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五十七章 魏客阉党大势将去

  第五十七章魏客阉党大势将去

  刚才还乱哄哄、喜气洋洋的宴会厅,顿时像急速冷冻一样,一个个都僵在了那里,不知所措。而崇祯则声色俱厉,语音颤抖,最后直气得一下子掀翻了桌子!整个大厅哗啦啦地一阵脆响。

  此刻,侄媳妇也不敢再卖弄风蚤,直想抱着孩子悄悄地溜出宴会厅,可谁知,“哇”地一声,怀中婴儿竟惊得大哭起来……

  侄媳妇抬头见崇祯满脸怒气,吓得连忙跪倒在地,浑身抖颤起来。

  自从赐宴风波传出后,整个朝堂顿时为之沸腾,参奏弹劾魏忠贤的疏文一天多似一天地飞向崇祯的龙案。这里,不仅过去因遭受魏忠贤打击迫害而关押、流放或冤死的正直人士一齐将矛头指向了魏忠贤,就连他们阉党内部,那些追随附逆魏忠贤溜须拍马的猢狲们,眼见大树将倾,也纷纷倒戈,或是想洗清自己,或是欲断臂脱身,或是为戴罪立功……至于长期受魏忠贤欺压迫害、不共戴天的东林党人,当然更是犹如狂潮一样涌向魏客阉党,其中一马当先者即是首辅韩火广。大明王朝建国之初,为加强中央集权,废除了宰相一职,而设有华盖殿、谨身殿、武英殿、文华殿、文渊阁及东阁大学士,为皇帝的政务顾问。后来这些大学士入阁机务,为内阁长官,成为明代的政务中心,事实上握有宰相的权力。其中首席大学士便被尊为首辅,次席的被称为次辅。自明嘉靖、隆庆、万历三朝以后,首辅权位日隆,主持大政。

  熹宗朝首辅、次辅的任免,因都躁纵在魏忠贤的手心,他们一切都俯首贴耳,仰视魏客的鼻息,不敢有一点作为。而韩火广这位首辅则不然,他不仅刚正不阿,而且自从被打入东林党圈内而惨遭迫害后便发誓与魏客阉党势不两立,以铲除阉党为己任。有这样的首辅大臣,满朝上下的倒魏浪潮自是一浪高过一浪。先是对劣迹昭著的崔呈秀开刀,继而很快便将炮火集中在了魏忠贤和客氏这对祸国殃民的狗男女身上。

  面对潮水般的弹劾,魏忠贤也变得色厉内荏,大为惶恐。他后悔自己错过时机,对崇祯优柔寡断、举棋不定,没能趁崇祯立足未稳时发起宫廷政变,以致使崇祯利用韬晦之策站稳了脚跟,而如今大臣们的投靠新帝和阉党的纷纷倒戈,使他感到如不及时制止,则将大势已去。

  可他不愿意看到几十年建筑的霸权伟业,就这样顷刻崩塌。那不是跺跺脚就使整个大明王朝为之颤动的厂臣魏忠贤,也不是奉圣夫人为之引为骄傲的魏忠贤。这不是魏忠贤的性格,也有愧于九千九百岁的雅号!为此,魏忠贤决定找小皇帝崇祯,凭自己的巧舌诡辩,进行最后一搏!

  此次约见的地点,仍在乾清宫内。

  可谁知气势汹汹的魏忠贤刚一进殿,还未及议事,便听得首辅韩火广等人在咚咚击鼓。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803.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