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二十六章 最后一击

  世上的确很少有真能和你共生死的朋友。

  连这样的夫妻都很少何况朋友?

  但这样的朋友并不是绝对没有。

  至少郭大路他们就是这样的朋友。

  他们知道王动已在生死关头,怎么肯放下王动一个人在危险中?

  他们怎么会走?

  稻草人长胖了。

  胖人的血多。

  催命符的出手双飞游魂刺已刺人了他们的心脏。

  但却没有血,连一滴血都没有。

  这次脸色改变的不是王动,是催命符。

  就在催命符脸色改变的这瞬间,赤练蛇的眼睛里已发出了光。

  也就在这同瞬间,王动拉住了红娘子的手。

  蜜蜂的刺有毒。

  催命符的刺更毒。

  蜜蜂的刺若已刺过人就没有毒了。

  催命符的刺现在还留在稻草人的心脏里。

  这机会赤练蛇怎肯错过。

  他忽然对准催命符的脸,用力吹了口气。

  天光照入窗户,可以看出他吹出的气是淡碧色的。

  催命符好像正在发怔,但就在他这口气吹出来的那一瞬间,催命符的长袖突然变成个套子,套住了赤练蛇的头。

  也网住了他的那口气。

  赤练蛇一声惨呼。

  呼声很尖锐,很短促。

  催命符的身子已掠起,一只手勾住了大梁吊在梁上,看着他。

  赤练蛇的眼睛都像是完全瞎了,什么都已看不见,就像是一条瞎了眼的狗,跪蹬向前冲出。

  他冲出一步两步三步…─!?

  他的脸已碧绿。

  他才冲出了两步,就倒下。

  中了赤练蛇的毒绝没有人能走出七步。

  就连赤练蛇自已也不例外。

  王动放开了红娘子的手。

  他脸上还是连一点表情都没有,但瞳孔却已开始在收缩。

  他已渐渐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件事并不太有趣。

  但红娘子却显然觉得很有趣,她早已笑了,笑个不停。

  笑声如银铃。

  王动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是被她这种笑声迷住。

  一直到他看过她几百次之后,他还是认为世上绝没有别的人能笑得这么可爱,这么好听。

  但现在他却只觉得想呕吐。

  无论如何,赤练蛇总是跟她在一起生活了许多年的伙伴。

  无论谁若能在自己伙计的尸体旁,笑得如此开心,都会令别人觉得想呕吐。

  红娘子眼波流动道:“你是不是在奇怪,我为什么要笑?”

  王动道:“不奇怪。”

  红娘子道:“为什么?”

  王动道:“因为你根本不是人。”

  这也是王动的结论。

  催命符还在凝视着赤练蛇的尸身,就像是生怕这人死得还不够彻底。

  赤练蛇死得很彻底。

  其实他活着时就已彻底为毒药贡献出自已的全部生命。

  他没有别的朋友,他甚至可以说什么都没有。

  毒药就是他的生命。

  过了很久,催命符才慢慢的转过身,缓缓道:“这是个很忠实的人!”

  红娘子道:“你说他忠实?”

  催命符点点头,道:“他至少对自己做的事很忠实,他的毒药的确没有失效过一次。”

  红娘子又笑了,道:“所以你更应该感激我,若不是我,现在死的就是你。”

  催命符淡淡道:“我倒的确从未想到过他也会出卖我。”

  红娘子笑道:“你若从未想过怎么会早已准备好对付他的法子?”

  催命符道:“因为我也是个很忠实的人。”

  红娘子道:“你对什么忠实?”

  催命符道:“我自己。”

  红娘子叹了口气道:“你怎么从来不说我也很忠实?“催命符冷冷道:“因为你对你自己也不忠实,你常常都在出卖自己,你自己出卖自己。”

  红娘子道:“但我却从来未出卖过你,也从来没有骗过你。”

  催命符还是冷冷地道:“因为你知道没有人能骗得过我的。”

  他忽然转向王动,道:“所以你在我面前,也是个老实人。”

  王动没有反应。催命符道:“你说你的朋友都已走了,他们果然不在这里。”

  王动还是没有反应。

  催命符道:“现在我祇想知道你是对钱比较忠实还是对我?”

