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三十章 金子与面子

  这家人的大门是朝南开的,一双门环在太阳下闪闪发着光。

  郭大路进这条巷子就看见了这一双门环。

  过了很久他眼睛还是盯着这一双门环,就好像一辈子没有看见过门环似的。

  事实上,他这一辈子的确很少有机会看到这么稀奇的事。

  每家人都有大门,每个大门上都有门环。

  这一点也不稀奇。

  稀奇的是这家人大门上的门环,竟是用黄金铸成的。

  郭大路在看着这门环的时候,燕七就看着他!

  最近这两人身上就好像已有根绳子将他们串住了,郭大路在那里,燕七就在那里。

  过了很久郭大路才叹了口气,道:“这家人一定是个暴发户。”

  燕七眨眨眼道:“暴发户?”

  郭大路道:“只有暴发户才会做这种事。…”

  燕七道:“这种什么事?”

  郭大路道:“这种简直可以叫人笑掉大牙的事。”

  燕七道:“你错了。”

  郭大路道:“我哪点错了?”

  燕七道:“这家人非但不是暴发户,而且还是江湖中有数的几个名家大族之一。”

  郭大路道:“哦?”

  燕七缓缓的道:“用会金做门环虽然很俗气,很可笑,可是他这么样做就没有人会觉得可笑了。”

  郭大路道:“我就觉得很可笑。”

  燕七道:“那只因为你不知道他是谁。”

  郭大路道:“我知道。”

  燕七道:“你真知道?”

  郭大路道:“他是一个人,一个满身铜臭财大气粗,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的人。这种人我既不想认得他,也不想跟他交朋友。这种人无论干什么,都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燕七笑了笑,道:“只可惜这种人现在却偏偏跟你有点关系吧?”

  郭大路道:“什么关系?难道你要我进去偷。”

  燕七笑道:“那倒还不至于,我们还没穷到这种地步”

  郭大路松了口气,道:“那你叫我赶了半天的路,赶到这里来难道就是为了看这对门环的?”

  燕七道:“也不是。”

  郭大路又有点担心的样子,看着燕七,道:“我知道你一定没有什么好主意,所以一直都不肯痛痛快快的说出来。”

  燕七笑道:“你放心,至少我总不会把你卖给人家的,我还舍不得哩。”

  他的脸好像有点发红。

  郭大路却显得更担心,道:“一个人若没有做亏心事绝不会脸红的。”

  燕七道:“谁的脸红了?”

  郭大路道:“你。”

  燕七转过头道:“我看你眼睛发花才是真的。”

  郭大路眼珠子直转忽然道:“我明白了。”

  燕七道:“你明白了什么?”

  郭大路道:“一定是这家人有个没出嫁的老姑娘,你想要我来用美男计。”

  燕七忍不住嗤声笑了道:“你觉得自己很美?”

  郭大路道:“虽然不太美,却正是女人见就喜欢的那种男人。”

  燕七叹了口气道:“你倒真是马不知脸长。”

  郭大路也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不是女人,否则也一定看上我的。”

  燕七的脸好像又红了红,却故意板着脸道:“我若是女人,现在就一脚把你踢到阴沟里去。”

  郭大路道:“无论你怎么说反正我这次绝不上你的当。”

  燕七道:“上什么当?”

  郭大路道:“那老姑娘一定又丑又怪,说不定还是个大麻子,所以才会嫁不出去,她就算有八百两银子的嫁妆,也休想叫我娶她。”

  燕七用眼睛横着他冷冷道:“她若长得又年青又标致呢?”

  郭大路笑了,道:“那倒可以商量商量,谁叫你们是我的好朋友呢?为了朋友我什么事都肯做的。”

  燕七道:“现在我祇想要你做件事,不知道你肯不肯?”

  郭大路道:“你说。”

  燕七道:“我祇想请你到阴沟前面去照照自己的脸,然后再买块臭豆腐来一头撞死。”

  这条巷子很宽,忽然间一辆四匹马拉着的大马车,很快的冲入了巷子。

  虽然这条巷了很宽,但郭大路和燕七若是不闪避得快还是免不了要被撞倒。

  郭大路跟着已经冲过去的马车,恨恨的道:“这条路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他凭哪点这么横冲直撞?”

  燕七道:“只凭一点。”

  郭大路道:“哪点?”

  燕七道:“就凭这条巷子本就是他一个人的。”

  郭大路怔了怔,这才发现巷子里果然就只有那家人。

  马车已经停在这家人的大门外,本来静静的大门里立刻有十来个人快步奔了出来,几个人用最快的速度卸下了拉车的马,另外几个人就将马车推上了石阶两旁的车道上推了进去。

  车窗里好像有个人往外伸了伸头看了郭大路他们一眼。郭大路却没有看清这个人的脸,只觉他的眼睛好像比普通人明亮些。

  燕七道:“看样子祇怕是金大帅回来了。”

  郭大路道:“金大帅是谁?”

