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十一章 来路不明的书生

  里面没有人。

  灯就像是自己燃着的。

  崭新的铜灯亮得像黄金。

  崭新的铜灯摆在崭新的梨花木桌上,崭新的桌子摆在崭新的波球地毯上,铜灯旁边还有鲜花,什么都有。

  只要是你能在一间屋子里看到的东西,这屋子里就样样俱全。

  这里就像是出现了奇迹。

  唯一还没有改变的就是王动的那张大床。

  但床上也换了崭新的被褥,被上还放着花朵。

  郭大路站在门口,看得眼珠子都快掉了卜来。喃喃道:“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燕七苫笑道:“没有走错,别的地方绝没有这么大的床。”

  郭大路叹道:“看来这地打真像是有神仙来照顾过了,不知道是何方神仙?”

  燕七道:“看来量老大下也和董永一样,是个孝感动了天上的仙子。”

  郭人路道:“仙子说不定是来找我的,我也是个孝子!”

  燕七道:“你是个傻子。”

  他们嘴里虽这么样说,心里却都已明白定有个人将这些东西送来,这人也许就是那在奎元馆替他们付帐的人。

  他们这么说只不过是在掩饰心里的惊疑和不安。

  因为他们猜不出这人是谁,更猜不出这人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王动慢慢的走到床边,慢慢的脱下鞋子,很快的躺了下来。

  他无论做什么事时都慢条斯理,一点也不着急,只有躺下去时快得很,快得要命。

  郭大路皱眉道:“你就这样睡了么?”

  王动打了个呵欠,呵欠就算他的回答。

  郭大路道:“你知不知道这些东西是谁送来的?”

  王动道:“不知道。我只知道累了就要睡觉。”

  这些东西是仙女送来的也好,是恶鬼送来的也好他都不管。就算天下所有的仙女和恶鬼全都来了也不能叫他不睡觉。

  他只要闭上眼睛好像就立刻能睡得着。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我倒还真佩服他。”

  燕七咬着唇道:“我到后面的院子去看看,也许人在那里。”

  后面的院里还有排属于就是那天酸梅汤他们住的地方。

  前面这排屋子除了正厅和花厅外,还有七八间的房除了王动睡的这间外,还有间屋子里也摆着很舒服的床。

  郭大路喃道:“他居然还知道我们有四个人住在这里,想得真周到。”

  突听燕七在后面院子里大叫道:“你们快来看看,这时有个……有个……”

  有个什么东西他竟好像说不出来。

  郭大路第一个冲出,林太平也在后面跟着。

  院子里已打扫得很干净,居然还从哪里移来数竿修竹丛菊。

  燕七小站在菊花丛中看着样东西发呆。

  他看着的赫然是口棺材。

  崭新的棺材。

  棺头上仿佛刻着行字仔细看上面刻的赫然竟是“南宫丑”。

  林太平突然全身冰冷,连唇上的血色都褪得干干净净。

  郭大路心里也有点发毛忍不住问道:“你在什么地方杀他的?”

  林太平道:“就……就在外面。”

  郭大路道:“什么地方外面。”

  林太平道:“他位的屋子外面。”

  郭大路道:“你杀了他后有没有把他的尸体埋起来?”

  林太乎咬着嘴唇摇摇头。

  郭大路叹道:“你倒真是管杀不管埋。”

  林太平的样子就好像要哭出来了。

  燕七道:“无论谁第一次杀人的时候都难免心慌意乱,杀人之后祇怕连看都不敢再看一眼,哪里顾得了别的。”

  郭大路道:“你这倒好像是经验之谈。”

  燕七道:“你莫忘了,我虽然没有杀过人,至少被人杀过。”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你杀他的时候,旁边还没有别的人?”

  林太平又摇摇头。

  郭大路道:“若没有别人,是谁把他尸身装进棺材里?这棺材又是谁送来的?”

