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三十五章 鬼公子

  假如你住在个很荒僻的地方。

  假如有个人在半夜三更里来敲你的门,但客气的对你说:“我又累又渴又错过了宿头,想在你们这里借宿一宵,讨点水喝。”

  那么只要你是个人,你就一定会说:“请进。”

  郭大路是个人。

  他平时就是个很豪爽﹑很好客的人喝了酒之后就比平时更豪爽,更好客十倍。

  现在他喝了酒,而且喝得真不少。

  金大帅刚纔走了没多久,他就听到敲门,就抢着出去开门。

  敲门的人就客气的对他说:“我又累又渴又错过了宿头,想在这里借宿一宵,讨点水喝。”

  郭大路本来当然应该说:“请进。”

  可是这两个字他竟偏偏说不出口来。

  看见了这个人,他喉咙就好像忽然被塞住了,简直连个字都说不出。

  来敲门的是个黑衣人。

  这人满身黑衣,黑裤子﹑黑靴子,脸上也蒙着块黑巾,只露出一双乌黑有光的眼睛,身后还背着柄乌躇的长剑。

  一柄五尺多长的剑。

  门口没有灯。

  这人站在那里简直就好像是黑暗的化身。

  看见这个人,郭大路的酒意就好像已经清醒了三分。

  再看到这人的剑,他酒意就再清醒了三分。

  他几乎忍不住要失声叫了出来

  “南宫丑”

  其实南宫丑究竟是什么样子,他并没有真的看见过。

  他看见的是梅汝男。

  虽然他的装束打扮,甚至连身上佩的剑都和梅汝男那次和棍子他们在麦老广的烧腊店里出现时,完全一样。

  但郭大路却知道他绝不是梅汝男。

  那倒并不是因为他比梅汝男更高一点,更瘦一点,究竟是为什么呢?连郭大路自己也不太清楚。

  梅汝男穿上黑衣服的时候,仿佛也带着种凌厉逼人的杀气。

  这人却没有。

  他既没有杀气也没有人气,简直连什么气都没有,你就算踩他脚,他好像也不会有点反应。

  但郭大路却可以保证,无论谁都绝不敢去沾他根手指。

  他睁子很黑﹑很亮,和普通练武的人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只要他看你一眼,你立刻就会觉得全身不舒服。

  他正在看着郭大路。

  郭大路只觉得全身不舒服,就好像喝醉酒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一样,手心里流着冷汗,头疼得恨不得拿把刀来将脑袋砍掉。

  黑衣人看着他,显然还在等着他的答复。

  郭大路却似已忘了答复。

  黑衣入什么话都没有再说,忽然转过身,慢慢的走了。

  他走路的样子也很正常,只不过走得特别慢而且每走一步,都要先往前面看一眼才落脚,就好像生怕脚踩空,跌进个很深的水沟里,又好像生怕踩死了地上的蚂蚁。

  像他这样子走路,走到明天下午,祇怕也走不到山下去。

  郭大路忽然忍不住道:“等等。”

  黑衣人头也不回道:“不必等了。”

  郭大路道:“为什么?”

  黑衣人道:“这里既不便我也不勉强。”

  这几句话说完他才走出了两步。

  郭大路大笑道:“谁说这里不便?附近八百里内,绝没有比这里更欢迎客人的地方了,你快请进来吧。”

  黑衣人还在犹豫着,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转过头。

  郭大路又等了很久他才走回门口道:“阁下真请我进去?”

  他说话也慢吞吞的,但用的字却很少,别人要用十个字才能说完的话,他最多只用六七个字。

  郭大路道:“真的请进。”

  黑衣人道:“不后悔?”

  郭大路笑着道:“为什么要后悔?阁下莫说只借宿一宵,就算住上二五个月我们也是样欢迎的。”

  他的豪气又发作了。

  黑衣人道:“谢。”

  他终于慢慢的走进院子,眼睛只看着前面的路,别的什么地方都不看。

  燕七和王动都在窗户里,看着他两人的神色也显得很惊讶。

  黑衣人走到长廊上就停下。

  郭大路笑道:“先请进来喝杯酒吧。”

  黑衣人道:“不。”

  郭大路道:“你从来不喝酒?”