  王动道:“那得看情形。”

  催命符道:“怎么看?”

  王动淡淡地道,“通常我是对钱忠实些,但现在是对你。”

  催命符道:“很好,拿来。”

  王动道:“拿什么?”

  催命符道:“你有什么?”

  王动犹疑着,终于下了决心,道:“桌予下面有几块石板是松的,下面有个地窖。”

  催命符冷笑道:“你以为我看不出来?”

  王动道:“你既已看出来,为什么还不去拿?东西就在那里。”

  红娘子抢着道:“我去拿出来。”

  催命符道:“我去。”

  他身子一闪,已掠到红娘子前面。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走在别人前面,也是最后一次。

  一线银光慢慢的自红娘子袖中飞出打在他脑后的玉枕穴上。

  这致命的一击非但不快而且很慢,但他却偏偏不能闪避。

  他立刻就倒了下去。没有抵抗也没有痛苦。

  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发出,一个活人忽然问变成了死人。

  谁也想不到他竟死得如此容易。

  他自己当然更想不到杀他的人,竟是红娘子。

  银铃般的笑声又响起。

  红娘子笑道:“这次你总该明白我为什么要笑了吧?”

  王动道:“不明白。”

  红娘子道:“你知不知道我是用什么杀他的?”

  王动不回答。

  红娘子笑道:“那就是我从他那里学来的游魂刺。”

  她吃吃的笑着接道:“他刚用赤练蛇的毒,毒死了赤练蛇,我立刻就用他的刺,刺死了他,这么有趣的事我想不笑都不行。”

  王动道:“我只奇怪他怎会将这着教给你。”

  红娘子道:“因为他并没有完全将诀窍教给我,知道我永远学不好的。”

  王动道:“你的确没有他快。”

  红娘子道:“那差得远了,所以我虽然学会,却还是没有用,根本不能用来对付别人,游魂刺还是他的独门兵器。”

  王动道:“既然没有用你何必学?”

  红娘子道:“并不是完全没有用,只有一种用处,只能用来对付一个人。”

  王动道:“谁?”

  红娘子道:“他自己。”

  王动奇道:“你不能用来对付讨别人,却能用来对付他?”

  红娘子笑道:“天下就有很多事都是这么奇怪的。”

  王动道:“我不懂。”

  红娘子咯咯笑道:“你不懂的事还多着哩。”

  王动道﹕“哦?”

  红娘子道:“我故意单独留下你和赤练蛇在一起,为的就是要你们有机会说话。”

  王动道:“原来你是故意走的。”

  红娘子道:“我先故意说出他最见不得人的事,然后再走开故意要他气得半死,你看到那种机会当然不肯错过。”

  王动道:“你知道我会想法子说动他,要他出卖你们?”

  红娘子道:“并不是你说动他的,他早已有了这意思,只不过真没有机会而已。”

  王动道:“你故意给他这机会,然后就去叫崔老大提防着?”

  红娘子道:“我也知道崔老人早已有了对付他的法子,他只要一出手就得死。”

  王动道:“你算得很准。”

  红娘子嫣然道:“这点我倒也不必太谦虚。”

  王动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我总算明白了,还有呢?”

  红娘子眨眨眼,道:“你知不知道崔老大最大的秘密是什么?”

  王动道:“不知道。”

  红娘子道:“他的耳朵并不灵,简直跟聋子差不许多。”

  王动道:“但我跟他说话,声音并不太大他却都听得见。”

  红娘子道,“那是因为他看你的嘴唇动作,就能看出说的是什么!”