  他忽然笑了笑又道:“总不会是他自己钻进棺材,再将棺材送来的吧。”

  郭大路有个毛病无论什么时候都忍不住要开开玩笑。

  他自己也知道这玩笑开得并不妙。

  林太平的脸色变得更惨,咬着嘴唇,吶吶道:“我.…我本不是!”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棺材里忽然“咯”的一响。

  接着又是“咯”的一响。

  燕七和郭大路的脸色也不禁变了。

  “莫非棺材里的死人已还魂?”

  郭大路拍了拍林太平的肩,勉强笑道:“用不着害怕,他活着时我们都不怕,死了怕什么?”

  燕七道:“既然不怕,就索性打开棺材,让他出来吧。”

  他好像真的要去将棺材打开。

  郭大路忍不住道:“等等。”

  燕七道:“你不是不怕的吗?”

  郭大路道:“我当然不怕,只不过……只不过…─”

  “降,降咯”这次棺材里竟一连串的响了起来,而且声音比刚才更大,真的好像死人急着要出来。

  胆子小的人,此刻祇怕早已被吓得落荒而逃了。

  林太平忽然道:“让我来开这口棺材他反正是来找我的。”

  郭大路道:“你不能去,还是让我来。”

  他口里说着话,人已跳了过去。

  其实他心里也很怕,也许比别人还怕得厉害,这若是他自己的事,说不定已溜之大吉。

  但林太平是他的朋友,只要是朋友的事,他就算怕得要命也会硬着头皮挺上去。

  燕七瞧着他目光又变得很温柔忽然道:“你不怕被鬼抓去?”

  郭大路道:“谁说我不怕的?”

  他嘴里在说“怕”,手已将棺材盖起。

  “蹦”的一样活生生的东西从棺材里窜了出来。

  从棺材里跳出来的这样东西也在叫,“汪汪汪”的叫。

  是条狗黑狗,活生生的黑狗。

  郭大路怔在那里,接着汗,想笑却笑不出口,过了很久,才长长吐出口气苦笑着道:“这玩笑实在开得不高明,只有白痴才会开这种玩笑。”

  燕七道:“他绝不是白痴,也绝不是在开玩笑。”

  郭大路道:“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藏七道:“这人不但知道林太平杀了南宫丑,而且还知道林太平住在这里。”

  郭大路叹道:“他知道的事确实不少可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的?”

  燕七也叹了口气道:“也许他另有用意,也许他只不过吃饱了饭没事做,不管是为了什么,他既然已做了就绝不会停止。”

  郭大路道:“你认为他定还要做些别的事?”

  燕七点点头道:“所以我们只要能沉住气,就一定会等得到他的。”

  他也拍了拍林太平的肩笑道:“所以我们现在还是去睡吧,放着那么好的床不睡才真的是白痴。”

  只听王动的声音远远从屋子里传出来道:“答对了。”

  第二天早上郭大路是被一串铃声吵醒的。

  他醒的时候铃声还在“叮叮当当”的响,好像是从花厅那边传过来的。

  每个人起床时火气总比平时大些,尤其是被人吵醒的时候。

  这就叫做“下床气”。

  郭大路忍不住吼了起来道:“是谁在穷摇那鬼铃销?手痒么?”

  他叫的时候好像听到王动也在叫。

  铃声却还是不停。

  郭大路跳起来赤着脚冲出去号陶地道:“定是燕七那小子,他的手好像随时随地都会痒。”

  只听一人笑道:“我的手痒时祇想打人,却绝不摇铃。”

  燕七也出来了,身上的衣服居然已穿得整整齐齐。

  这个人好像每天都是穿着衣服睡觉的。

  郭大路揉了揉眼睛,作了个苦笑又皱着眉说道:“总不会是林太平吧,除非他真的是被鬼迷住了。”

  铃声还在响。

  这时他们听得很清楚的确是从花厅里传出来的。

  两个人对望了一眼同时冲了进去。

  林太平的确在花厅里,但摇铃的却不是他。

  他只不过站在那里发怔,摇铃的是条猫。

  黑猫。

  一个铃当用绳子吊在花架下,绳子的另一头就绑在这黑瞄的脚,黑猫不停的跳,铃铛不停的响。

  花厅中的桌子上摆着一大桌的东西,都是吃的东西,有鸡﹑有鸭﹑有包子﹑有馒头﹑还有一大坛酒。

  黑猫播铃,原来是叫他们来吃早饭。

  郭大路忍不住又揉揉眼睛道:“我的眼睛有毛病么?”

