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十章 杀人与被杀

  桌子已拉开,棉被已收定。

  奎元馆客人上座的时候已经快到了。但现在楼上却还是只有他们四个人。四个人动也不动的坐在那里就像是四个木头人。

  会喝酒的木头人。

  壶里的酒就像是退潮般消失了下去,大家你杯,我一杯,自己倒,自己喝谁也不去招呼别人。

  然后燕七﹑王动﹑郭大路就像是约好了似的,同时大笑了起来。

  他们就算是白痴,现在也知道这次又上了别人个大当。

  那黑衣人根本就不是官差也不是什么提督老爷派来调查金狮子和棍子的密探,他也是黑吃黑。

  被人骗得这么惨本是很恼火的事。

  但他们却认为很可笑。

  燕七指着郭大路笑道:“王老大说的一点也不错,该聪明的时候你反而胡涂了,不但胡涂而且笨,不但笨而且笨得要命。”

  郭大路也指着他笑道:“你呢?你也并不比我聪明多少。”

  林太平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们,等他们笑声停下来,才问道:“你们笑完了没有?”

  郭大路呕着气,道:“还没有笑完,只不过已没有力气再笑。”

  林太平谊:“你们认为这件事很可笑?”

  王动忽然翻了翻白眼道:“不笑怎么办?哭么?”

  这就是他们做人的哲学。

  他们会笑敢笑,也懂得笑。

  笑不但可以令人欢偷也可以增加你对人生的情心和勇气。

  “笑的人有福了,因为生命是用于他们的。”

  林太平看来却笑不出。

  郭大路道:“你为什么不跟我一样笑?”

  林太平谊:“若是笑就能解决问题,我定比你们笑得还厉害。”

  郭大路道:“笑就算不能解决问题至少总不会增加烦恼。”

  他又笑了笑接着道:“何况你若学会了用笑去面对人生,渐渐就会发觉人生本没有什么真正不能解决的问题……

  林太平道:“无论你笑得多开心还是样被人骗。”

  郭大路道:“你不笑还是样被人骗了,既然已被骗为什么不笑?”

  林太平不说话了。

  郭大路道:“你究竟有什么问题?”

  燕七道:“你为什么对这件事如此关心?”

  林太平沉默了半晌道:“因为那人就是真的南宫丑。”

  燕七道:“你怎么知道?”

  林太平道:“我就是知道。”

  郭大路道:“南宫丑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林太平道:“没有关系就因为没有关系所以我才要……”

  郭大路道:“要怎么样?”

  林太平道:“要杀了他。”

  郭大路看看燕七又看看王动道:“你们听见他说的话没有?”

  王动动也不动。

  燕七点点头。

  郭大路道:“这孩子说他要杀人。”

  王动还是不动。

  燕七又点点头。

  郭大路回过头看着林太平。

  林太平脸上点表情也没有。

  郭大路道:“你刚纔已看见他?”

  林太平道:“是。”

  郭大路忽然笑了,道:“那么你刚纔为什么不杀了他?”

  林太平脸上还是点表情也没有他脸上就像是罩上了个面具。

  铁青色的面具,看来似乎已有点可怕。

  他一字字道:“我已经杀了他。”

  壶里又添满了酒,因为王动吩咐过:“看到我们的酒壶空了就来加满。”

  奎元馆里的伙计对王动很服贴。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望着酒壶。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酒不是用眼喝的。”

  燕七道:“我的嘴很忙。”

  郭大路道:“忙什么?”

  燕七道:“忙着把想说的话吞回肚了里去。”

  客人已渐渐来了,这里已不是说话的地方。

  郭大路端起酒杯又放下道:“郭大少难得请次客!?

  燕七道:“这次便宜了你,我们走吧。”

  林太平第一个站了起来,王动居然也站了起来。

  郭大路的手已伸到他面前。

  王动看看他,道:“你想干什么?想要我替你看手相?”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道:“不必看了我是天生的穷命,最要命的是只要我想请客袋子里就算有钱也会飞走。”

  王动道:“你想问我借钱付帐?”

  郭大路干咳了几声道:“你知道,我昨天晚上干的是件很费钱的事。”

  王动本来想笑了,但看了林太平眼,却叹了口气,道:“你找错他。”

  郭大路憎然道:“你的钱也花光了?”

