”的声也不知是什么东西从他手中发出打在她神封穴上。

  玉玲珑只觉一股力量自胸口布达四肢,两条手臂立刻可以动了。

  隔空打穴,已是江湖中极少见的绝顶武功,想不到这陆上龙王竟能隔空解穴。

  玉玲珑咬咬牙,虽然已明知对方武功深不可测,也已准备拼命。

  谁知她身子刚掠起,一招还未使出,忽然觉得一阵暖风吹过,左右青灵穴上麻了麻,一个人又落在地上,两条手臂又无法举起。

  再看陆上龙王已又躺回软锡,神情还是那么悠闲,就好像根本没有动过。

  玉玲珑面如死灰。

  她就算再骄傲,现在也已看出陆上龙王若要取她的性命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她那一身也曾震惊过很多人的武功,到了陆上龙王面前竟变得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

  陆七龙王看着她谈淡道:“现在你服不服?”

  玉玲珑长长吸进口气道:“服了。”

  她突又冷笑,很快的接着道:“但我服的只是你的武功不是你的人。”

  陆上龙王道:“哦?”

  玉玲珑道:“你的武功纵然天下无敌,但你的人却是个气量偏狭的小人,你就算把我们玉家的人全都挫骨扬灰也没有人会服你。”

  陆上龙王沉下了脸道:“小妨娘好利的嘴,竟敢在我面前如此放肆。”

  玉玲珑冷笑道:“我为什么不敢?连死我都不怕,还有什么好怕的。”

  陆上龙王目光闪动道:“不错,一个人若已明知自己必死,她无疑还有什么事不敢做什么话不敢说的?”

  他嘴角忽又露出一丝奇特的笑,接着道:“但我若答应不杀你又如何?”

  玉玲珑怔了怔道:“你……你说什么?”

  陆上龙王道:“我非但不杀你而且绝不伤你毫发,你我两家的恩怨也从此一笔勾销。”

  玉玲珑道:“真……真的?”

  陆火龙子道:“我说的话,几时有过不算数的?”

  玉玲珑忽然觉得身子发软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她刚纔面对空前未有的强敌,明知必死,却还是毅然无惧。

  但现在别人已答应不杀她,她两条腿反而软了,直到这时,她才发现她本来是不想死的。

  一个人只要还能活得下去又有谁还真的想死呢?

  陆上龙王锐利的目光,似已看透了她的心慢慢的接着道:“只要你答应我件事,我立刻就让你走从此绝不再找你。”

  玉玲珑忍不住问道:“什么事?”

  陆上龙王道:“只要你从此不提你和我儿子订下的那门亲事,从此不再见他。”

  玉玲珑的脸色又变,道:“你!你要我从此不再见他?”

  陆上龙王道:“从今以后,你只当世上根本没有他这么样个人,只当从来没有见过他,你一样还是能活得很好的。”

  他忽又笑了笑淡淡道:“世上的男人很多,你说不定很快就会忘了他。”

  玉玲珑脸色苍白,身子又开始颤抖道:“我若不答应呢?”

  陆上龙王悠然道:“你为什么不答应?你死了之后岂非还是一样见不到他?”

  玉玲珑慢慢的摇了摇头喃喃道:“不一样…─.绝不一样。”

  陆上龙王道:“有什么不一样?”

  玉玲珑凄然一笑,道:“你不会懂的,你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懂的。”

  她笑得虽凄凉但目中却又仿佛充满了种神秘的幸福之意。

  因为她已爱过。

  这种感觉既没有任何事能代替,也没有任何人能夺走。

  无论她爱的是苦是甜,至少已比那些从未爱过的人幸福得多。

  陆上龙王看到她面上的表情,自己的脸色似已变了,忽然从金椅旁的一只碧玉壶中,倒出了杯惨碧色的酒,沉声道:“你若真的不答应,就将这杯酒喝下去,此也不再有烦恼。”

  玉玲珑盯着这杯毒酒一字字道:“我只能答应你一件事。”

  陆上龙王道:“什么事?”

  玉玲珑目光凝视到远方道:“我绝不能忘记他,也绝不会忘记他,我无论是死是活,我心里总有他,无论你有多大的本事。也拿我没办法。”

  她忽然冲出将那杯毒酒喝下。

  然后她的人也立刻倒下。

  可是她的嘴角,却还是带着那种神秘的﹑幸福的徽笑。

  因为她知道,此后无论是天上地下,都没有人再能要她忘记他!

  陆上龙王似已怔住。

  世上居然真有这种人这种情感这的确是他永远不能了解的。

  林太平已冲了过去扑倒在玉玲珑身上。

  陆上龙王没有去看他已不忍再去看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太平才站起来,脸上毫无血色,眼睛里却满是血丝瞪着他,叹声道:“你答应过我的。…”

  陆上龙王只长长叹息了一声,似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林太平道:“你答应过我一定会做得很公平,但现在……”

  陆上龙王打断了他的话,道:“我知道这并不公乎,但世上不公平的事本就很多,一个人若想活下去,就应该学会忍受这种事。”

  林太平道:“我学不会永远都学不会…。”

  他脸上的表情忽然也变得很神秘很奇特嘴里甚至也露出一丝和玉玲珑同样的微笑,慢慢的接着道:“我只知道世上绝没有人能要她忘记我,也绝没有人能要我忘记她……”

  听到这句话看到他面上的表情,郭大路的热泪已忍不住泉水般夺眶而出。

  他了解这种人了解这种情感。

  他知道林太平也不想活了,忍不住跳起来就要冲出去。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王动却拉住了他沉声道:“再等一等。”

  郭大路嘎声道:“现在还等什么?”