  王动吸道:“这的确是个秘密。”

  红娘子道:“这秘密除了我之外,没有别人知道。就因为他的耳朵不灵,所以永远不肯走在任何人前面,他生怕别人从背后暗算他。”

  她笑了笑又道:“这倒并不是因为他比别人小心,只不过因为他听不见暗器的风声,若有人从背后暗算他,他根本没法子闪避。”

  王动道:“若是风声很尖锐,他当然还是听得见的,但若有人从背后慢慢的给他一下子那他就非死不可了。”

  红娘子笑道:“一点也不错,所以,我用那永远也学不好的游魂刺来对付他,反而再好也没有了。”

  王动道:“你也算准了他听到东西在那里,就忍不住会赶到前面去的?”

  红娘子道:“若在别人面前,他也许还能沉得住气,还会提防着,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会比平时疏忽些。”

  王动道:“为什么?”

  红娘子道:“因为他总认为我是在倚靠着他,总认为他若死了我也活不了。”

  王动叹道:“他也总认为没有人能骗过他……”

  红娘子道:“的确没有人能骗过他,他自己能骗过自己。”

  王动道:“他说他自己在骗自己?”

  红娘子媚笑道:“不会自我陶醉的男人,天底下还没有几个男人,若是不自我陶醉,女人还能混么?”

  王动沉默了半晌淡淡道:“你的确算得很准,也看得很准。”

  红娘子道:“但我却看错了你。”

  王动道:“哦?”

  红娘子又笑着道:“我始终认为你是不会说谎的,想不到你若说起谎话来,简直可以骗死人不赔命。”

  王动道:“我说了什么谎?”

  红娘子道﹕“你说东西就在桌子下面,这是不是说谎?”

  王动道:“是。”

  红娘子笑道:“但却只有我一个人知道你在说谎,因为世上只有我才知道东西到底藏在那里。”

  王动道:“你应该知道。”

  红娘子眼波流动,道:“说老实话,你刚纔有没有想到过,东西是我拿走的?”

  王动道:“没有想到。”

  他沉默了半晌,又道:“我什么都没有想到,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

  红娘子道:“什么事?”

  王动道:“一个人不能太得意,无论谁若觉得没有人能骗他,他就是自己在骗自己。”

  红娘子的甜笑好像有点变味了,忍不住道:“这是什么意思?”

  王动淡淡道:“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你若能设计出个圈套来害别人,别人就也能设计出个圈套来害他。”

  这也是结论。

  结论通常都很少会错的。

  错了的通常郁不是结论。

  白天。

  女人在白天看来,总显得比较苍老些。

  红娘子已笑不出。

  会笑的女人不笑的时候,也总会显得苍老些﹑慌张些。

  所以红娘子现在看来,几乎已接近“红婆子”的程度了。

  桌子下没有宝藏,连个铜板都没有。

  但却有人两个人。

  王动虽不能动,但这两个人却能动。

  一个动得比较快,一个动得慢些。

  快的是燕七,慢的是郭大路。

  像郭大路这样的人在朋友有危难的时候,你就算用鞭子逐他用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走的。

  直到现在,红娘子才发觉自己掉入了圈套。

  但是怎么掉了去的呢?

  她完全不知道,这圈套连点影子她都没有看到。

  屋子里总有个角落光线比较暗些,这角落里通常总有张椅子。

  红娘子慢慢的走过去﹑慢慢的坐下来。

  没有人拦阻她。因为已没有这必要。

  过了半晌红娘子忽然道:“王动,我知道你一直是个很公平的!”

  郭大路抢着道:“他本来就是的。”

  有郭大路在的时候,王动说话的机会公平些。

  王动道:“要怎么样公平?”

  红娘子道:“刚纔我已将我的圈套说了出来,现在你呢?”

  她说话的对象是王动,除了王动外,她没有看过别人。

  燕七的眼睛却在瞪着郭大路。

  所以郭大路的嘴也只好闭上了。

  过了很久,王动才开口道:“刚纔你是从哪里说起的?”

  红娘子道:“从我给你机会让你单独和赤练蛇说话的时候。”

  王动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跟他说那些话?”