  王动道:“嗯。”

  郭大路道:“你…你怎么花的?”

  王动道:“我昨天晚上干的也是件很费钱的事。”

  郭大路道:“你在干什么?”

  王动道:“世上只有件事比找女人更费钱那就是赌。”

  郭大路道:“你输光了?输给了谁?”

  王动道:“这饭铺里的伙计。”

  郭大路怔了半晌忍不住笑了道:“难怪他们对你这么服贴,铺里的伙计对冤大头总是特别服贴的,何况你若把钱输给我,我也一样服贴你。”

  王动道:“冤大头不止我一个。”

  郭大路道:“还有谁?”

  王动看看林太平,又看看燕七。

  郭大路踢起来,道:“难道你们的钱都输光了?”

  没有人出声,沉默就是答复。

  郭大路又一屁股坐了下去,苦笑道:“如此说来,这些伙计岂非全发了财?”

  王动道:“他们也发不了财,他们迟早也会输给别人的。”

  郭大路踌促的点着头,道:“不错,来得容易去得快,怎么来的怎么去。”

  王动道:“但我们对人类总算也有点贡献。”

  郭大路道:“什么贡献?”

  王动道:“钱流通得越快,市面越繁荣,人类就是这样进步的。”

  郭大路想了想苦笑道:“你说的话好像总有点道理。”

  王动道:“所以你也不必难受。”

  郭大路道:“我难受什么?我又没有输…。”

  王动道:“抱歉的是我们把你的钱也一齐输了。”

  郭大路怔住。

  王动道:“破庙里的泥菩萨就算陪人睡觉,也不会收钱的。”

  郭大路的眼睛慢慢的变圆了,道:“你们知道?你们早就串通好了的?……偷我的小偷就是?…”

  他手指忽然直戳到燕七的鼻子上大叫道:“就是你。”

  燕七道:“答对了。”

  郭大路一把揪住他衣襟咬着牙道:“你为什么做这种事?”

  燕七不说话脸却似有点发红。

  王动淡淡道:“他也是为你好,他不想朋友得花柳病。”

  郭大路的手慢慢放开,屁股又坐在椅子上手摸着头喃喃道:“天呀…天呀,你怎么会让我交到这种好朋友的?”

  他忽又踢起来,咬着牙道:“你们既然知道四个人都已囊空如洗,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大吃大喝?”

  王动道:“为了要让你高兴。”

  郭大路忍不住叫了起来道:“让我高兴?”

  王动道:“一个人请客的时候,总是特别高兴的是不是?”

  郭大路双手抱头道:“是是是!我真高兴真他妈的高兴得不如死算了。”

  个伙计忽然走过来,道:“王大哥不必为付帐的事,发愁这里的帐已算清了。”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想不到这里总算有个良心好的人。”

  这伙计脸红了红,笑道:“我本来的确想替王大哥结帐,只可惜有人抢着先把帐会了。”

  王动道:“是谁?”

  这伙计道:“就是坐在那边角上的那位客人。”

  他回过身,想指给他们看又怔住。

  那边角上的桌子上还摆着酒菜,人却已不见了。

  郭大路走在最后面,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拍了拍那送客下楼的伙计肩膀,道:“我有件事想问问你。”

  这伙计道:“请说。”

  郭大路道:“你赢了这么多钱准备怎么花呢?”

  这伙计道:“我不准备花它。”

  郭大路瞪着他就好像忽然看到个圣人似的。

  这伙计忽又笑了笑道:“我准备用它作本钱再去赢多些,最近我手气不错。”

  郭大路还在瞪着他忽然大笑,笑得弯下腰差点从楼上滚下他大笑着拍这伙计的肩道:“好主意好主意,就要这样人类才会进步,我代表天下的人感激你。”

  这伙计还想问:“感激我什么?”