  燕七道:“你的眼睛只有在看到女人时才会有毛病。”

  郭大路苦笑道:“也许这是条女黑猫。”

  燕七道:“是公的。”

  郭大路道:“你怎么知道?”

  燕七道:“因为他看来并不喜欢你。”

  郭大路眨眨眼道:“就算是母的也不会喜欢我,喜欢的定是王老大。”

  这次轮到燕七不懂了,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郭大路道:“母猫都喜欢懒猫。”

  突听王动的声音在后面道:“我看这条定是女的。”

  这次郭大路和燕七都不遭了几乎同时问道:“为什么?”

  王动道:“因为它会做饭。”

  猫当然不会做饭。

  郭大路撕下条鸡腿塞进嘴里,又拿出来,道:“鸡还是热的。”

  燕七道:“包子也是热的。”

  郭大路道:“看来这些东西送来还不久。”

  燕七道:“答对了。”

  郭大路道:“是谁送来的呢?难道也是那个在奎元馆替我们付钱的人?”

  燕七道:“又答对了。”

  郭大路谊:“他为什么要这样拍我们的马屁,难道真是我干儿?”

  燕七道:“瞇…瞇……”

  郭大路道:“你几乎变成一条猫了,我可听不懂你说的话。”

  燕七“噗嗤”一笑,道:“我是在跟你的干儿子说话。”

  他将每样东西都撕了点放在盘子上,那黑猫已跳了过来,燕七轻轻抚着它脖子上的毛道:“这些东西都是你送来的,你自己先尝点吧。”

  郭大路也笑了道:“这人好孝顺,看来倒好像是这条猫的干儿子”

  其实他当然也知道燕七这样做是为了要试试这些东西里有没有毒。

  燕七做事好像总是特别细心,看来却偏又不像是个细心的细心的人,没有那么脏的,他简直就从来不洗澡。

  食物中没有毒,郭大路的鸡腿已下了肚。

  燕七道:“看来这人对我们倒没有什么恶意,只不过有点毛病!”

  郭大路道:“不但有点毛病,是有很多毛病,毛病不大的人怎么会做这种事?”

  他吞下个包子,忽又道:“这人一定是个女的。”

  燕七道:“你怎么知道?”

  郭大路道:“只有女人才会做这疯疯癫癫的事。”

  燕七咬着唇,居然也点了点头,才说道:“她这么样做说不定是因为看上了你,要讨好你,因为。”

  郭大路笑了忍不住问道:“因为什么?因为我很有男子气?还是因为我长得俊?”

  燕七道:“都不是。”

  郭大路道:“是因为什么呢?”

  燕七道:“只不过因为她是个疯癫的女人,也只有疯疯癫癫的女人才会爱上你。”

  郭大路想板起脸,却又忍不住笑了,道:“疯女人至少总比没有女人好。”

  窗外阳光普照大地,在这种天气里别人无论说什么他都不会生气,尤其不会对燕七生气。

  他喜欢燕七。

  他渐渐觉得自己在这堆朋友中最喜欢的就是燕七。

  奇怪的是燕七却偏好像处处都要跟他作对,随时随地都要找机会臭臭他。

  更奇怪的是,燕七越臭他他越喜欢燕七。

  王动总是在旁边看着他们臭来臭去他看着他们的时候,眼里总是有种很特别的笑意。

  郭大路的手刚将包子送到嘴里去就去拿酒杯。

  燕七瞪了他一下眼道:“酒鬼你难道就不能等到天黑再喝酒吗?”