  红娘子道:“不知道。”

  王动道:“所以我一定要从你们三个人中,找出是谁拿走那些东西的人来。”

  红娘子道:“你跟赤练蛇说那些话,为的就是要试探他?”

  王动道:“不错他若是拿走那些东西的人,就绝不会那么做了。”

  红娘子道:“你怎么知道那人不是大蜈蚣?”

  王动道:“他假如是的就不会那么冒险,有了几千万两身家的人,坐在屋檐下都生怕有瓦会掉下来打破他的头。”

  红娘子勉强笑了笑,道:“你为什么不说得简单些?‘千金之子,坐不乘堂’这句话我也听得懂的。”

  王动道:“知道那东西藏处的只有五个人,除掉二个,就只剩下你和崔老大。”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不能确定我和崔老大究竟谁才是真正拿走那些东西的人。”

  王动道:“那时我还不能确定,但我已有把握迟早总会找出来的。”

  红娘子道:“你真有把握?”

  王动道:“我知道赤练蛇绝不是崔老大的敌手,只要一有举动就必死无疑。”

  红娘子道:“你倒也看得很准。”

  王动道:“第二,我知道你和崔老大之问,也必定有个人要死的。”

  红娘子道:“为什么?”

  王动道:“因为无论谁拿走那些东西,都绝不会让另个人活!”

  红娘子道:“为什么?”

  王动道:“因为我们五个人之中只要还有─个人活着,他就不能安心享受那笔财富,现在五个人等于只剩下两个,正是他最好的机会。”

  红娘子叹了口气,道:“这机会的确太好。”

  王动道:“他已等了良久,好容易才等到这机会,当然绝不肯轻易错过!”

  红娘子道:“若换了你,也一定舍不得错过。”

  王动道:“何况以前他还可以将责任推在我身上,现在既已找到了我,他的秘密就迟早要被揭穿,就算他不想杀别人,别人也一定要杀他。”

  红娘子缓缓道:“我本来的确不愿他们找到你,可是…。”

  她笑了笑,笑得很凄凉,轻轻的接着道:“可是我心里却又希望他们能找到你,也好让我看看,这几天来你已变成什么样子了?日子过的还好么?”

  郭大路终于忍不住道:“他日子过得很好,虽然穷点却还是照样很快乐。”

  红娘子慢慢的点了点头道:“你们的确都是他的好朋友,的确是比他以前那些朋友好得多。”

  她沉默了很久才接着道﹕“你算来算去早已算准了最后必定只有一个人剩下来,也算准了他就是拿走那些东西的人。”

  王动道:“这算法本来就好像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红娘子道:“难道你赴约去的时候就已算准了?”

  郭大路道:“若非如此我们怎么能放心让他去赴约?”

  红娘子叹道:“我早就该想到的,我早就看出你们不是那种看见朋友有危险就偷溜走的人。”

  王动:“他们的确不是。”

  红娘子道:“但是我有几点想不通。”

  王动道:“你可以问。”

  红娘子道:“你中计被擒,难道也是故意的?”

  王动淡淡道:“我只知道那地方绝不会突然冒出个荒坟来。”

  红娘子道:“你故意被他们抓住,难道不怕他们当时就杀了你?”

  王动道:“怕总是有点伯的。”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照样要做?”

  王动道:“因为我已猜到你们绝不会就只为了要杀我而来,一定还另有目的。”

  红娘子道:“你已猜出是什么目的?”

  王动道:“所以你就叫他们在这里等着?”

  王动道:“不错。”

  红娘子道:“你有把握能诱我们到这里来?”

  王动道:“只有一点不太多。”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要这么样做?”

  王动道:“一个人若只肯做绝对有把握的事,那么他就连一样事都做不成。”

  红娘子道:“哦?”

  王动道:“因为世上本没有绝对有把握的事。”

  红娘子道:“你要他们藏在这里,难道就不怕事先被我们发现么?”

  王动道:“这种机会很少。”

  红娘子道:“为什么?”