  郭大路却已走下了楼。

  这伙计叹了口气,擂着头喃喃道:“看来这些人不但是冤大头而且是疯子。”

  以前有个很聪明的人说过句很聪明的话“被人当做冤大头和疯子其实也是件很有趣的事,甚至比被人当做英雄圣贤更有趣”,那伙计并不是聪明人,当然没听过这句话,就算听过也不会懂。

  这句话其中的道理,本就很少有人能听得懂的。

  世上有两种人。

  一种人做的事永远是规规矩矩﹑顺理成章,他们做的事无论谁都能猜得出,都能想得通。

  另一种人做事却不同了,他专喜欢做些神出鬼没的事,非但别人想不通他在做什么,也许连他自己都想不通,王动就是这种人。

  林太平也是。

  但世人却还有样东西比这种人更神出鬼没。

  那就是钱。

  你不想要钱的时候它往往会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来了,你真需要它的时候,却往往连它的影子都看不到。

  杀人是什么滋味?

  很少人知道。

  一万个人中也许只有一个是杀过人的。

  有人说:“不管杀人是什么滋味至少总比被人杀好。”

  说这种话的人他自己一定没有杀过人。

  也有人说:“杀人的滋味比死还可怕。”

  说这种话的人就算自己没有杀过人,至少已经很接近了,“你有没有杀过人?”

  “你怎么杀他的?”

  “你为什么要杀他?”

  林太平直在等着他们问他这二句话。

  他们没有问。

  王动﹑燕七﹑郭大路三个人又好像约好了连句话都没有问,三人根本没有开过口。

  县城距离那山城并不远,但是不说话的时候就显得很远了。

  郭大路有一搭没一搭的哼着小调,曲调也许已流传很久,歌词铁定是他自编的。

  除了他之外没有人能编得出这种歌词来。

  来的时候成风,去的时候稀松。来的时候修车,去的时候乘风。

  燕七忽然道:“你在哼什么?”

  郭大路道:“这叫‘来去歌’,来来去去,去的不来,来的不去。”

  燕七忽也摄着他的调子唱道:“放的不通,通的不放,放放通通,通放。”

  郭大路道:“放什么?”

  燕七道:“狗屁。这叫放狗屁。”

  郭大路板着脸道:“你们用不着臭我,以前有人求我唱我还懒得唱。”

  王动点点头道:“我知道那些是什么人。”

  燕七眨眨眼道:“是什么人?”

  王动道:“聋子。”

  郭大路想板起脸自己却忍不住笑。

  林太平忽然冷笑道:“聋子至少比那些装聋作哑的人好。”

  郭大路眨眨眼,道:“谁装聋作哑?”

  林太平道:“你,你你。”

  他用手往他们三个人脸上一个个点过去,接道:“你们心里明明有话要问,为什么还不问出来?”

  王动道:“不是不问是不必问?”

  林太平道,“为什么不必问?”

  王动道:“那种人活着不嫌多,死了也不嫌少。”

  郭大路道:“对对!那种人死一个少一个,越少越好。”

  他拍了拍林太平的肩笑着道:“你既然没有杀错人,我们又何必问呢?”

  林太平咬着牙忽又道:“你们杀过人没有?”

  郭大路看看王动,王动看看燕七。

  燕七苦笑道:“只被人杀过。”

  林太平忽然纵身向路旁掠了过去,刚落到树后哭声己传出来。

  燕七看看郭大路郭大路看看王动。

  王动道:“他以前没有杀过人。”

  郭大路点点头道:“这是他第一次杀人。”

  燕七叹了口气,道:“原来杀人的滋味比被杀还难受。”

  王动道:“南宫丑发现他在后面跟踪,定以为他巳发现了黑吃黑的秘密,所以就先向他出手想杀了他灭口。”

  郭大路道:“谁知想杀人的,反而被杀了。”

  燕七道:“林太平的武功好像比我们强得多,比南宫丑还强得多!”

  郭大路叹道:“这就叫做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刚看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连只鸡都抓不住。”

  哭声还没有停。

  燕七道:“想杀人的未必杀得了人,他虽然杀了人却不想杀人的。”

  郭大路道:“我们去劝劝他好不好?”

  王动道:“不好。”

  郭大路道:“为什么?”

