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英雄 第四十三章 龙王庙

  谁知这麻子居然很快就出来了,已喝得醉醺醺的,扶着个十七八岁少女的肩,大声问伙计,洗手的地方在哪里。

  原来他喝得太多,想找条出路。

  郭大路沉住气,看着他下了楼,等半天也没看见他上来。

  莫非他已发现了我在这里乘机借尿遁了?”

  郭大路终于沉不住气了,正准备追下去。

  但这时他眼角已瞥见街对面有个人低着头往前走,正是这麻子,他果然溜了。

  郭大路一着急,人已从窗子里窜了出去,酒店中已有人大叫起来,还以为这人想跳楼自杀。

  那麻子也回头瞟了眼,身子闪忽然钻进了对面家粮食坊,粮食坊的门口堆着一口袋一口袋的面,一筐子一筐子的米﹑小米﹑杂粮,还有流鼻涕的顽童正在门口踢毽子。

  等郭大路赶过去的时候,那麻子又人影不见了。

  店里的伙计和掌柜的,闲着没事做,正倚着柜台在下棋,看他们悠悠闲闲的样子,绝不像刚看到有人闯进去的样子。

  这两人莫非也和那麻子串通好了﹑准备演出双簧给郭大路看?

  但郭大路这次却学乖了,根本就不进去问,却躲在旁边,招手将那个流鼻涕的小孩子叫了过来,摸出串铜钱带着笑道:“我问你的话,你若乖乖的回答,我就把这串钱给你买糠吃。”

  这小孩一只手拿着毽子,一只手擦着鼻涕,眼睛却已盯在这串钱上。

  无论是大人也好,是小孩也好,看见钱不喜欢的祇怕还没有几个。

  郭大路道:“你听明白了吗?只要你说实话这串钱就是你的。”

  这孩子立刻用力点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爹爹告诉我小孩子若是说谎,将来舌头会烂掉的。”

  郭大路拍了拍他的头笑道:“不错说实话的才是好孩子,这粮食坊是不是你家开的?”

  孩子点点头,道:“我们家有好多好多大米,吃一百年都吃不完!”

  郭大路道:“你们家里是不是还有个麻子?”

  孩子眨眨眼好像觉得很奇怪道:“你怎么知道的?”

  郭大路笑了,要骗出个小孩子的老实话来的确不太困难,但大人骗小孩毕竟也不是件很有面子的事。

  所以他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先把一串钱塞到孩子手里,才带着笑道:“我从来没有看见过麻子,你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这孩子也笑道:“当然能,他刚纔进去马上就会出来的。”

  郭大路道:“他真的会出来?”

  孩子点点头眼珠了转,忽又笑道:“现在他已经出来了。”

  他一只手紧紧抓着那串钱,却抛开了手里的毽子,去将刚走出粮食坊的麻子拉过来。

  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麻子。

  郭大路又怔住,又有点哭笑不得。

  那孩子却笑得很开心道:“他叫小三子是我的弟弟,从小就是麻子,我们家只有这么样个麻子。”

  郭大路怔了半晌,掉头就走。

  只听那孩子还在偷偷的笑着道:“小三子若是每个人看你一眼,都给我一串钱,我们就发财了,你将来也不必愁娶不到漂亮媳妇,只要有大把的钱就算你是个麻子也一样有人抢着要嫁给你。”

  郭大路又好气又了笑,气又气不得,笑也笑不出。

  他知道这孩子一定拿他当做个活瘟生,大笨牛。

  他自己的想法也和这孩子差不了多少。

  他回头就看见会宝楼的伙计在皮笑肉不笑的盯着他,道”

  “客官刚纔的帐是三两六分银子,剩下的鸭子还可以包起来带回去!”

  饭馆伙计对个喝完酒就跳楼走了的客人,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

  郭大路已经连火气都没有了,拿了锭银子给他,忽又问道:“刚才那个派头奇大的麻子你认不认得?”

