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二十章 黑暗的地狱

  天亮了。

  桌上摆满了很多点心每种都很好吃。

  吃不但是种享受也是种艺术。

  卫夫人很懂得这种享受,也很懂得这种艺术。

  她吃得很慢也吃得很美。

  无论她在吃什么的时候,都会令人觉得她吃的东西非常美味。

  何况这些点心本来就全都是美味。

  吃来是美味,嗅起来也一定很香。

  郭大路已忍不住开始在悄悄的咽口水。酒意一来,肚子就好像饿得特别快!

  饿着肚子看别人大吃大喝,这种滋味有时简直比什么刑罚都难过!

  郭大路忽然大声道:“主人独个儿大吃大喝,却让客人饿着肚子在旁边看着,这好像不是待客之道。”

  卫夫人点点头道:“这的确不是待客之道,但你们是我的客人?”

  郭大路想了想叹息着苦笑道:“不是。”

  卫夫人道:“你们想不想做我的客人呢?”

  郭大路道:“不想。”

  卫夫人道:“为什么?为了林太平?”

  郭大路也长长叹了口气道:“谁叫他是我们的朋友呢。”

  卫夫人笑了笑,道:“你们虽然很够朋友,却也够笨的。”

  郭大路道:“哦?”

  卫夫人道:“直到现在你们还没有问我为什么要找林太平。”

  郭大路道:“我们根本不必问。”

  卫夫人道:“为什么不必问?你们怎知道我找他是好意还是恶意?也许我找他只不过是为了要送点东西给他呢?”

  郭大路道:“我只知道一件事,他若不想见你,我们就不能让你找到他,无论你是好意还是恶意,都是一样的。”

  [夫人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愿见我?”

  郭大路道:“因为你找他找得太急,好像不怀好意的样子,否则你就该让我们问去告诉他,再叫他来找你。”

  卫大人笑道:“看来你们还不太傻,只不过有一点笨而已。”

  郭大路道:“哦?”

  卫夫人道:“你们就算怕我也暗中追踪,不回去也就是了,还是可以到别的地方去的,又何必自己把自己捆在这里呢?”

  郭大路想了想看看燕七道:“她说的话好像有点道理,我们为什么还不走呢?”

  卫夫人道:“因为我现在已不让你们走了。”

  郭大路道:“你自己说过我们随时都可以走的。”

  卫夫人道:“我现在已改变了主意。”

  她笑了笑,接着道:“你知道女人总是随时都会改变主意的。”

  郭大路叹道:“你要不是女人就好了。”

  卫灾人道:“有什么好?”

  郭大路盯着她面前的烧卖和蒸饺,道:“你若是男人,我至少可以厚着脸皮抢你的东西吃。”

  卫夫人微笑道:“你为什么不把我当做男人来试试看?”

  郭大路看看燕七燕七眨了眨眼。

  卫夫人又道:“你们两个人不妨一起过来枪。”

  燕七笑了笑道:“我的脸皮没有他厚,还是让他一个人动手吧。”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一个人饿得要命的时候,脸皮想不厚些也不行了。”

  他身子忽然掠起,向那张摆满了点心的桌子扑了过去。十指箕张弯曲如鹰爪,用的居然是鹰爪功中一招极厉害的“飞鹰搏免”。

  用“飞鹰搏兔”这种招式来抢蒸饺,未免是件很可笑的事。

  但一个人若是饿极了,再可笑的事也一样能做得出来的。

  卫夫人笑道:“你的鹰爪功倒不错。”

  她嘴里轻描淡写的说着话,手里的筷子忽然轻轻往前顺点。

  她用的是双荡翠镶的筷子,这种筷子往往碰碰就会断,筷子在郭大路右手中指上轻轻一点。

  筷子没有断。

  郭大路的人却像是断了,突然从半空中落了下来,眼看就要跌在摆满了点心的桌子上。

  卫夫人手里的筷子忽然夹住了他的腰带,他整个人的重量都已在这双一碰就断的筷子上。

  筷子还是没有断。

  卫夫人的手悬在空中,用筷子夹着他就像是夹着个虾米似的。

  燕七看呆了。

  卫夫人微笑道:“这么大个饺子够你呛了。”

  话说完郭大路的人已向燕七飞了过去。

  燕七想去接,没有接好两个人一撞,全都跌在地上。

  过了很久郭大路还没有爬起来,只是眼睁睁的看着卫夫人。

  他好像也看呆了。

  燕七忽然道:“你知不知道她用的这招叫什么功夫?”

  郭大路摇摇头

  燕七道:“你既然会鹰爪功,就应该知道其中有招叫老鹰抓鸡!”

  郭大路点点头。

  燕七笑道:“她这招就是从老鹰抓鸡中变化来的叫做‘筷子挟鸡’。”

  郭大路叹了口气喃喃道:“我究竟是鸡还是饺子呢?”

  燕七道:“是鸡肉饺子。”

  郭大路也笑了,道,“想不到你懂得的事倒还真不少。”

  他身子突然又箭般窜了过去。

  这次他没有向桌子上面伸手,却窜入了桌子底下。

  卫夫人正微笑着在听他们说话,好像汇听得很有趣的样子。

  她既没有想到郭大路说着说着会忽然又窜了过来,更没有想到这人会往桌子底下窜。

  桌子底下又没有点心,这人到下面去做什么呢?想捡骨头么?

