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十五章 苦 差

  她走到门口还转回头向郭大路招了招手。她的手又白又嫩。

  你的脖子假如已被双手扼住,无论这双手多么白多么嫩,那滋味也是一样不太好受的。

  郭大路只好站起来看看燕七。

  燕七没有看他。

  郭大路看看王动。

  王动在喝酒,酒杯挡住了他的眼睛。

  郭大路看看林太平。

  林太平在发怔。

  郭大路咬咬牙,恨很道:“我祖宗定积了德,否则怎会交到你们这种好朋友呢?”

  只听梅汝男在门外道:“你在说什么?为什么还不出来?”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什么也没有说我在放屁。”

  他总算走了出去。看他那愁眉苦脸﹑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好像被人押着上法场似的。

  过了半天林太平忽然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人原来也会装蒜的,心里明明喜欢得要命,却偏偏要装出这种愁眉苦脸的要叫人看着生气。”

  他口气好像有点酸溜溜的,肚子里的酒好像全都变成了酸。

  王动笑了道:“你弄错了件事。”

  林太平道:“什么事?”

  王动道:“他心里并不喜欢。”

  林太平道:“不喜欢?梅始娘难道还配不上他?”

  王动道:“配不配得上是回事,喜不喜欢又是另外回事。”

  林太平道:“你怎么知道他不喜欢?”

  王动道:“因为他还没有变成呆子也没有变成哑巴。”

  林太平眨眨眼他听不懂。

  王动也知道他听不懂,所以又解释着道:“有个很聪明的人说过一句很有道理的话,他说,无论多聪明的人若是真的喜欢上一个女人,他在她面前也一定会变得呆头呆脑的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

  他有意无意问向燕七看了看笑道:“但他在梅姑娘面前说的话还是比别人多……”

  燕七打断他的话冷冷道:“这只因有的人天生就是多嘴婆。”

  王动笑笑,不说话了。

  没有人愿意做多嘴婆,平时也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多嘴婆,但今天他却好像有点变了,说的话至少比平时多好几倍。

  林太平本就在奇怪:“这人今天为什么变得如此多嘴?这些话究竟是说给谁听的?

  林太平只知道件事若没有特别的原因,王动连嘴都懒得动。

  月光很美。

  也许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但冬天的月光并不一定就不如春天的月光那么动人,冷天的月光也样能打动少女的心。

  圆圆的月亮挂在树梢,梅汝男就站夜树下。月光照着她的脸,她的眼睛。

  她的眼陷比月光更美。

  就连郭大路也不能不承认她的确是个很好看的女孩子,尤其是她的身材,郭大路几乎从来也没有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女子。

  她好像比郭大路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更漂亮了,这也许是因她的衣服也许是因为她的笑。

  她今天穿的不再是布衣服,窄窄的腰身,长长的裙子衬得她的腰更细,风姿更迷人。

  她又在看着郭大路笑,笑得更甜。

  郭大路本来最欣赏她的笑,现在却几乎连看都不敢去看一眼。

  女孩子的笑就像是她的衣服首饰﹑胭脂花粉一样全都是她们用来诱男子上钩的饵。聪明的男人最好连看都不要看。

  郭大路那天若已懂得这道理,今天又怎会蕴上这么多麻烦?

  他暗中叹了口气,慢吞吞的走过去忽然道:“你哥哥真的酒量很好?”

  梅汝男笑道:“假的,他平常根本很少喝酒。”

  郭大路苦笑道:“那就更麻烦了。”

  梅汝男道:“有什么麻烦?”

  郭大路笑道:“我本来还想见面就先想法子把他灌醉的,免得他想起昨天的事,故意找我的麻烦。”

  梅汝男畅然道:“你若怕他找你麻烦不妨躲着他些,等过几天他的气平了后,再去见他。”

  郭大路道:“你不是急着要我回去见他吗??

  梅汝男眼睛忽然瞪得很大,瞪着他,道:“你以为…你以为!”

  她忽然笑了笑得弓了腰。

  郭大路怔住,眼睛也已发直也在瞪着她吶嘲道:“不是我?”

  梅汝男笑得连话都说不出了,只能不停的摇头。

  郭大路忍不住道:“不是我是谁?”

  梅汝男好不容易停住笑喘口气道:“是燕七。”

  郭大路叫了起来道:“燕七?你看上的人是燕七?”

  梅汝男点点头。

  郭大路这才真的怔住了。

  其实他根本就不想跟梅汝男成亲,根本就不想跟任何人成亲。

  梅汝男看上的既然不是他他本该大大的松口气,觉得很开心才对。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现在他忽然又觉得很难受﹑很失望,甚至有点酸溜溜。过了很久,才将酸气吐出来,摇着头道:“我实在不懂你怎么会看上他的?”