  燕七道:“就是你说的那个财大气粗的人。”

  郭大路道:“我果然没有说错吧。”

  他冷笑着又道:“金大帅!哼你听这名字,就该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了。”

  燕七道:“有钱人并不见得就不是好人。”

  郭大路道:“但他凭什么要叫大帅?”

  燕七道:“第一,因为他本就有大帅的气派,第二,因为别人喜欢叫他大帅。”

  郭大路道:“看样子你好像也很佩服他。”

  燕七道:“我能不能佩服他?”

  郭大路道:“能当然能─…可是我能不能不佩服他呢?”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道:“为什么不能?”

  燕七道:“你不是一向都很佩服你自己的吗?”

  郭大路道:“嘿嘿。”

  燕七道:“所以你也应该佩服他,因为他跟你本是同样的人,也很豪爽,很大路。”

  郭大路道:“嘿嘿。”

  燕七道:“嘿嘿是什么意思?”

  郭大路道:“嘿嘿的意思就是我不相信。”

  郭大路道:“我根本就不想看见他。”

  燕七道:“可是你却非去看他不可。”

  郭大路道:“为什么?”

  燕七道:“因为你不去看他就只有去看那些债主的脸色了。”

  天下还有什么比债主的脸色更难看的?

  想到那些人,郭大路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吶吶地道:“你……你难道要我去跟个不认得的人开口去借钱?”

  燕七道:“我知道你的脸皮还没有那么厚。”

  郭大路道:“那么你叫我去看他干什么?”

  燕七沉吟着道:“武林中有很多怪人,譬如说那位酸梅汤的父亲。”

  郭大路道:“你是说那位叫‘石神’的老前辈?”

  燕七点点头道:“你知不知道‘石神’这名字是怎么来的?”

  郭大路道:“因为他只用石头做的兵器而且用得很好。”

  燕七道:“答对了。”

  他接着又道:“但石器本是上古时人用的,因为那时人们还不懂得炼铁成钢,现在什么样千奇百怪的兵器都有了,他却偏偏还喜欢用又笨又重的石头兵器,你说他是不是个怪人?”

  郭大路道:“是。只不过……他跟这金大帅又有什么关系呢?”

  燕七道:“金大帅跟他一样也是个怪人,用的兵器也很奇怪。”

  郭大路道:“他用什么兵器?”

  燕七道:“他只用金子做的兵器而且是纯金做的。”

  郭大路眨了眨眼好像已有点明白他的意思了。

  燕七道:“他最善用的兵器就是金弓神弹,弹发连镮,上手就是三七二十一颗,江湖中还很少有人能躲得开。”

  郭大路道:“弹子也是金的?”

  燕七道:“纯金。”

  郭大路道:“你想要我去跟他动手,接住他那些金弹,拿回来还账?”

  燕七笑道:“据说他的金弹子每颗至少有好几两重,而且一发就是二十一颗,你只要能接住他三四发,就不必再看那些债主的脸色!”

  郭大路用力摇了摇头道:“我不干这种事我绝不干。”

  燕七道:“为什么?”

  郭大路道:“没有为什么,不干就是不干。”

  燕七眼珠子转淡淡笑道:“哦……我明白了你是怕……”

  郭大路大声道:“我怕什么?”

  燕七悠然道:“你当然不是怕他只不过是怕胖而已。”

  郭大路怔了怔道:“怕胖?”

  燕七道:“金子虽然比铁软,但五六颗的弹子若打在人身上还是很疼的。”

  郭大路道:“哼。”

  燕七道:“疼起来就会肿肿起来就胖了,胖起来就不太好看。”

  他又淡淡地笑了笑,接着道:“所以你就算不去,我也不会怪你的,你若忽然胖起来别人说不定还会以为你吃了发猪药。”

  郭大路瞪着他,瞪了半天板着脸道:“滑稽滑稽,真他妈的滑稽得要命。”

  燕七道:“一个人若肿了起来,那才真的滑稽。”

  郭大路又瞪了他一眼,扭头就走。

  燕七却拉住了他道:“你到那里去?”

  郭大路冷冷道:“我最近饿得太瘦了,本来就要想法子变胖!”

  燕七笑道:“你难道想就这样冲进去,找人家去打架?”

  郭大路道:“我还能用什么法子去跟人家打架?难道跪着去求他?”

  燕七笑道:“你就算真的跪着求他,他也未必会出手的。”

  郭大路道:“哦?”

  燕七笑道:“二十一颗弹子毕竟要值不少钱,他又没发疯,怎么会随随便便就用来打人?何况,万一真打死了人也不是好玩的。”

  郭大路几乎要叫了起来道:“刚纔逼着我要我去的是你,现在拦着我不要我去的也是你,你究竟在搞什么鬼?”

  燕七道:“我并不是不要你去。只不过要去找金大帅交手,也得要有法子。”

  郭大路道:“什么法子?”

  燕七道:“你想想要什么样的人才能令金大帅出手呢?”

  郭大路道:“我想不出也懒得想。”

  燕七道,“只有两种人?”