  饺子又没有骨头呀。

  卫夫人也不禁觉得有点奇怪,就在这时桌上的点心突然凭空跳了起来。

  郭大路的手在桌子底下一拍,桌上的点心就跳起了七八尺高,燕七本来捆在他腿上的绳子突然长虹般飞出,长蛇般一卷就有七八样点心被他卷了去。

  郭大路也已从桌子底下窜出。

  燕七一松手,点心掉下来三四个,郭大路伸手接着了两三个,同时张大了嘴一个软软的糯米烧卖正好不偏不倚掉在他嘴里。

  这几下虽然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武功,但却配合得又紧凑,又巧妙﹑简直令人叹为观止。

  卫夫人居然也叹息了声,说道:“看了你们这两手功夫,我就算让你们吃点东西也算值得了。”

  郭大路三口两口就将烧卖吞下去笑道:“这人倒总算还有点良心。”

  他开始吃第二个烧卖的时候燕七也已吞下了个包子。

  能吃得这包子可真不容易,所以嚼在嘴里的滋味也像是特别好!

  燕七笑道:“这包子真好吃却不知是用什么做馅的?”

  卫夫人微笑道:“包子和烧卖都有两种馅。”

  郭大路道:“那两种?”

  卫夫人道:“一种是虾仁鲜肉的。”

  郭大路道:“还有种什么肉:”

  卫夫人道:“老鼠肉,毒老鼠。”

  老鼠本来是可以吃的,但毒老鼠吃下去却能要人的命。

  郭大路吃下去的烧卖,好像已停在嗓上,再也咽不下去。

  他本来还想问问,他吃的是那种馅做,现在却已用不着问!

  他忽然觉得四肢发软脑袋发绿。

  再看燕七一张脸竟已变成死灰色而且渐渐发黑。

  卫夫人还在微笑。

  郭大路正想过去,忽然觉得她像是已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一张脸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渐渐看都看不见了。

  他只觉得燕七已冲过来抱住了他,在他身旁道:“临死之前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郭大路道:“什……秘密?”

  燕七道:“我──”

  他还没有说出自己的秘密,就已倒下。

  就算他说出,郭大路也听不见了。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这句话并不太对。

  有的人并不太在乎财宝,绝不会为了钱拼命,却往往会为了好吃而死。

  你是不是觉得这种死法很冤?

  等你饿得发晕时,说不定也会觉得不如死了算了。

  但他们为什么会挨饿呢?

  朋友!当然是为了朋友。

  “为朋友而死的人,是绝不会下地狱的。”

  但朋友若都在地狱里,他们也许宁可下地狱,也不愿上天堂。

  自古艰难唯一死。

  死的确可以算是最可伯的事了。

  那意思就是你已完了,已完全消灭了,从此不再有希望,你的肉体很快就会腐烂你的姓名也很快就会被人淡忘。

  还有什么比死更可怕的呢?

  死了若还得下地狱那当然更可怕。

  但地狱究竟是什么样子谁也不知道。

  那地方想必很黑暗,非常黑暗……

  黑暗。

  黑暗得让你非但看不见别人,也看不见自己。

  郭大路连自己都看不见。

  他只感觉到自己的眼睛已睁开了。

  但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究竟是不是存在?他却完全本知道。

  “不知道”的本身就是种恐惧,也许就是人类最大的恐惧。

  人们恐惧死亡,岂非也正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死亡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郭大路也不能不恐惧,几乎已恐惧得连动都不能够动,恐惧本教是人类永远无法克服的!

  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听到自己身旁仿佛有个人在呼吸。

  但那究竟是不是人的呼吸声,他还是不知道。

  在如此黑暗中任何人都已无法再对自已有信心。

  幸好他还能相信一件事,燕七活着时既然跟他在一起,就算死了也一定还是会跟他一起。

  有些朋友好像永远都分不开的,无论死活都分不开。

  所以郭大路壮起胆子道:“燕七…是不是你?”

  又过半晌,黑暗中力响起个很虚弱的声响:“是小郭吗?”

  郭大路总算松了口气。

  只要朋友跟他在一起,无论死活都没关系了。

  他身子开始往那边移动,终于摸到了一只手,一只冰冷的手。

  郭大路道:“这是个是你的手?”

  手动了动立刻将郭大路的手握紧。

  然后听到燕七虚弱的声音道:“这是什么地方?”

  郭大路道:“不知道。”

  燕七道:“我们是不是还活着?”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不知道。”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活着时是个胡涂人,死了也是个胡涂鬼。”

  郭大路却笑了笑着道:“看来你活着时要臭我,死了也要臭我。”

  燕七没有说话,却将郭大路的手握得更紧。

  他平时本是个很坚强的人,但现在却像是要倚赖着郭大路了。

  也许他本就在倚赖着郭大路了﹑只不过平时一直在尽力控制着自己,一个人只有到了真正恐惧的时候才会将自己真正的情感流露出来。

  郭大路沉默了半晌,忽又问道:“你猜我现在最想知道什么?”

  燕七道:“想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郭大路道:“不对。”

  燕七道:“想知道我们究竟是不是还活着?”

  郭大路道:“也不对。”

  燕七叹道:“我现在没有心情猜你的心事,你自己说出来吧。”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95.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