  梅汝男眼波流动笑道:“我觉得他很好样样都好。”

  郭大路道:“连不洗澡那样也好?”

  梅汝男道:“有个性的男人,在没有成亲的时候常常都不修边幅的,但等到有了个妻子照顾他的时间他就会变了。”

  她眼睛发着光就像做梦似的,痴痴的笑着道:“老实说,我从小就喜欢这种不拘小节的男人,这种人才真的有男子气。那种成天打扮得油头粉脸的男人我看就要吐。”

  郭大路看着她的眼睛忽然觉得这双眼睛简直一点也不美,简直就好像瞎子的眼睛一样。

  梅汝男道:“我也知道他总是在躲着我,好像很讨厌我,其实真正有性格的男人都是这样子的。那种一见了女人就像苍绳见了血的男人,我更讨厌。”

  郭大路的脸好像有点发热,干咳了几声道:“这么样说来你是真的报喜欢他?”

  梅汝男道:“你连一点也看不出?”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只觉得你好像跟我特别亲热。”

  梅汝男媚然道:“那不过是我故意逗他生气了。”

  郭大路道:“你既然喜欢他,为什么反而要逗他生气?”

  梅汝男道:“就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才要逗他生气,这道理你也不懂?”

  郭大路苦笑道:“这么样看来个男人还是莫要被女人看上的好,若是永远都没有女人看上他,他活得反而开心些。”

  梅汝男眨着眼,道:“你现在很开心么?”

  郭大路道:“当然很开心简直开心极了。”

  郭大路走进来的时候就算瞎子也能看得出他一点也不开心。

  假如他出去的时候看来像是个被押上法场的囚犯,那么他现在这样子看来简直就像是个死人。也许只不过比死人多口气而已。

  一大口又酸又苦的冤气。

  屋子里的情况几乎还是和他刚纔离开完全一样,王动还是在喝酒,林太平还是直发怔,燕七还是故意装作看不见他。

  郭大路把王动手里的酒杯抢了过来大声道:“你今天怎么回事?变成了个酒坛子吗?”

  王动笑笑道:“好朋友的喜酒当然要多喝几杯,在你难道舍不得?”

  郭大路本来也想笑笑的却笑不出来,用眼角瞄着燕七,道:“这里倒的确有个新郎,但却不是我。”

  王动好像并不觉得意外只淡淡的问道:“不是你是谁?”

  郭大路没有回答。

  他已转过身瞪大了眼睛,看着燕七。

  燕七忍不住道:“你看什么?”

  郭大路道:“看你。”

  燕七冷笑谊“我有什么好看的?你只怕看错了人吧。”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正是想找出你这人究竟有甚么好看的地方,会有人看上你。”

  燕七却皱眉道:“谁看上了我?”

  郭大路道:“新娘子。”

  燕七开始有点吃了一惊,“新娘子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郭大路总算笑了笑道:“新娘子若是跟新郎倌没有关系跟谁有关系?”

  燕七的眼睛也瞪了起来道:“谁是新郎倌?”

  郭大路道:“你。”

  燕七呆住了。

  开始时他显得很吃惊,后起忽然变得很欢喜,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就好像面前忽然掉下个大元宝似的。”

  郭大路眨眨眼,道:“原来你也很喜欢她。”

  燕七不说话,一直笑。

  郭大路道:“你若是不喜欢她,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燕七不回答反问道:“她的人呢?”

  郭大路淡淡道:“正在院子里等新郎,你最好不要让她等得太着急。”

  燕七没有让她等,郭大路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已冲出去。

  郭大路看着他,慢慢的摇着头,道:“看来新郎比新娘子还急!”

  王动忽然笑道:“你是不是很不服气?”

  郭大路瞪他一眼冷冷道:“我只不过觉得有点奇怪。”

  王动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郭大路道:“我只奇怪为甚么每个女人的眼睛都毛病。”

  王动道:“你认为这姑娘不会看上燕七的?你认为他很丑?”

  郭大路想了想,道:“其实他也不能叫做太丑,至少他的眼睛并不丑。”

  事实上燕七的眼睛非但不丑而且很好看,尤其是在眼睛带着笑意的时候,看来就像是春风中清澈的湖水。

  王动道:“他鼻子很丑吗”?