  王动道:“哭虽然没有笑好,但一个人偶而能大哭一场也不错。”

  郭大路叹道:“我还是宁可笑,一个人要笑的时候至少用不着躲在树后头。”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而且你无论怎么笑都不必怕人家来看热闹。”

  你越怕别人看热闹越有人来看热闹。

  现在还没有大黑,路上的人不很多,有的人已停下脚,直着脖子往这边瞧,有的人甚至已走了过来。

  郭大路擦了擦汗苦笑着悄悄道:“我只希望别人莫要怀疑他是被我们欺负哭的。”

  没有人“怀疑”。

  每个人简直都已确定了。

  看到这些人的眼色,燕七也不禁擦了擦汗,道:“你快想法子把他劝走好不好?”

  郭大路苦笑道:“我没那么大本事,我最多也不过只能挖个洞。”

  颓七道:“挖个洞干什么?”

  郭大路道:“好钻到洞里去,也免得被人家这么样死盯着。o燕七叹道:“你最好挖个大点的。”

  郭大路狠狠道:“你们若是少输些,或是没有输光我们至少还能雇辆车让他坐在车里去哭个痛快。”

  这句话一说,居然真的就有辆很漂亮的马车驶了过来,而且就停在他们面前。

  燕七瞧了王动眼,悄悄道:“我们最后那把的确不该赌的,既然已输定了就不该想翻本。”

  王动淡淡道:“赌钱的人若不想翻本,靠赌吃饭的人早就全都饿死,你总不至于想看人饿死吧。”

  那马车的车夫忽然跳下车,走到他们面前,陪着笑道:“那位是郭大爷?”

  郭大路道:“谁找我?找我干什么?”

  车夫躬身道:“请郭大爷上车。”

  郭大路道:“我不喜欢坐车,我喜欢走路。”

  车夫赔笑道:“这辆车是郭大爷的朋友特地雇来的,车钱早已付。”

  郭大路怔了征道:“谁雇的?”

  车夫笑道:“那是郭大爷的朋友,郭大爷不认得小人怎么会认得?”

  郭大路想了想,忽然点点头道:“我想起他是谁,他是我的干儿子。”

  坐上车林太平就不哭了,只是坐在那里呆呆的发怔。

  郭大路也在发征。

  燕七忍不住问道:“你真有干儿子?”

  郭大路苦笑道:“我有个见鬼的干儿子。我就算想做人家的干儿子,人家也嫌我太穷,哪有人肯做我的干儿子?”

  燕七皱眉道:“那么雇车的人是谁呢?”

  郭大路道:“八成就是那个在奎元馆替我们会帐的人。”

  燕七道:“你瞧见那人没有?”

  郭大路叹道:“那时别人不看我,已经谢天谢地了,我怎么还敢去看别人?”

  一个人要付帐,口袋里却没钱的时候的确连头都抬不起来的。

  燕七道:“你呢?”

  他没有问林太平,问的是王动。

  林太平那时当然也没有心情去注意别人。

  王动笑了笑,道:“哪时我只顾着看郭大少脸上的表情,我从来也没有看过他那么可爱。”

  于是燕七也开始发怔,他自己也没看见替他们付帐的是谁。

  王动道:“那车夫找的是郭大少,那人定是郭大爷的朋友。”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可没有那么阔的朋友,我的朋友中最阔的就是你。”

  王动道:“我很阔?”

  郭大路道:“你至少还有栋房子,虽然是人厌鬼不爱的房子但房子总归是房子。”

  王动道:“你若喜欢,我就送给你吧。”

  郭大路道:“我不要。”

  王动谊:“为什么不要?”

  郭大路笑道:“我现在身无长物,囊空如洗,乐得无牵挂,不像你们还要为别的事担心。”

  燕七道:“王老大还有栋房子可以担心,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郭大路上上下下瞟了他一眼,笑道:“你至少还有身新衣,做事的时候就免不了要担心会不会衣服弄脏,坐下来的时候免不了要看看地上有没有泥巴,怎及得我这样自由自在。”

  燕七凝视着他道:“这世上真的没有一个你关心的人?没有样你关心的事?”