  黑衣人道:“有时。”

  郭大路道:“什么时候才喝?”

  黑衣人道:“杀过人后。”

  郭大路怔了怔道:“这么样说来你还是不要喝酒的好。”

  后来他自己想想又觉得很好笑。

  居然叫人不要喝酒,这倒真是平生第一遭。

  黑衣人就站在廊上,不动了。

  郭大路道:“后面有客房,你既然不喝酒就请过去吧。”

  黑衣人道:“不必。”

  郭大路又怔了怔,道:“不必?不必干什么?”

  黑衣人道:“不必去客房。”

  郭大路道:“你难道就睡在这里?”

  黑衣人道:“是。”

  他似已懒得再跟郭大路说话,慢慢的闭起了眼睛,倚在廊前的柱子上。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既然要睡在这里,为什么不躺下?”

  黑衣人道:“不必。”

  郭大路道:“不必躺下?”

  黑衣人道:“是。”

  郭大路说不出话了,脸上的表情就好像看到了匹会说话的马一样。

  “马不会说话。”

  “但只有马才站着睡觉。”

  “他是匹马?”

  “不是。”

  “你看是什么人?”

  “南宫丑!”

  燕七点点头这次总算同意了郭大路的话。

  黑衣人倚在廊下,竟似真的睡着了,他这人本身就像是根柱子,直﹑冷﹑硬没有反应没有感情。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这人若不是南宫丑,天下就绝不可能再有别的人是南宫丑了。”

  王动忽然道:“无论他是马也好,是南宫也好都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郭大路道:“有。”

  王动道:“有什么关系?”

  郭大路道:“像南宫丑这种人,若没有事的怎么会到这里来?”

  王动道,“他为什么不能来?”

  郭大路道:“他为什么要来?”

  王动道:“无论那种人,晚上都要找个地方睡觉的。”

  郭大路道:“你真认为他是来睡觉的?”

  王动道:“他正在睡觉。”

  郭大路道:“像这样子睡觉,什么地方不能睡,为什么偏偏要到这里来睡?”

  王动道:“无论他为的是什么,他现在总是在睡觉,所以……”

  郭大路道:“所以怎么样?”

  王动道:“所以我们大家都应该去睡觉。”

  这就是他的结论。

  所以他就去睡觉了。

  王动说要去睡觉的时候,你无论想叫他去做任何别的事都不行。

  但郭大路却还站在窗口看着。

  燕七道:“你为什么还不去睡?”

  郭大路道:“我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能睡多久?”

  燕七咬着唇说道:“但这是我的房间,我要睡了。”

  郭大路道:“你睡你的,我又不会吵你。”

  燕七道:“不行。”

  郭大路道:“为什么不行?”

  燕七道:“有别人在我屋里,我睡不着。”

  郭大路笑了道:“你以后若娶了老婆,难道还要她到别的屋里去睡觉?”

  燕七的脸仿佛又有些红了,瞪着眼道:“你怎么知道我定要娶老婆?”

  郭大路道:“因为世上只有两种人不娶老婆。”

  燕七道:“那两种人?”

  郭大路笑道:“一种和尚,一种是半男不女的人,你总不是这两种人吧。”

  燕七有些生气了道:“就算我要娶老婆,也不会娶个像你这样的臭男人吧。”

  他本来有些生气的,但说完了这句话,脸却反而更红了。

  郭大路忽然把将他拉了过来,悄声道:“你看那边墙上是什?”

  燕七刚准备甩脱他的时候已看到对面墙头上伸出一个脑袋来。

  夜色很暗。

  他也没有看清这人的脸长得什么样子,只看见双炯炯有光的眼睛四面看了看。

  幸好这屋里并没有燃灯,所以这人也没有看见他们,四面看了几眼忽然又缩了回去。

  郭大路轻轻的冷笑道:“你看我猜的不错,这人非但不怀好意,而且来的还不止他一个。”

  燕七道:“你认为他是先到这里来卧底的?”