  伙计接着银子,掂丁掂立刻陪笑道:“那麻子小的虽不认得,但跟他来的几个粉头,小的却可以去替大爷叫来。”

  郭大路道:“我要找的是那麻子,你以前难道没见过?”

  伙计摇了摇头显然觉得很奇怪:“这人究竟有什么毛病,花枝招展的小姑娘他不要却要找大麻子。”

  郭大路懒得跟他多说了,他知道若是去问那些小姑娘,也一定问不出那麻子的底细来的。

  这麻子倒真是个怪人。

  他明明是在躲着郭大路,却又偏偏总是在郭大路眼前出现,若说他不是故意的,天下又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这粮食坊的那夫妻两个人既然都跟他有很密切的关系,他在这城里想必也出耽了很久。

  但别的人却好像都没有见过他。

  他无缘无故的为郭大路送了价值千金的珍珠给水柔青,当然绝不会连一点企图都没有。

  可是他的企图究竟是什么?为什么要做这些莫名其妙的事?

  你就算骚破郭大路的头,他也想不出个道理来。

  他几乎已准备放弃这个人了。

  谁知就在这时。才扶着麻子下楼的那小站娘突然扭着腰从对面走了过来,而且还笑瞇瞇的看着郭大路抛着媚眼。

  那店伙看看她,又看看郭大路悄悄扮了个鬼脸溜了。

  做这种事的人很少有不识相不知趣的。

  这时那小姑娘已走到郭大路面前,甜笑着道:“这位想必就是郭家的大少爷了。”

  郭大路点点头瞪着她道:“是不是那麻子告诉你的?”

  这小姑娘也点点头媚然道:“我叫梅兰是留春院里的,以后还得请郭少爷多捧场。”

  郭大路道:“你若能替我找到那麻子,我就天天去捧你的场!”

  梅兰眨眨眼道:“真的?”

  郭大路道:“说话不算数的是王八。”

  梅兰又笑了,笑得更甜,道:“我来找郭少爷正是为了那位麻大爷有话要我转告。”

  郭大路道:“什么话?”

  梅兰道:“他说他今天晚上三更时在大明湖东边的龙王庙里等你,他还说…还说…─”

  郭大路急着问道:“他还说什么?”

  梅兰曝笑着道:“他还说你若是没胆子不敢去也没关系。”

  她忽又婿然一笑,道:“现在郭少爷已经可以找到他了,郭少爷你说的话,也得算数呀!男人做了王八那滋味可不是好受的。”

  这打扮成小妖怪一样的女孩子,终于又扭扭的走了。

  临走时还没有忘记将留春院的地址告诉郭大路。

  郭大路这才发现自己又说错话了,他为什么不能沉住气等,等等这小妖精先说出那麻子要她传的话呢?他为什么总是会莫名其炒的为自己找来很多麻烦?

  可是那麻子却更莫名其妙。

  他明明在躲着郭大路却又要约郭大路见面。

  难道这也是个阴谋圈套?

  难道他已在那龙王庙里安排了埋伏,等着郭大路去自投罗网?

  他虽然好像对郭大路的事情知道得很多,郭大路以前却连这个人都没见过,更绝不会有什么恩怨。

  他费了这么多心机,花了这么多本钱,目的究竟是什么?

  郭大路叹了口气,咀喃道:“十个麻子九个怪,看来这句话倒真的一点也不错。”

  龙王庙。

  有水的地方,好像都有龙王庙。

  龙王庙就像是土地庙一样已成了聋子的耳朵,只不过是个地方的点缀,既没有什么香火,也没有道士和尚。

  这龙王庙也一样。

  郭大路是坐驴车来的。

  因为他既不认得路又想节省些体力,好来对付那麻子。

  赶车的是个老人白发苍苍,还驼着背。

  郭大路本来不想坐这辆车的,怎奈别的车把式晚上都不肯到龙王庙这种荒僻的地方来。

  这条路的确不好走,又黑黝黝没有灯光。

  赶车的老头子一路上都像在打磕睡,到了这里忽然“的兜”一声勒住了驴子,回头道:“一直往前走就是龙王庙,你自己去吧。”

  郭大路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不直送我到门口?”