  郭大路笑了笑居然将酒杯放下来喃喃地道:“谁说我要喝酒,我只不过是想用酒来漱口而已。”

  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慢声长吟:“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停车坐看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好片风光呀,好一处所在。”

  郭大路又笑笑,道:“来了一个酸丁。”

  王动道:“不是一个,是三个。”

  郭大路道:“你怎么知道?”

  王动还没有说话,外面果然有另一人的声音道:“公子既然喜欢这里,咱们不如就在这里歇下吧!我走得腿都酸了。”

  又有一人道:“不知道这家的主人是谁?肯不肯让我们进去坐?”这两人的声音听来还是孩子,但孩子也是人,来的果然是三个。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好灵的耳朵,虽然只不过是条猫,耳朵还是比人灵。”

  “隙”的一声那黑猫已窜了出去。

  猫的耳朵果然特别灵,连王动自己都不禁笑了。

  只听那位公子道:“高门掩而不闭,灵奴已来迎客,看来这家主人不但好客而且,还必定风雅得很!风雅得很。”

  郭大路忍不住笑道,“风雅虽未必,好客却倒是真的。”

  他第一个迎了出去。

  旭日新鲜得像刚出笼的馒头,令人看着不由自主从心底升出一种温暇之意。

  在这么好的天气里,无论谁都会变得份外友善的。

  郭大路脸上带着友善的微笑望着门外的三人。

  两个垂笤童子一个背着个书箱,一个肩着担子站在他们主人身后,两张小脸被晒得好像是个熟透了的苹果。

  他们的主人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年纪并不太大,长得非常英俊,而且风度翩翩,温文有礼。

  这么样三个人,无论谁看到都不会讨厌的。

  郭大路笑道:“你们是游山来的?倒真是选对了天气。”

  书生长揖,道:“小可无端冒昧,打扰了主人情趣,恕罪恕罪。”

  郭大路道:“也不是主人,是客人,所以我才知道这里的主人好客。”

  书生笑道:“却不知主人在何处?是否能容小可一见?”

  郭大路道:“这里的主人虽好客却有点病。”

  书生道:“不知主人有何病?小可对歧黄之道倒略知一二。”

  郭大路笑道:“他的病怕是治不好的,他得的是懒病。你若想见他,只好自己进去。”

  书生微笑道:“既然如此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他走路也很斯文,简直有点弱不禁风的样子,但那两个男童子身上背的书箱和担子却好像不太轻。

  轻轻操担子的一个走在最后面一路走,担子里一路叮叮的响。

  郭大路摸了摸他的头,道:“你这担子里装的是什么呀?重不重?”

  这孩子大眼睛眨眨,道:“不太重只不过是些瓷瓶子,茅台酒都是用瓶子装的:我们公子最爱喝酒,还喜欢作诗我不会作诗我只会喝酒。”

  郭大路笑了,问道:“你也会喝酒?你多大年纪了呀?”

  这孩子道:“十四了明天就十五。我叫钓诗,他叫扫俗,我们家公子姓何人可何,我们是从大名府来的。因为我们的主人喜欢游山玩水,所以我们成年难得在家里。”

  郭大路每问一句话,这孩子至少要回答七八句。

  郭大路越看越觉得这孩子有趣,故意逗着他又问道:“你为什么叫钓诗?诗又不是鱼,怎么能钓得起来。”

  钓诗撇了撇嘴好像有点看不起他道,“这典故你都不懂吗?因为酒的别名又叫做“钓诗钩”我总是替公子背酒所以叫钓诗,因为读书能扫掉人肚子里的俗气所以他做扫俗。”

  他上上下下瞧了郭大路几眼,又道:“你大概没有念过什么书?”

  郭大路大笑道:“好孩子,果然是强将手下无弱兵,不但能喝酒还很有学问。”

  他大笑着又道:“我书虽念得不多,酒却喝得不少,你想不想跟我喝几杯?”

  钓诗道:“你酒量若真的好,为什么不敢跟我们公子喝酒去?”