  郭大路道:“定是。”

  那黑衣人虽然还是站在那里,动也不动,但燕七却也不禁看得出神了。

  没有动作往往也是种很可怕的动作。

  燕七就算真的想睡觉,现在也早已忘得干干净净。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听郭大路闻闻道:“奇怪真奇怪。”

  燕七道:“什么事奇怪?”

  郭大路道:“你身上为什么一点也不臭?”

  燕七这才发觉他站得离郭大路很近,几乎已靠在郭大路怀里。

  幸好屋里没有灯,也看不出他脸上是什么颜色,什么表情。

  他立刻退出了两步,咬着唇,道:“我能不能不臭?”

  郭大路道:“不能。”

  燕七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郭大路道:“因为我从来没看过你洗澡,也没看过你换衣服,你本来应该臭得要命才对的。”

  燕七道:“放屁。”

  郭大路笑道:“放屁就更臭了。”

  燕七狠狠的瞪着他好像很想给他一个耳刮子,幸好就在这时墙外忽然有个人轻烟般掠了进来。

  他当然不会真的像烟一样,但却真轻,一掠三丈后落在地上居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身子不但轻,而且特别瘦小,简直和小孩子的身材差不多。

  可是他脸上却已有了很长的胡子,几乎已和乱松极的头发连在一起,遮住了大半个脸,只能看到双狐狸般狡猾的眼睛。

  他眼睛四下一转,就盯在倚着柱子的黑衣人身上。

  黑衣人还是没有动也没有睁开眼睛。

  这人忽然一招手,墙外立刻就又掠入了三个人来。

  这三个人的身材当然高大些,但轻功却都不弱,三个人都是轻装身夜行靠,手上都拿着兵器。

  一个人用的是判官笔,一个人用的是弧形剑,一个人用的是链子枪,那枯瘦的老人也亮出了一对双环。

  四种都是很犀利,也很难练的外门兵器。

  能用这种兵器的人武功绝不会差。

  但黑衣人还是不动的站着,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四个人的神情都很紧张,眼睛瞬也不瞬的盯在他身上,一步步向它逼了过去,显然随时都可能使出杀手,一下子就要他的命。

  郭大路看了燕七一眼,意思像是说:“原来他们并不是同路的。”

  燕七点点头。

  两个人都按兵不动,心头都有同样的打算,要看看这四个用外门兵器的夜行盗怎么样来对付这神秘的黑衣人。

  谁知就在这时大门忽然开了。

  郭大路本来明明记得已将大门接上了,现在不知怎的竟又无声无息的开了。

  一个穿着碧绿长衫的人,手里摇着折扇施施然走了进来。

  他穿得很华丽,神情很萧洒,看来就像是个走马章台的花花公子!”

  郭大路看清他的脸时却不禁吓了跳。

  那简直就不像是张人的脸,就连西藏喇嘛庙里的魔鬼面具都没有这张脸可怕。

  因为这确是张活生生的脸,而且脸上还有表情。

  一种令人看了之后,睡着了都会在半夜里惊醒的表情。

  郭大路若非亲眼看到,简直不相信这么样个人,身上会长着这么张脸。

  那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居然还没有发觉又有个人进来了。

  这绿衫人的脚步轻得就好像根本没有沾着地似的,飘飘然走到那用判官笔的人背后,用手里的折扇轻轻拍这人的肩。

  这人立刻就像只中了箭的兔子般跳了起来,凌空一个翻身落在那描瘦老人的旁边。

  他们这才看见了这绿衫人脸上立刻充满了惊骇之意。

  郭大路又和燕七交换了个眼色:“原来这些人也不是─路来的。”