  郭大路忽然不说话了,目光竟似乎露出丝悲伤之色。

  燕七忽然发现这人也许并不像表面看来那么开心,说不定也有些伤心事只不过他一直隐藏得很好从不让别人知道。

  他只让别人细道他的快乐,分享他的快乐。从不愿别人来分他的痛苦和忧郁。

  燕七看着他,一双睁子忽然变得份外明亮。

  他和郭大路相处得越久,越觉得郭大路确实最个很可爱的入。

  也不知过了多久王动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道:“快到了!快到家了。”

  他叹息中充满了欢饱满足之意。

  往窗外望出去已可看到那小小的山坡。

  郭大路也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道:“看来无论是金窝银窝也比不上你的那狗窝。”

  王动瞪阻道:“我的狗窝?”

  郭大路笑了道:“我们的狗窝。”

  黄昏。

  夕阳满山。

  半枯的秋草在夕阳下看来宛如黄金,遍地的黄金石板砌成的小径斜向前方伸展,宛如黄金堆中的一串白玉。

  风在吹,鸟在啼秋虫在低语混合成种比音乐还美妙的声音,它美妙得宛如情人在耳畔低语。

  满山弥漫着花的香气﹑草的香气﹑风的香气。甚至连夕阳都仿佛被染上了芬芳,芬芳得宛如情人身边的柔发。

  人生原来竟如此芬芳如此美妙。

  郭大路长长吸了口气大笑道:“我现在才知道穷原来也是件很开心的事。”

  燕七道:“开心?”

  郭大路说道:“有钱人有几个能享受到这样的美景?能呼吸到这样的香气?他们只能闻得到铜臭气。”

  燕七也笑了。

  郭大路忽然发觉他的笑容如夕阳般灿烂,忍不住笑道:“我现在才发现你一点也不丑只不过有时的确太脏了些。”

  燕七这次居然没有反唇相讥反而垂下了头。他本来并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人是什么令他改变了的?

  是这夕阳?是这柔风?还是郭大路这明朗的笑脸?

  王动忽然道:“有钱也并不是坏事。”

  郭大路道:“穷呢?”

  王动道:“穷也不坏。”

  郭大路道:“什么才坏?”

  王动道:“什么都不坏,坏不只看你这个人懂不懂得享受人生。”

  郭大路仔细咀嚼着他这句话心中忽然充满了温暖幸福和满足。

  他满足,只因他能活着。

  他活着,就能享受人生如此美妙的人生。

  所以,朋友你绝不要为有钱而烦恼更不要为穷而烦恼。

  只要你口得享受人生你就算没有白活。

  那么有天你就算死了,也会死得很开心。

  因为你活得也比别人开心。

  马车不能上山,他们就走上山。

  他们走得很慢。

  因为他们知道无论走得多慢,总还是会走到的。

  天已渐渐黑了。

  他们也绝不担心。

  因为他们知道天很快还会亮的。

  所以他们心中充满了欢愉,就连林太平眼睛都明亮了起来。

  他们终于看到了王动那栋房子虽然是栋又旧又破的房子但在这夕阳的黄昏时看来也美丽的似宫殿。

  每个人都有座宫殿他的宫殿就在他心里。

  奇怪的是,有些人却偏找不到。

  王动尖锐的面容也变得柔和起来,忽然笑了笑问道:“你们猜猜我回去后,第一件事想干什么?”

  郭大路和燕七同时抢着道:“上床睡觉。”

  王动道:“答对了。”

  但人生中时常也会发生意外的。

  他们还没有走到那栋屋子,忽然看到窗子里亮起了灯光。

  开始时是对着门的那扇窗子。

  然后每扇窗子都接着有灯光亮起。

  灯光明亮,他们又怔住。

  燕七道:“屋子里有人?”

  郭大路道:“会不会有朋友来看你?”

  王动道:“本来是有的,自从我将最后一张椅子卖掉了后,朋友就忽然全都不见了。”

  他淡淡的笑了笑,接着道:“他们也许全都和我一样懒,怕来了之后没地方坐。”

  这淡淡的笑容,正象征着他对人生了解得多么深刻。

  所以他对任何人都没有很大的要求。

  他给的时候从没有想到要收回来,这也许就是他为什么活得比别人快乐的原因之一。

  燕七皱眉道:“那么是谁点的灯呢?”

  郭大路笑道:“我们何必猜?只要进去看看岂非就知道了?”

  这本来也是种很正确的态度但这次却错了。

  他们进去看了,还是不知道。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79.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