  郭大路道:“哪两种人?”

  燕七道:“第一种当然是他的仇家,若是有仇家找去,他当然会出手的,只可惜一─你跟他一点仇恨也没有。”

  他叹息着好像觉得很遗憾的样子。

  郭大路板着脸道:“难道要我去把他的老婆抢来,先制造点仇恨?”

  燕七吃吃笑道:“据说他老婆又胖又丑而且是个母老虎,你若真把她抢走了,金大帅说不定还会非常感激你。”

  郭大路道:“哼哼!滑稽滑稽。”

  燕七道:“还好除此外还有种法子。”

  郭大路道:“哼!”

  燕七道:“武林中人谁也不愿向别人低头示弱的,所以,若有人光明堂堂的找上门去找他比武较量,他就没以法子不出手了!”

  他忽然从怀里抽出张红色的拜贴,嫣然地说道:“但这人当然得是个有名有性的人,譬如说,你笨手笨脚,醉了满地爬,输王之王大呆鸟这种人…你说是不是?”

  全红的拜贴很考究。

  上面端正正的写着个很响亮的名字:

  “千臂如来鬼影子摸不着,快手大醉侠郭大路拜。”

  金公馆的门房年纪已很大,满脸都是老奸巨猾的样子接过这张拜贴自己先看了看。脸上居然连一点吃惊的样子都没有,只是淡淡的问道:“这位郭大侠现在在哪里?”

  郭大路道:“就在这里。”

  老门房这才抬起头看了他两眼,干笑着道:“原来阁下就是郭大侠失敬失敬。”

  郭大路道:“哼。”

  老门房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又道:“郭大侠人到这里来是不是想找我们老爷较量暗器的功夫?”

  郭大路道:“你怎么知道?”

  老门房笑得就像只老狐狸,悠然道:“每个月里总有几位大侠要来,我若还看不出阁下是来干什么的,那才是怪事。”

  郭大路沉下脸道:“你既看出来了,还不快去通报?”

  老门房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他几眼道:“看起来郭大侠今天好像还没有喝醉吧?”

  郭大路冷冷道:“大醉侠也并不定是天天要喝醉的,”

  老门房道:“那末我劝郭大侠不如快回去的好。”

  郭大路道:“为什么?”

  老门房笑得更气人,淡淡道:“因为到这里来的大侠实在太多了,我们家老爷说,他看见大侠就头晕,早就吩咐过我什么样人他都见,连乌龟王八蛋﹑强盗小偷都可以请进去可是大侠嘛─一─嘿嘿他是绝不见的。”

  拜贴又回到燕七手上。

  郭大路气得满脸通红,道:“这都是你出的好主意,我一辈子也没丢过这种人,尤其是那老狐狸就好像把我看成个贼似的,满脸皮笑肉不笑的样子简直可以把人活活气死。”

  燕七眨了眨眼道:“你为什么不给他两巴掌?”

  郭大路道:“因为我本来就是个贼,我做贼心虚,人家不给我两巴掌已经很客气了我怎么还好意思去揍人?”

  燕七笑了。

  他笑的样子当然比那老门房好看得多。

  看见他的笑郭大路的火气好像小了些。

  燕七笑道:“原来你的脸皮并不太厚,比城墙还薄一点。”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所以我现在祇想快点走,越快越好。”

  燕七又拉住了他,道:“你急什么我还有别的法子。”

  郭大路好像吓了跳,苦着脸道:“你能不能不出别的主意了?”

  燕七道:“不能。”

  郭大路用手掩住耳朵,道:“我能不能不听?”

  燕七道:“不能。”

  他用力扳开了郭大路的手,吃吃笑道:“这主意比刚纔的好得多,你非听不可。”

  郭大路苦笑道:“你那不太好的主意已经快把我的人都丢光,这好主意我怎么受得了?”

  燕七道:“你真的认为这件事做得丢人?”

  郭大路只有叹气。

  燕七道:“我问你,大蜈蚣用暗器打你,你若接住了,会不会再送回去给他?”

  郭大路道:“我又没有疯为什么还要送回去给他?难道还想他再拿来打我?”

  燕七道:“这就对了。”

  郭大路道:“哪点对了?”

  燕七道:“他若用暗器来打我们,只要我们能接住他的暗器就是我们的本事,对不对?”

  郭大路道:“对。”

  燕七道:“一个人若凭自己的本事赚钱就没什么好丢人的对不对?”

  郭大路道:“对。”

  燕七道:“现在已经有几点是对的了?”

  郭大路道:“三点。”

  燕七道:“那末你还有什么话说?”

  郭大路道:“没有了。”

  燕七道:“你还想不想听我的主意?”

  郭大路又叹了口气苦笑道:“简直想得要命。”

  其实明知付不出钱,还要去赊账也是件丢人的事。

  但郭大路却硬着头皮去赊了。

  他本来是个最要面子的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呢?当然是为了朋友。

  无论谁这生中若交着个肯为他丢人的朋友死了也本算冤枉。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80.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