  王动的眼睛里发着光,道:“再等等你就会知道的。”

  但就在这时林太平已将桌上的那壶毒酒全都喝了下去。

  “我也答应过你,你若杀了她,我也一定要杀个林家的人。”

  他杀了他自己。

  他也倒了下去倒在玉玲珑身上。

  两个人的嘴角,都带着同样的微笑,笑得幸福而神秘─一,郭大路眼睛都红了,正想把揪住王动,问他为什么要他等?

  但也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个神秘而动人的声音:“你输了。”

  一个人忽然已出现在帐幕里。

  长身玉立风华绝代赫然竟是林太平的母亲:“卫夫人”。

  她嘴角竟也带着同样神秘的微笑。

  郭大路又怔住。

  她看着自己的儿子死在面前怎么还笑得出?

  陆上龙王脸上的表情也很奇特,也不知是愉快?还是痛苦?是得意?还是失望?

  过了很久他才慢慢的点了点头长叹道:“不错我输了。”

  卫夫人道:“现在你总该相信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你一样,都是为自己活着的,现在你总该知道世上有很多事都比生命更重要。”

  陆上龙王垂下头忽又笑了笑道:“总算我知道得还不太迟。”

  卫夫人凝视着他柔声道:“还不太迟?”

  陆上龙王也抬起头凝视着她,道:“不迟。”

  两个人目光中忽然都涌出一种神秘的情感,忽然相视而笑。

  他们多年的误会和恩怨,就仿佛都已在这笑之中,化作了春风。

  本就是刻骨难忘的人,她对他还有什么不能原谅,不能了解的事呢?

  可是她的儿子……

  陆上龙王眼睛还在凝视着她微笑着道:“他已喝下了他们一生中最苦的一杯酒,现在你已不妨给他们喝些甜的。”

  卫夫人柔声道:“大家都应该喝些甜的了…”

  她忽然回头向垂帘中的郭大路他们一笑,道:“现在你们总该已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为什么还不出来喝杯甜酒?”

  郭大路还不明白,燕七却已明白了。

  燕七道:“第一个跟陆上龙王赌的并不是王老大是卫夫人。”

  王动道:“为了她儿子─生的幸福,所以她才不惜去找陆上龙王赌。”

  燕七道:“她的赌法也跟我们一样,她知道世上有很多人都可以为别人牺牲他自己的,所以她赢了。”

  她凝视着郭大路目中也充满了温柔之意。

  郭大路轻轻握住她的手柔声道:“不错明白这道理的人永远都不会输的。”

  王动道:“陆上龙王给他们喝的那杯酒当然绝不是真的毒酒。”

  当然不是。

  因为林太平和玉玲珑现在已站了起来,正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现在世上已绝没有任何人再能拆散他们了,因为他们有勇气喝下他们生命中最苦的那杯酒。

  是苦酒但却不是毒酒。

  你知不知道世上有种神秘的酒能让你逃避这尘世片刻,然后再复活?

  你知不知道世上本就有很多神秘的事,是特地为了真心相爱的人而存在的?

  郭大路转向王动。道:“你刚才拉住我,难道你早已知道那不是毒酒?”

  王动道:“我不知道,但我却知道,没有个做父亲的人能忍心毒死自己的儿子,我相信只要是人就定有人性。”

  郭大路道:“你有信心?”

  王动道:“有”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这就难怪你也永远不会输了。”

  垂帘后已只剩下红娘子和王动。

  红娘子垂着头道:“他们都在外面等你,你还不出去?”

  王动道:“你呢?”

  红娘子道:“我……我不配跟你们在一起。”

  王动道:“为什么不配?”

  红娘子目中已有了泪光垂着头道:“因为我也跟陆上龙王一样﹑从来不知道真正的情感是用不着用任何手段的,你若要得到别人的真情,只有用自己的真情去换取,绝没有第二种法子。”

  王动道:“但现在你已经知道了?”

  红娘子点点头。

  王动道:“你现在知道总算还不太迟。”

  红娘子霍然抬起头凝视着他日中充满了希望道:“现在还不太迟?”

  王动也在凝视着她,声音也变得非常温柔,柔声道:“不迟只要你真的能明白这道理,永远都不会太迟的。”

  他伸出了手握住了她的手柔声道:“所以现在我们也应该跟他们起去喝杯甜酒,我们的苦酒也已喝得太多了。”

  酒是甜的,甜而美,只有禁得住考验受得住打击的人才能喝到这种酒。

  也只有他们才配喝。

  陆上龙王金杯在手,看着他的儿子和媳妇,道:“我亏待了你们,我应该补偿,随便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们。”

  林太平道:“我们不要。”

  陆上龙王道:“为什么不要?”

  林太平道:“因为我们要的没有人能给我们,你也不能。”

  陆上龙王道:“我也不能给你们?谁能给你们?”

  林太平眼睛里发着光,道:“我们自己只有我们自己。”

  陆上龙王道:“你们究竟要什么?”

  林太平道:“我们要的现在我们已经有了。”

  他握住他妻子的手充满了幸福和满足。因为他要的是自由﹑爱情和快乐。

  现在他全都得到。

  这绝不是别人赐给他们的,也绝没有任何人能给他们。

  你若也想要自由﹑爱情和快乐,就只有用你的信心﹑决心和爱心去换取,除此之外绝对没有别的法子。

  绝对没有。就因为他们明白这道理,所以他们才能得到。所以他们永远都很快乐。

  谁说英雄寂寞?

  我们的英雄就是欢乐的!——

  (全书完)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98.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