  郭大路这才发现那何公子早己进了花厅已开始和王动他们寒喧起来,从窗子看进去可以看到王动和林太平对他也很有好感。

  燕七却有点心不在焉的样子不时扭过头往窗子外面看。

  郭大路看到他,他就站了起来面背对着别人向郭大路悄悄打了个手式,一面往外边走。

  他走出花厅时郭大路已迎了上去,道:“你找我有事?”

  燕七白了他一眼,道:“你为什么好像总是长不大似的?跟孩子聊得反而特别起劲。”

  郭大路笑道:“那孩子的一张嘴比大人还能说会道,有时你若跟孩子们聊聊,就会发现自己也好像变得年轻起来。”

  燕七没有说话却沿着长廊,慢慢的向后院走了过去。

  郭大路也只好跟着他走,忍不住问道:“你有话要跟我说?”

  燕七又走了段路,才忽然回头道:“你看这位何公子怎么样?”

  郭大路道:“看来他因是个很风雅的人,而且据说还很能喝酒。”

  燕七道:“你想他会不会就是那……”

  郭大路眼睛一亮,抢着道:“就是那在奎元馆替我们付帐的人?”

  燕七点点头,道:“你想可不可能?”

  郭大路道:“我本来没有想到这点,现在越想越有可能。”

  燕七道:“这地方又没有什么名胜风景,游山的人怎么会游到这里来?而且迟不来,早不来,恰巧在今天早上来。”

  郭大路道:“世上凑巧的事本来很多但这件事的确太巧些了。”

  燕七道:“你以前有没有见过他?”

  郭大路道:“没有。”

  燕七道:“你再想想。”

  郭大路道:“用不着再想,这样的人我若见过,定不会忘记。”

  燕七咬着唇道:“看王老大和林太平的样子好像也不认得他。”

  郭大路道:“他叫什么名字?”

  燕七说道:“他自己说他叫何雅风但也可能是假名。”

  郭大路道:“他为什么要用假名字?难道你认为他对我们有恶意?”

  燕七道:“到目前为止,倒看不出有什么恶意。”

  郭大路道:“非但没有恶意,简直可以说对我们太好了,好得已不象话。”

  燕七道:“就因他对我们太好,所以我才更觉得怀疑,一个人若是对别人好得过了份多少总有些目的。”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

  燕七道:“你笑什么?”

  郭大路道:“我在想一个人‘做人’实在很难,你若对别人太好,别人会怀疑你有目的,你若对别人太坏,别人又会说你是混蛋。”

  燕七瞪了他一眼,道:“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帮着他说话的。”

  郭大路道:“为什么?”

  燕七道:“因为他也能喝酒,酒鬼总认为一个人只要能喝酒,就绝不会是坏人。”

  郭大路笑道:“这倒是正话,喝酒痛快的人心地总比较直爽些,你绝不会看到一个喝醉了酒的人,还在打主意害人的。”

  燕七道:“你并没有醉。”

  郭大路道:“快醉了我现在就打算进去把他灌醉。”

  他笑了笑,又道:“只要他一喝醉,就不怕他不说实话。”

  燕七忽然也笑了笑。

  郭大路道:“你笑什么?”

  燕七道:“我在想,你这人至少还有样别人比不上的长处。”

  郭大路道:“我的长处至少有三百多种,却不知你说的是那种?”

  燕七道:“你随时随地都能把握住机会。”

  郭大路道:“什么机会?”

  燕七道:“喝酒的机会!”