  驼背老人突然笑了笑道:“因为我这条老命还想再多活两年。”

  夜色清冷,他的笑看来竟有点阴森森的样子。

  郭大路皱皱眉道:“难道你送我到了那里就活不下去了?”

  驼背老人笑得更诡秘,淡淡谈道:“今天晚上到那里去的人祇怕很难活着回来,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郭大路道:“今晚有什么不同?”

  驼背老人忽然不说话了,眼睛却直勾勾的瞪着郭大路背后的夜色,就好像忽然看见了鬼似的。

  郭大路背脊也有点发毛了,也忍不住转过头去看。

  夜静无人,风吹着柳条在黑暗中看来的确有些像是一个个幽灵鬼影在张牙舞爪。

  但那最多也只不过有三分像鬼,已很少有人会被真的吓倒的。

  郭大路失笑道:“你只管放心送我去,你若死了我…。”

  他语声突然停顿。

  因为等他回过头来时,那赶车的驼背老人竟已不见了。

  远方也是一片黑暗,非但看不见人,就算真的有鬼,也一样看不见。

  这驼背老人怎么忽然不见?难道已被黑暗中等着的噬人恶鬼捉走?

  一阵风吹过,郭大路竟也忍不住机伶伶订了个寒颤,说道:“好你不在,我就自己赶车去。”

  一个人在黑暗无声时听听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可以壮胆的。

  他跳上前座,找着了马鞭,挥鞭赶驴。

  谁知这驴子四条腿就好像钉在地上一样,死也不肯再往前走!难道连这驴子也嗅出了前面黑暗中有什么凶恶不样的警兆?

  在这种地方这种时候,莫说鬼会吃人,人也会吃人的。

  郭大路人地生疏,就算真的被人吃了连诉冤的地方都没有,连尸骨都找不着。

  若是换了别人应付这种情况,最好的法子就是赶快回头走找个地方,喝两杯热酒再找张舒服的床先睡觉再说。

  只可惜郭大路偏偏也有点骡子脾气,你若想要他往后退他就偏要往前走。

  就算前面真是龙潭虎穴他也要闯一闯的。

  “你既不肯走,我也有腿,我难道不能自己走?”

  他索性跳下车迈开了大步。

  “龙王庙是不是真的就在前面呢?”

  他还不知道,也看不见屋影。

  前面空荡荡的什么都看不见,无论谁约会都不会约在这种鬼地方的。

  除非他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阴谋。

  郭大路挺着胸冷笑着,身后忽然响起了种很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人在长嘶。

  他回过头才发现那只不过是驴子在叫,这头驴子也像是见了鬼似的,不知何时已掉转头,飞也似的向来路奔了回去。

  郭大路冷笑,喃喃道:“我不是驴子,你吓得了它却吓不到我的。”

  他回过头还是吓了跳。

  前面的黑暗中不知何时已多了盏灯笼一条人影。

  灯笼居然是绿的,惨碧色的灯光,照在这个人的身上﹑脚下却照不到他的脸。

  他头上戴着顶又宽又大的斗笠,藏得很低几乎将整张脸都盖住了。

  但郭大路却已看出他绝不是那麻子。

  因为这人只有一条腿,他一腿已齐膝而断装着个木脚。

  可是他来的时候,居然还是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远远的站在那里一只手提着灯笼,另一只手上提着根黑黝黝的棍子也不知是木头削成的,还是铁打的。

  他虽然只有一只脚但站在那里,却是气度沉凝稳如泰山!

  三更半夜时,四野无人处,突然看到这么样个人出现在面前,无论谁都难免要一吃惊。

  但郭大路非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而且还微笑着向这人点了点头,只要别人还没有伤害到他,他无论对什么人都总是很友善。

  这独脚人居然也向他点了点头。

  郭大路道:“我姓郭叫郭大路,大方的大上路的路。”

  独脚人冷冷道:“我并末请教尊姓大名。”

  郭大路笑道:“但我们能在这种地方碰到,总算是有缘。”

  独脚人道:“你怎知我是碰巧遇见你的?”