  这些人就像是正在演出无声的哑剧,但却实在很神秘﹑很刺激。

  绿衫人手里还在轻摇着折扇,显得从容得很。

  那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却更紧张,手里的兵器握得更紧。

  绿衫人忽然用手里的折扇指了指他们,又向门外指了指。

  这意思显然是叫他们出去。

  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对望了眼,那老人咬了咬牙,摇了摇头,用手里的钢环指了指这栋屋子,又向他们自己指了指。

  他的意思显然是说:“这地盘是我们的,我们不出去。”

  绿衫人忽然笑了。

  无论谁都不可能看到这样子的笑。

  无论谁看到这样子的笑都一定会为之毛骨棘然。

  四个用外门兵器的人脚步移动已站起,额上冒着光显见已是满头冷汗。

  绿衫人折扇又向他们手里的兵器指了指,好像是在说:“你们一起下来吧”

  四个人对望了一眼,像是已准备出手,但就在这时,绿衫人忽然间己到了他们面前。

  他手里的折扇轻轻在那用链子枪的人头上一敲。

  敲得好像不重。

  但这人立刻就像是滩泥般软软的倒了下去,一个大好的头颅竟被敲得裂开,飞溅出的血浆,看来就仿佛是一片落花。

  他倒下去的时候,弧形剑已划向绿衫人的胸膛。

  剑走轻灵滑﹑狠而且快。

  但绿衫人更快。他伸手,就听到“嚎”声接着又是“隙”声。

  弧形剑“叮”的掉在地上,这人的两只手已齐腕折断,只剩下层皮连在腕上。

  他本来还是站着的,但看了看自己这双手,突然就晕了过去。

  这不过是瞬间的事。

  另外两个已吓得面无人色,两条腿不停的在弹琵琶。

  那老人总算沉得住气,忽然向绿衫人弯了弯腰,用钢环向门外指了指。

  谁都看得出他已认输了,已准备要走。

  绿衫人又笑了笑点了点头。

  这两人立刻将地上的两个尸体抬起来,大步奔了出去。

  他们刚走出门,绿衫人身坐@帡{,忽然也已到了门外。

  门外发生了什么事,郭大路并没有看见,只听到两声惨呼。

  接着,几样东西从门外飞了进来,跌在地上,原来正是一对判官笔一对钢环。

  但判官笔已断成四截,钢环也已弯曲,根本已不像是个钢环。

  郭大路倒抽了口凉气看着燕七。

  燕七眼睛里似也有些惊恐之色。

  这绿衫人的武功不但高,而且高得邪气。

  最可怕的是,他杀起人来,简直就好像别人在切菜似的。

  无论谁看到他杀人的样子,想不流冷汗都不行。

  但那黑衣人还是没看见,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动,没有睁开眼来。

  院子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就在他眼前死了这些人,他还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

  就算天下的人都在他面前死光了,他好像也不会有点反应。

  这时那绿杉人又施施然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轻摇折扇显得又潇洒﹑又悠闲。

  有谁能看得出他刚纔一口气杀了四个人,那才是怪事。

  他有意无意向郭大路他们那窗口瞧了一眼,但还是笔直走到了黑衣人的面前。

  走廊前有几缀石阶。

  他走到第二级石阶就站住看着黑衣人。

  郭大路忽然发现这黑衣人不知在什么时候也张开眼睛来了,也正在看着他。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着你,那样子看来本该很滑稽的。

  但郭大路却连点滑稽的感觉都没有,只觉得手心里有点发冷。

  连他手心都已沁出了冷汗。

  又过了很久,绿衫人忽然道:“刚纔‘恶鸟’康同已带着他的兄弟来过了。”

  这是他第一次开口,原来他不但风度好,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

  只要不看他的脸,只听他说话,只看他的风姿,真是位浊世佳人!

  黑衣人“哼。”

  绿衫人道:“我生怕他们打扰了你的清梦已打发了他们。”

  黑衣人道:“哼。”

  绿衫人道:“你莫非也已知道他们要来,所以先在这里等着他们?”

  黑衣人道:“他们不配。”

  绿衫人道:“不错这些人的确不配你出手,那末你是在等谁呢?”