  郭大路弄错了件事,人清醒时有很多种,所以喝醉了时也并不完全样,并不是都像他自己那样,只要喝醉就把心里的话全说出来。

  有的人喝了喜欢吹牛喜欢胡说八道,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等到清醒时早已忘得干干净净。

  还有的人喝醉了根本不说话。

  这种人喝醉了也许会痛哭流涕,也许会哈哈大笑,也许会倒头大睡,但却绝不说话。

  他们哭的时候如丧考妣而且越哭越伤心哭到后来,就好像世上只剩下了他这么样个可怜人。

  你就算跪下来求他,立刻给他两百万,他反而会哭得更伤心。

  等他清醒时,你再问他为什么要哭,他自己定也莫名其妙。

  他们笑的时候,就好像天上忽然掉下了满地的金元宝而且除了他之外,别人都捡不到。

  就算他的家已被烧光了他还是要笑。你就算“劈劈啪啪”给他十几个耳光,他也许笑得更起劲。

  他们只要一睡着,那就更惨,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来踢他一脚,也踢不醒就算把他丢到河里,他还是照睡不误的。

  何雅风恰巧就是这种人。

  开始的时候他好像还能喝,而且喝得很快不停地把酒一杯又一杯往嘴里倒,但忽然间你刚眨了眨眼他已经睡着了。

  他一睡着,郭大路就笑。

  燕七恨很道:“你也喝醉么?”

  郭大路道:“我醉?你看我有没有一点喝醉的样子?”

  燕七道:“没有一点有八九点。”

  郭大路道:“你错了,我现在清醒得简直就像孔夫子一样。”

  燕七道:“你笑得却像是土狗。”

  郭大路道:“我只不过笑他,还没开始,他已经被我灌醉了。”

  燕七道:“你还记不记得为什么要灌他酒?”

  郭大路道:“当然记得我本来是想要叫他说实话的。”

  燕七道:“他说了吗?”

  郭大路道:“说了。”

  燕七道:“说了?说了什么?”

  郭大路道:“他说他若对我们有恶意,就不会喝醉,醉得像死猪样。”

  燕七上上下下的看着他,摇着头道:“有时我真看不透你,究竟是喝醉了?还是很清醒?”

  郭大路嘻嘻的笑,看着王动。

  王动道:“你看我干什么?”

  郭大路笑道:“我在等着你说话,现在岂非已轮到你说话的时候!”

  王动道:“你要我说什么?”

  郭大路道:“说我清醒的时候也醉,醉的时候反而清醒。”

  王动也忍不住笑了,这的确是他说话的口气。

  郭大路道:“我答对了么?”

  王动笑道:“答对了。”

  后院那排屋子里,也摆了两张床。

  这两张床好像就是为喝醉了的客人准备的。

  何雅风就像是个死人般被抬到这张床上。

  郭大路笑道:“他今天来还是算来对了时候,若是前两天来就只好睡地板。”

  王动道:“我只望他这觉能睡到明天天亮。”

  郭大路道:“为什么?”

  王动道:“免得我要当东西。”

  郭大路道:“为什么要当东西?”

  王动道:“请客人吃晚饭。”

  郭大路笑道:“也许我们用不着当东西,只等着猫儿摇铃就行!”

  燕七道:“你认为晚饭还会有人送来?”

  郭大路道:“嗯。”

  燕七忍不住笑道:“你简直好像已经吃定他了。”

  郭大路大笑道:“一点也不错,我已经准备吃他一辈子,要他养我的老。”

  他声音说得特别高好像故意要让那人听到。

  那人是不是一直躲在暗中偷看着他们?

  那人是不是何雅风?是不是喝醉了?

  醉得快的人,往往醒得也快。

  还没到黄昏,那两个孩子忽然从后院跑到前面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他们面前恭恭敬碰的送上了份请粘。

  钓诗道:“我们家公子说今晨叨扰了各位,晚上就该他回请,务必请各位赏光。”

  郭大路看了王动挤了挤眼睛。

  王动喃喃道:“看来用不着猫摇铃了。”

  钓诗没听见他在说什么,就算听见也听不懂,忍不住问道:“王大爷在说什么?”

  郭大路不等王动开口,已抢着道:“他说我们一定赏光。”

  燕七叹了口气摇摇头,道:“这人的脸皮倒真不薄。”

  钓诗忽然眨眨眼又问:“这位大爷在说什么?”

  郭大路又抢着道:“他说我们马上就去。”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77.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