  郭大路道:“你难到不是?”

  独脚人道:“不是。”

  郭大路道:“难道你本就是特地来找我的?”

  独脚人道:“是。”

  郭大路道:“找我干什么?”

  独脚人道:“要你回去。”

  郭大路道:“回去?回到那里去?”

  独脚人道:“从那里来就回到那里去。”

  郭大路眨眨眼道:“你是不是想不让我到龙王庙去?”

  独脚人道:“是。”

  郭大路道:“为什么?”

  独脚人道:“那是个不祥的地方去的人必然有祸事。”

  郭大路笑了,道:“多谢指教只不过,我们素不相识你又何必对我如此关心?”

  独脚人道:“你一定要去?”

  郭大路道:“是。”

  独脚人道:“好先击倒我,再从我的身上跨过去吧?”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原来你是特地来找我打架的。”

  独脚人再也不说什么,突然一挥手,手里的灯笼就冉冉的飘起了,不偏不倚刚好插在道旁的根柳枝上。

  郭大路失声道:“好手法就凭这手,我就未必打得过你。”

  独脚人道:“你现在还来得及回去。”

  郭大路又笑了,道:“就因为我未必打得过你,所以我才打:若是我有必胜把握打起来还有什么劲?”

  独脚人慢慢的点了点头道:“好有种,我从不杀有种的人,最多只砍断他两条腿。”

  郭大路笑道:“我最多只砍断你一条腿因为你只有一条腿。”

  他本不是个尖酸刻薄的人,本不愿说这种尖酸刻薄的话。

  但现在他已发现,那麻子﹑驼子,和这独脚人都是早已串通好了的,而已设下了圈套在等着他来上当。

  现在他已快掉了下去,却连这是个什么圈套都不知道。

  这战敌我明敌众我寡打得未免有失公平。

  郭大路的机会实在不多,就算故意说几句尖酸到薄的话来激怒对方也是值得原谅的。

  至少他自己已原谅了自己。

  独脚人果然已动了火气,厉喝一声,手里的短杖夹带着劲风,向郭大路横扫了过来。

  短杖最多才三四尺,他距离郭大路至少还有两三丈。

  可是他的手一挥短杖就已到了郭大路面前。

  这杖来得好快。

  郭大路手无寸铁,根本就没法子招架抵挡只有闪避。

  但这独脚人招式连绵,一招比一招急,一招比一招快,郭大路虽然看不出他杖法的路数但也知道这套杖法必定大有来历。

  江湖高手中,用短杖的向只有两种人,一种是乞丐一种是和尚。

  乞丐大多属于丐帮也就是俗称的穷家帮,他们用的短杖通常都叫做打狗棒,这名字据说是昔日位姓查的帮主起的,但真的来源究竟出何处谁也没有认真去考据过。

  所以他们用的杖,就叫做“打狗棒”精巧变化诡异繁复,真正能够将这套棒法学会的人一向不多。

  这独脚人用的招式却是刚烈威猛锐不可当,其间的变化倒并个有什么精妙之处。

  郭大路在江湖中虽然嫩得多,打狗棒法总是听人说过的。

  他也已看出这独脚人用的绝不是打狗棒法,就不会是丐帮的人。

  郭大路眼珠子一转,忽然笑道:“我知道你是什么人了,你瞒不过我的。”

  独脚人短杖突然慢了下来,全身的肌肉似乎都已有些殭硬。

  他听了这句话,为什么会如此吃惊?

  难道他本身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生怕被人看破了行藏?