  黑衣人道:“鬼公子。”

  绿衫人笑道:“承蒙你看得起,真是荣幸之至。”

  原来他叫做鬼公子。

  郭大路觉得这名字真是再恰当也没有了。

  但这黑衣人是谁呢?

  “是不是南宫丑?他为什么要在这里等这鬼公子?

  鬼公子又道:“你在这里既然等我的,莫非已知道我的来意?”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我们以前也见过面,彼此一直都很客气。”

  黑衣人道:“你客气。”

  鬼公子笑道:“不错,我对你当然很客气,但你却也曾找过我的麻烦。”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哼。”

  鬼公子道:“这次我希望大家还是客客气气的见面,客客气气的分手。”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我只要问这里的主人几句话,立刻就走。”

  黑衣人道:“不行”

  鬼公子道:“只问两句。”

  黑衣人道:“不行”

  鬼公子居然还是客客气气的微笑着道:“为什么不行,难道你和这里的主人是朋友?”

  黑衣人道:“不是。”

  鬼公子笑道:“当然不是,你和我一样,从来都没有朋友的。”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既然不是朋友,你为什么要管这闲事呢?”

  黑衣人道:“我已管了。”

  鬼公予目光闪动,道:“莫非你也在跟我打一样的主意?”

  黑衣人道:“哼。”

  鬼公子道:“催命符的钱是不是在这里不一定,我们又何必为此伤了和气?”

  黑衣人道:“滚”

  鬼公子笑道:“我不会滚。”

  黑衣人道:“不滚就死”

  鬼公子道:“谁死难活也还不一定,你又何必要出手?”

  他看来居然还是点火气都没有,一直都好像是忍气吞声,委曲求全。

  无论谁来看都绝对看不出他出手的样子。

  但在那边窗门看着的郭大路和燕七,却突然同时道:“看,这人要出手了!”

  说到第三个字时鬼公子果然已出手。

  也就在同剎那间黑衣人的一双手握住了肩后的剑柄。

  他两只手全都举起,整个人前面都变成了空门,就好像个完全不设防的城市,等着敌军长驱直入。

  鬼公子的折扇本来是以判官笔的招式点他前胸,这时折扇突然张开,扇沿随着一洒之势自他的小腹刺向咽喉。

  这着的变化看来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精妙之处,其实就在这折扇一撤之间出手的方向,招式的路数,就好像他手里突然已换了种兵器。

  这着突然已由点变成了划,攻势也突然由点变成了面。

  变化之精妙奇突,实在能令他的对手无法想象。

  黑衣人背后倚着柱子,站着的地方本来是个退无可退的死地。

  再加上他双手高举空门全露,只要是个稍微懂得点武功的人,对敌时都绝不会选择这种地方,再不会选择这种的姿势。

  他的剑长达六尺,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没法子拔出来。

  别人根本就没法了拔出来。

  黑衣人有。

  一个人若选择了个这么坏的地势,这么坏的姿势,来和人交手,他若不是笨蛋就一定有他自己独特的法子。

  鬼公子一扇划出,黑衣人身子突然一转,变成面对着柱子,好像要和这柱子拥抱一样。

  他虽然堪堪将这一着避开了,但背部却完全卖给了对方。

  这法子更是笨不可云。

  连鬼公子都不禁怔了怔。他平生和人交手至少也有的三百次,其中当然有各式各样的人,有的很高明也有的很差劲。

  但像这样笨的人他倒还真是平生第一次见到。

  谁知就在这时,黑衣人的手突然用力向柱子上一推,两条腿也同时向柱子上一顶,腹部向后收缩,臀部向后突起。

  他的人也箭一般向后窜了出去,整个人像是突然自中间折成了两截,手和腿都迭到起。

  也就在这时剑光一闪。

  一柄六尺长的寒机剑已出鞘。

  这种拔剑的法子不但奇特己极,而且诡秘已极。

  鬼公子想转身追击时,就发现这柄寒机剑的剑尖正在指着他。

  黑衣人的整个身子都在长剑的后面,已连一点空门都没有了。

  最笨的法子突然已变成了最绝的法子。

  鬼公子突然发现自己已连一点进击的机会都没有。

  他只有退,身形一闪退到柱子后。

  柱于是圆的,黑衣人的剑太长也绝对无法围着柱子向他进击。

  他只要贴着柱子转,黑衣人的剑就不可能刺到他。

  他就可以等到第二次进供的机会。

  这正是败中求胜﹑死中求活的法子,这法子实在不错。

  鬼公子贴着柱子上,只等着黑衣人从前面绕过来。

  黑衣人还在柱子的另一边,连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他也在等机会?