  王动道:“这得分几种情形来说。”

  红娘子道:“你说。”

  王动道:“第一种情况是三个人都同在这里的时候。”

  红娘子“嗯。”

  王动道:“这时三个人之中至少有两个人以为藏宝就在桌下,当然绝不肯让别人先得手的,就算有人要过来看看,也必定有人会阻止,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是安全的。”

  红娘子道:“第二种情况呢?”

  王动道:“那时已只剩下两个人了,就譬如说是你和崔老大。”

  红娘子道:“不用譬如,本来就是我们。”

  王动道﹕“那时你已决心不让崔者大再活着,他就算想要来看看,你也必定会先下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是安全的。”

  红娘子道:“第三种情况当然是已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王动道:“不错。”

  红娘子道:“那点你穴道的地方还是被点住的。”

  王动道:“是的。”

  红娘子道:“我若先发现他们藏在那里岂非还可以先把他们封死在里面?”

  王动笑道:“可是你明知藏宝不在那里,怎么会过去看?你根本连注意都不会注意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是安全的。”

  红娘子道:“你真的算得那么精那么准?”

  王动道:“假的。”

  他笑了笑接着道:“人算不如天算,谁也不能将一件事算得万无一失的。”

  红娘子道:“但你还是冒这个险?”

  王动道:“这本是我们的孤注注一掷,最后一击。”

  红娘子长长叹了口气,苦笑道:“你们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王动道:“我们的胆子并不大,计谋也没有你们精密,甚至连力量都比你们弱些,这一战,我们本该败的。”

  红娘予道:“但你们却赢了。”

  王动道:“那只因为我们有样你们没有的东西。”

  红娘子道:“友情。”

  他慢慢的接着道:“这样东西虽然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力量之大,却是你们永远也梦想不到的。”

  红娘子在听着。

  她不能不听,因为这些话都是她从来没听见过的。

  王动道:“我们敢拼命敢冒险,也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并不是孤立无助的。”

  他目光转向燕七和郭大路接着道:“一个人若知道自己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有真正的朋友站在他一边和他同生共死﹑共患难,他立刻就会变得有了勇气,有了信心。”

  红娘子垂下头仿沸又苍老了许多。

  王动道:“我本来也想要他们走,但他们只说了一句话就令我改变了主意。”

  红娘子忍不住问“他们说了什么?”

  王动道:“他们告诉我我们要活就快快乐乐的活在一起,要死,也痛痛快快的死在一起,无论是死是活,都没什么了不起。”

  这句话也是红娘子从未听说过的。

  她几乎不能相信,可是现在她不能不信。

  她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逼个满身负伤,能站得住已很不容易。

  一个纤弱瘦小显得既饥饿﹑又疲倦。

  就连王动也一样。

  若说只凭这三个人,就能将赤练蛇﹑催命符和红娘子置于死地,这种事简直不可思议。

  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现在却已成为事实。

  他们凭的是什么呢?

  红娘子垂下头突然觉得一阵热血一涌,几乎忍不住要流下泪来。

  她已不知有多久未曾真正流过眼泪,几乎已忘了流泪是什么感觉!?

  燕七一直在看着她,目中渐渐露出同情之色忽然道:“你从来没有朋友?”

  红娘子摇摇头。

  燕七道:“那绝不是因为朋友不要你,而是因为你不要朋友。”

  红娘子道:“可是我…!”

  燕七道:“用你自已的真心诚意。”

  郭大路忍不住道:“你们三个人中,只要有半分真心诚意,今天就一定还快快乐乐的活着。”

  邪不胜正。

  正义必定战胜强权。

  为道义友情而结合的力量,必定战胜为利害而勾结的暴力。

  真理与友情必定永远存在。

  这不是口号。绝不是。

  你们若听说郭大路和王动他们的事,就会知道这绝不是口号,就算你们没听说也无妨。

  因为世上像郭大路和王动这样的人随时随地都存在着的,只要你肯用你的诚心诚意去寻找就一定可以找到这样的朋友。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72.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