  独脚人的出手一慢,郭大路就快起来了。

  他双拳如风已抢攻人独脚人的空门中,独脚人的杖法就更施展不开。

  高手相争有时如名家对弈,只要有一着之错,就可能满盘皆输。

  突然间,郭大路连攻三拳,击向独脚人的胸腹,但等到独脚人用招封架时,他招式突又改变扬手打落了独脚人头上的斗笠。

  他若想打到独脚人的头当然办不到。

  但这斗笠又宽又大,何况任何人打架时都只会想着保护自己的头,又有谁对头上的斗笠放在心上。

  斗笠落下,就露出独脚人一张惨白的脸和一个光秃秃的头颅,头顶上还有九颗受戒的香疤。

  郭大路凌空一个跟斗倒退出七尺,大声道:“我猜得不错你果然是个和尚!”

  独脚人脸色变得更惨,突然跺了跺脚,短杖脱手飞出打落了枝上的灯笼。

  四下立刻又恢复黑暗。

  独脚人的人影闪巳消失在黑暗中。

  郭大路反而有点奇怪了!做和尚又不是什么见不了人的事!就算被人看出了也没什么了不起,他为什么偏偏要如此惊慌,甚至比被人认出他是个通缉的逃犯还紧张?”

  郭大路实在想不通。

  但现在他自己的麻烦已经够多,哪里还有工夫去想别人的事。

  前面既然已没有人挡路,他就继续往前走。

  走着走着忽然看到前面有地方,奇迹般亮起一片灯光。

  灯光明亮,照出了一栋小小的庙。

  龙王庙终于到了。

  龙王庙虽然到但却是谁在庙里点起灯来的呢?

  他为什么要忽然在庙里点起这么多盏灯?

  驼背老人﹑独脚和尚,再加上那麻子这三个人不但做的事诡秘离奇,来历也神秘难测。

  看他们的武功行径当然一定是江湖中一等的高手。

  但却偏没有人听说过他们,他们本身也好像根本就没有名声。

  庙里竟燃着七盏灯但却没有一个人。

  这人既然点起了灯既然要郭大路找到这里来,他自己为什么又走了呢?

  郭大路东张张,西望望就好像是个游客似的轻松极了。

  其实他心里又何尝不紧张?那疯子这么样做当然不会是跟他闹着玩。

  谁也不会费这么多心机,花这么大本钱,专跟一个人开玩笑。

  现在郭大路只等着他暴露出自己的身份,说出自己的目的来。

  那刻必定是凶险很可怕。

  说不定那就是决定郭大路生存死亡的一剎那间。

  等待本就是件很痛苦的事,何况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等的是什么。

  郭大路刚叹了口气,神案上的一盏灯突然灭了。

  这里并没有风,一盏燃得正好的灯怎么会无缘无故熄灭?

  郭大路皱了眉走过去仔细看了半天,才发现这盏灯突然熄灭,只不过是因为灯里的油已枯了。

  灯虽是自己熄的,但神案下部好像有样东西在不停的动不停的抖。

  郭大路立刻后退三步沉声道:“什么人?”

  没有回应但神案下的那样东西,却抖得更厉害抖得覆案的神幔都起了阵阵波纹。

  郭大路突然冲过去把掀起了神幔。

  他自己也怔住。

  在如此深夜如此荒僻的地方,

  这阴森诡秘的龙王庙里陈破的神案下,竟有个十六七岁美如春花的小姑娘。

  为了要到这里来郭大路也不知遇着多少奇奇怪怪的人﹑奇奇怪怪的事﹑甚至几乎可以说是冒了生命的危险。

  这神案下藏着的,无论是多凶险的埋伏多可怕的敌人他都不觉得奇怪。

  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他遇见的竟只不过是这么样一个小站娘。

  她看来是那么娇小那么可怜身上穿的衣服又单薄得很。

  她全身抖个不停,也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害怕。

  看见郭大路,她抖得更厉害,双手抱住了胸,全身都缩成了一团,美丽的眼睛里充满了惊惧和乞怜之意,好容易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几个字:“求求你,饶了我吧…!”

  郭大路却还是怔在那里,也过了很久才能说得出话来。

  “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到这种地方来的?”

  小姑娘嘴唇发白颤声说道:“求求你…。饶了我吧…。”

  她显然已被吓得连魂都飞了,除了这两句话之外,已不会说别的。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你用不着求我,我可不是来害你的。”

  小姑娘瞪着他,过了很久,才渐渐回过神来道:“你─一─你难道个是那个人?”