  鬼公子松了口气他不怕等,不怕耗时间,反正他已先立于不败之地。

  黑衣人要来攻就得从前面绕一大圈子,他却只要贴着柱子转小圈,两个人体力的消耗,相差最少有三四倍。

  那么用不着多久,黑衣人体力就会耗尽,他的机会就来了。

  这笔帐他算得很清楚,所以他很放心。

  他好像听到柱子后面有“笃”的一响,就像是啄木鸟在啄树的,他并没有留意。

  但就在这一剎那,他突又觉得背脊上一凉。

  等他发觉不妙时已感觉到有样冰冷的东西刺人了他的背脊。

  接着,他就看到这样东西从他前胸穿了出来。

  一截闪乌光的剑尖。

  鲜血正滴滴从剑尖上滴下来。

  你若突然看到一截剑尖从你的胸膛穿出来,你会有什么感觉呢?

  这种感觉祇怕很少有人能体会得到!

  鬼公子看着这段剑尖脸上的表情显得很惊讶,好像突然看到了一样很奇怪,很有趣的事。

  他呆呆的看了两眼,一张脸突然因恐惧而扭曲变形,张大了眼像是想放声大喊。

  可是他的喊声还没有发出来,整个人就突然冰凉僵硬。

  完全僵硬。

  远远看过来好像他还在凝视着自己胸前的剑尖沉思着。

  鲜血还在不停的自剑尖滴落。

  滴得很慢,越来越慢……

  他的人还是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种说不出有多么诡秘可怖的姿势。

  燕七已转过头不忍再看。

  郭大路的眼睛虽然张得很大,其实也并没有真的看见什么。刚才那─幕,已经把他看得呆住了。

  他清清楚楚的看见,黑衣人鼓气作势突然一剑刺入了柱子。

  他也清清楚楚的看见,剑尖投入柱子,突然又从鬼公子的前胸穿出。

  他实在很难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件事是真的。

  你听来也许会立刻相信但若亲眼看到反而很难相信。

  这是柄什么剑,这是什么剑法?

  郭大路叹了口气,等他眼睛再能看到东西时,就发现黑衣人不知何时已将剑拔了出来。

  但鬼公子的人却还留在剑尖上。

  黑衣人正用剑尖挑着鬼公子的尸体,慢慢的走了出去。

  一个看不见面目的黑衣人,肩上扛柄六尺长的剑。

  剑锋发乌光,剑尖上挑着个殭硬扭曲的绿衣人……

  夜色凄清,庭院寂静。

  假如这纵然只不过是图画,看见这幅画图的人,也一定会毛骨惊然的。

  何况这并不是图画。

  郭大路忽然觉得很冷,突然想找件衣服披起来。

  他只希望今天晚上发生的这件事只不过是场梦而已。

  现在梦已醒了。

  黑衣人已走了出去,院子里已没有人。

  还是同样的院子,同样的夜色!

  他喃喃道:“现在到这里来的人,若能想象到刚纔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我就佩服他。”

  王动忽然道:“刚纔这里发生过什么事?”

  郭大路道:“你不知道。”

  王动道:“不知道。”

  郭大路道:“刚纔这里难道什么都没有?”

  王动道:“没有。”

  郭大路笑了,道:“不错,已经过去了的事根本就和从未发生过没什么两样。”

  王动道:“答对了。”

  郭大路道:“所以你最好莫要多想,想多了反而烦恼。”

  王动道:“又答对了。”

  燕七忽然道:“这次不对。”

  王动道:“哦?”

