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五十三章 皇上勃然大怒

  第五十三章皇上勃然大怒

  当王承恩将小太监杜勋带到崇祯的面前时,崇祯勃然大怒!

  “大胆奴才杜勋!”崇祯端坐在龙椅,亲自审问,“说!焚燃的是什么?”

  “奴才罪该万死!”杜勋跪在地上,“此香是宫中旧方,俗称‘迷魂香’,也叫‘媚香’,焚香可以诱发皇上欲念。”

  “受谁人指使?”崇祯发问。

  “系魏公公指派。”杜勋惊颤地连连磕头。

  崇祯:“哦?原来是他!”

  杜勋忙接着说道:“奴才看到皇上躁劳国事,昼夜无息。魏公公说,不能让皇上如此劳累,清心寡欲,就指派奴才暗地焚香……奴才本欲帮助万岁爷取乐,但不知万岁爷不近女色,是奴才罪该万死!罪该万死!”

  “罪该万死的不是你啊!”崇祯经过一番冷静思考后,知道这和那四名女子一样,又是魏忠贤在捣鬼,还是想让自己沉湎滢乐,像先帝父兄一样,由他们来把持朝纲。

  想到此,他走近杜勋:“朕念你年幼无知,且对先帝皇兄有救命之功,此次姑且饶你一回,但严禁出宫,罚做劳役!”

  “谢皇上不杀之恩!”杜勋叩头后,起身离去。

  杜勋走后,崇祯转身拿起皇兄熹宗所刻的红木龙舟。他眼望着这熠熠发光的雕刻,不禁想到皇兄皇父,万分痛惜地:“原来,皇父、皇兄皆为此所误啊!”于是他放下龙舟,厉声吩咐王承恩:“所有‘迷魂香’、‘媚香’之类全部毁掉,以后严禁再进!”

  “是!”王承恩应声答道,但他并没有马上离去。

  崇祯:“你怎么还不快去?”

  王承恩:“万岁爷,对于厂臣魏公公那边……”

  崇祯没有回答,而是沉思地在屋内走了许久后,突然站定:“传旨:赐宴厂臣魏忠贤亲族!”

  “是!皇上……”王承恩走了两步后,停在了门口,问:“皇上,奴才耳背,刚才说的可是赐宴魏忠贤家族?”

  崇祯看破王承恩的心思:“承恩,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王承恩:“不,奴才不敢!”

  崇祯看看王承恩,微笑地:“你是不是想说……魏忠贤一而再地动用女色,迷惑君主,欺君罔上,本是罪不容赦,怎么还赐宴亲族?”

  王承恩看着崇祯,点点头:“朝野上下,对厂臣无不恨之入骨,论罪当诛!”

  崇祯摇摇头:“可先皇有遗旨:说他服侍皇兄,躁尽劳苦,既忠且贤,可委以重用啊!”崇祯抬眼看着王承恩,王承恩似还要说些什么,崇祯打断了他,“快去敕旨躁办吧,明日乾清宫赐宴,务要隆重、丰盛!”

  “遵旨!”王承恩满腹狐疑地应声答道,转身缓缓离去。

  崇祯目视王承恩离去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快步走向龙案,伸手将那份《专疏:阉党魏忠贤十罪书》一把抓起,握紧拳头,暗暗发誓:成败均在此一举!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809.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