  郭大路道:“那个什么人?”

  小姑娘道:“把我绑到这里来的人。”

  郭大路苦笑道:“当然不是,你难道连绑你到这里来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小姑娘咬着嘴唇道:“我……我根本就没有看见他。”

  郭大路道:“那末你是怎么来的呢?”

  小姑娘眼圈已红了好像随时都可能哭出来。

  郭大路逼紧道:“我早就说过我绝不伤害你,所以现在你已用不着害怕,有话慢慢说也没关系。”

  他不安慰她反而好,这么样一安慰她,这小姑娘反倒掩住脸失声痛哭了起来了。

  郭大路又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要叫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大哭一场无论什么样男人都可以做得到。

  但要叫她不哭,就得要有经验很丰富的男人才行了。

  在这方面郭大路的经验并不丰富。

  所以他只有在旁边看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这小姑娘才总算抽抽泣泣的停住了哭声。

  郭大路这才松口气柔声道:“难道你连自己是怎么来的都不知道。”

  小姑娘还是用手蒙着脸道:“我本来已睡着了后来突然醒过来时已经在这地方。”

  郭大路道:“你醒过来的时候这里难道没有别的人?”

  小姑娘道:“这里又黑又冷我实在怕得要命,幸好总算在桌上摸到了块火石…”

  神案的灯旁边果然有副火石火刀。

  郭大路道:“所以你就将这里的灯全都点着了?”

  小姑娘点点头。

  郭大路总算明白了件事情,但却又忍不住问道:“刚纔这里既然没有人你为什么不乘机逃走呢?”

  小姑娘道:“我本来是想逃走的,可是一出了门外面更黑更冷,我……我连一步都不敢往外走了。”

  直到现在她身子还在轻轻的发抖但说话总算已清楚了些。

  一个足不出户的闺女,醒来时忽然发现自己在破庙里,居然还没有吓得发疯,已经是奇迹了。

  郭大路看着她,目中充满了怜措之意。

  她的手虽然还是蒙着脸,却也已在指缝里偷偷的看着郭大路。

  郭大路看来的确不像是个坏人的样子,非但不像也的确不是。

  他本来想叫她从桌子下站起来的,但刚伸出手又立刻缩了回来。

  她模样虽然长得娇弱但却已发育得很成熟。

  她身上穿的衣服单薄得可怜。

  她的手既已在蒙住脸,就不能再去掩住别的地方。

  灯光还是很明亮。

  郭大路非但不敢伸出手,连看都不敢再看了。

  就在这时另盏灯也熄灭。

  第三盏灯熄得更快,这些灯里的油仿佛本就已全都将尽。

  忽然间,七盏灯全都灭了。

  那小姑娘“吁”一声,已惊呼着扑人了郭大路的怀里。

  黑暗中,郭大路骤然间软玉温香抱了个满怀,心跳立刻就加快了两倍。

  他立刻警告自己:“你是人,不是畜牲你千万不可乘人之危,千万不能做这种事。”

  “非但不能做,连想都不想,否则你非但对不起自己的良心,也对不起燕七。”

  他心里在警戒自己,心想要控制自己可是个人身上有很多地方,都是不受自己控制的。

  第一个地方就是他的鼻子。

  处女的幽香发泽间的甜香,阵阵随着呼吸,钻人他的心。

  再加上怀抱间那温香柔软的感觉。

  再加上这要命的黑暗。

  不欺暗室,这句话说来虽简单,只有体验过这种情况的人才能知道那是多么不容易。

  郭大路不是圣人也不是神,若说他在此时此刻还能不分心那就是骗人的。

  可是却有股更强大的力量使得他居然能控制住自己。

  这力量既不是神也不是别的,而是他对燕七那种深挚纯厚的感情。

  他并没有推开这小姑娘。

  他不忍。

  这小姑娘伏在他怀里就像是一只受了无数折磨和掠吓的小鸽子,终于在满天风雨中,找到个可以安全栖息的地方。

  郭大路轻轻攒住她的肩柔声道:“你用不着害怕,我送你回去。”

  小姑娘道:“真的?”