  郭大路又想了想道:“也不算是很丑,只不过笑起来的时候就像个肉包子。”

  燕七笑的时候鼻子总是要先轻轻的皱起来,但那非但不像个包子,而且反显得很俏皮很好看。

  王动道:“他的嘴很丑?”

  郭大路忽然笑了道:“我很少看到他的嘴。”

  王动道:“为什么?”

  郭大路笑道:“他的嘴好像比金毛狮子狗的嘴还要小。”

  王动道:“小嘴很难看?”

  郭大路只好搔搔头,因为他并不是个会昧着良心说话的人。

  王动道:“他什么地方难看?”

  郭大路想了很久,忽然发觉燕七从头到脚实在都长得很好。

  就连他那双脏脏的手,都比别人长得秀气些。

  郭大路只好叹了口气道:“他若是常洗洗澡,也许并不是个很难看的人。”

  王动忽又笑了道:“若真的不洗个澡你也许会吓到。”

  郭大路也笑了,道:“我倒真希望他什么时候能让我吓一跳。”

  王动道:“你既然也觉得他不错,那么梅姑娘看上他,又有什么不对呢?”

  郭大路叹道:“对!对极了。”

  他忽然听到院子里发出一声尖叫。

  是梅汝男在叫,叫得就像一个被人踩到尾巴的猫。

  郭大路站起来,像是想出去看看却又坐下摇着头笑道:“我知道新郎都很急却还是没想到燕七会急得这么厉害。”

  他这句话刚说完就看到燕七走了进来。

  一个人走了进来。

  郭大路道:“新娘子呢?”

  燕七道:“没有新娘子。”

  郭大路道:“有新郎,就有新娘子。”

  燕七道:“也没有新郎。”

  郭大路看着他,忽又笑了道:“新娘于是不是已经被新郎吓跑了?”

  他忽然发现燕七脸上有三条长长的指甲印,就好像是被猫抓的。

  燕七却一点也不在意,反面好像很愉快,眨着限,笑道:“她的确已经走了,但却不是被我吓走的。”

  郭大路道:“不是?你没有动手动脚,她为什么会叫?”

  燕七笑笑,道:“我若真的动手动脚,她还会走吗?”

  郭大路只有承认“不会。”

  因为他也知道个女人若是喜欢了一个男人时,就怕他不动手动脚!

  “可是她为什么要走呢?”

  燕七道:“因为她忽然改变了主意不想跟给我了。”

  郭大路悟然道:“她改变了主意?怎么会的?”

  燕七道:“因为…。.因为我对她说了句话。”

  郭大路摇头道:“我不信!一个女人若已打定了主意要嫁给你,你就算说三千六百句话,她也不会改变主意。”

  他又笑着道:“你几时看过有人肯让已钓上手的鱼溜走的?”

  燕七笑道:“也许她忽然发现这条鱼刺太多,也许她根本不喜欢。”

  郭大路道:“天下没有个喜欢吃鱼的猫。”

  燕七道:“她不是猫。”

  郭大路看着他的脸笑道:“若不是猫怎么会抓人呢?”

  郭大路当然知道女人不但也会抓人,而且抓起人来比猫还凶。

  猫抓人总还有个理由,女人却不同。

  她高兴抓你就抓你。

  郭大路只有件事想不通“你究竟是用什么法子让她改变主意的?”

  燕七道:“我什么法子也没有用,只不过说了句话而己。”

  郭大路道:“说的什么话?”

  燕七道:“那是我的事,你为什么一定要问?”

  郭大路道:“因为我也想学学。”

  燕七道:“为什么要学?”

  郭大路笑道:“只要是男人谁不想学?”

  燕七道:“那我更不能告诉你了。”

  郭大路道:“为什么?”

  燕七笑了笑,道:“因为那是我的秘密若被你学会,我还有什么戏唱?”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还以为你是我朋友哩g谁知!”

  王动忽然打断了他的话道:“朋友之间难道就不能有秘密?”

  郭大路道:“那也要看是什么样的秘密。”

  王动道:“秘密就是秘密所有的秘密都一样。”

  郭大路道:“这么样说来你也有秘密?”

  王动点点头道:“你呢?你难道没有?”

  郭大路想了想,终于勉强点了点头。

  王动道:“别人若要问你的秘密,你肯不肯说”?

  郭大路又想了想终于勉强摇了摇头。

  王动道:“那么你就也不能问别人的。”

  他躺了下去。

  他躺下去的时候就表示谈话已结束。

  只有正确的结论才能使谈话结束。

  王动的结论通常都很正确。

  每个人都有秘密。

  每个人都有权保留自己的秘密﹑这是他的自由。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85.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