  燕七道:“因为这件事无论你想不想,都样会有烦恼。”

  郭大路道:“什么烦恼?”

  燕七叹了口气道:“现在我还看不出,也想不出,所以我才知道那一定是很大的烦恼。”

  他们忽然同时闭上了嘴。

  因为这时那黑衣人又慢慢的走了进来,穿过院子,走上石阶,站在柱子前。

  他背后的长剑已入鞘。

  郭大路忍不住道:“我去问问他。”他不等别人开口已跳出窗子,冲了过去。

  黑衣人倚着柱子,闭着眼睛似又睡着。

  郭大路故意大声咳嗽,咳得自已的嗓子真的已有些发痒了。

  黑衣人这才张开眼,冷冷的看着他冷冷道:“看来你应该赶快去找个大夫才对。”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我用不着找大夫,我自己也有专治咳的药。”

  黑衣人道:“哦。”

  郭大路道:“我无论有什么大大小小的毛病,一喝酒就好。”

  黑衣人道:“哦。”

  郭大路道:“现在你是不是也想喝两杯了。”

  黑衣人道:“不想。”

  郭大路道:“为什么?你刚纔不是已经……已经杀过人了吗?”

  黑衣人道:“谁说我杀过人?”

  郭大路怔了怔道:“你没有?”

  黑衣人道:“没有。”

  郭大路道:“刚纔你杀的那……”

  黑衣人道:“那不是人!”

  郭大路汾然道:“那不是人?要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是人?”

  黑衣人道:“这世上的人很少。”

  郭大路又笑道:“我呢?能不能算是人?”

  黑衣人道:“你要我杀你?”

  郭大路目光闪动道:“你若不杀我怎么能得到催命符的贼赃?”

  黑衣人道:“这里没有贼赃,这里什么都没有。”

  郭大路道:“你知道?”

  黑衣人道:“嗯。”

  郭大路道:“那末你为什么来的?”

  黑衣人道:“错过宿头,来借宿一宵。”

  郭大路道:“可是刚才你却为这件事杀了那个不是人的人?”

  黑衣人道:“不是为这件事。”

  郭大路道:“你是为了我们杀他的?”

  黑衣人道:“不是。”

  郭大路道:“你为了什么?”

  黑衣人冷冷道:“我要睡了,我睡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

  他果然又慢慢的闭起眼睛,再也不说个字。

  郭大路看着他看着,他肩后的剑,竟然觉得自己很走运。

  第二天一早黑衣人果然不见了。

  他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也没有留下,只留下了柱子上的一个洞。

  郭大路看着柱子上的这个洞,忽然笑道:“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燕七摇摇头。

  郭大路道:“我想我实在很走运。”

  燕七道:“走运?为什么?”

  郭大路道:“因为我上次遇见的那黑衣人,不是这个。”

  燕七沉吟着道:“但这次你还是遇见了他。”

  郭大路道:“这次我也没有倒霉,他对我们非但连点恶意都没有,而且还好像是特地来帮我们的忙的。”

  燕七道:“他是你的朋友?”

  郭大路道:“不是。”

  燕七道:“是你儿子?”

  郭大路笑道:“我若有这么样一个儿子,不发疯也差不多了。”

  燕七道:“你以为他真的无意中到这里来的帮了我们一个忙之后就小声不响的走了,非但不要我们道谢,连我们的酒都不肯喝一杯。”

  他摇着头冷笑道:“你以为天下真有这么样的好人好事?”

  郭大路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他一定还另有目的?”

  燕七道:“是。”

  郭大路道:“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燕七道:“不知道。”

  郭大路道:“就因为你不知道,所以才认为他一定会为我们带来很多麻烦的是不是?”

  燕七道:“是。”

  郭大路道:“你想这麻烦什么时候会来呢?”

  燕七目光凝视着远方缓缓道:“就因为你不知道那是什么麻烦,否则就也用不着担心了。”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94.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