  郭大路道:“当然是真的而且现在就可以送你回去。”

  小姑娘道:“可是…─你三更半夜到这里来定有很重要的事,你怎么能放下自已的事送我回去呢?”

  郭大路暗中叹了口气。

  他能到达这地方实在不容易,要他就这样走了之他实在不甘心。

  那麻子说不定随时会来的,他说定定随时都能得到燕七的消息。

  但现在他已无选择的余地。

  一个男子汉活在世上,非但要“有所不为”还得要“有所必为”,这其间的选择当然很难,且非但要有勇气,还得要有信心。

  他又拍拍这小姑娘的肩道:“现在天已经快亮了,你父母若发现你失踪定会很着急,别的人若知道你一夜没回去更不知会有多少闲话。现在你年纪还小也许还不知道闲话有多么可怕,可是我知道。”

  那些闲话有时非但可以毁掉一个人的名誉,甚至会毁掉她的。想到这里,郭大路更下定决心断然道:“所以我现在非送你回去不行。”

  小姑娘忽然紧紧抱住了他过了很久才柔声道:“你真是个好人,我从来也没有见过你这么好的人。”

  “我的家就在前面那条巷子里,右边的第三家,前面种着棵柳树的那扇门。”

  巷子里很安稳。

  东方刚刚出现曙色照着青石板上的露水。

  郭大路轻轻道:“他们一定还没有发现你失踪,你能不能溜得进去不让他们知道?”

  小姑娘点点头道:“我可以从后门进去,我住的屋子就在那边。”

  郭大路道:“你最好换间屋子睡,最好找个年纪大的老妈子陪。”

  他想了想补充着道:“这两天晚上,我会随时在附近来看看的,说不定我还可以替你查出来,谁是那绑走你的人。”

  东方的曙色,照着他的脸,照着他脸上的汗珠就仿佛露珠般晶莹明亮。

  他脸上也仿佛在发着光。

  小姑娘仰着脸凝视着他忽然道:“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叫什么名字?难道你永远不想再来看我了吗?”

  郭大路勉强笑了笑柔声道:“我是个浪子,又是个很随便的人,若是与你来往也一定会有别人在背地说闲话的。”

  小姑娘道:“我不怕。”

  郭大路道:“可是我怕。”

  小姑娘眨着眼,道:“怕什么?”

  郭大路没有回答,又拍了拍她的肩道:“以后你就会知道我怕的是什么了,现在你赶紧乖乖的回房,好好睡一觉,最好能将这件事完全忘掉。”

  小姑娘垂下头,过了很久,才轻轻道:“你走出这条巷子最好向右转。”

  郭大路道:“为什么。”

  小站娘也没有回答他这句话忽然抬起头,畅然笑道:“你真是个好人,好人是永远不会寂寞的。”

  晨雾已升起。

  初夏的清晨风中还带着些寒意。

  但郭大路心里却是温暖的。

  因为他知道自己并没有亏负别人,没有亏负那些对他好的朋友,也没有亏负自己。

  无论谁能做到这点都已很不容易。

  他仰起头,伸了个懒腰,长长吐出口气。

  “这天真长。”

  在这天里发生的事,几乎每件都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

  那个神秘的麻子﹑那个突然在黑色中消失的驼背老人﹑那个武功极高来历诡秘的独脚和尚﹑还有这可怜又可爱的小姑娘。

  这些人的出现,也全都出乎他意外。

  他也遭遇了很多危险,受了很多气还是连点燕七的消息也没有得到。

  可是他已有了收获。

  他做的事虽然并不希望别人报答,但却已使自己心里温暖愉炔。

  好人永不会寂寞,行善的人也是有福的。

  “你出了这条巷子最好向右转。”

  郭大路并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但他却还是向右面转了过去。

  他立刻发现件很奇怪的事。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2468.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