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二十八章 就差一丁点儿

  第二十八章就差一丁点儿

  熹宗皇帝的再告病危,使得太医提心吊胆,诚惶诚恐,连给皇上把脉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一直侍立在旁的魏忠贤,用一双利剑似的眼睛狠狠地盯视着他!

  太医实在害怕魏忠贤这凶狠的目光,他努力镇静了一下自己,神色紧张而又严肃地缓缓说道:“皇上这是虚火攻心,周身浮肿,邪入五脏,肾不摄水,需要静心养歇。”说着站起身来提笔去书写方单。

  “皇上好好养歇。”魏忠贤因心中有事,见此也想躬身退去。

  魏忠贤回到自己府上便斜倚在躺椅上。他双眼微闭,不声不吭。过了一会儿,他禁不住喃喃自语起来:“皇上危在旦夕,日子真难熬啊!”他看着天花板,问魏良卿:“信王府怎么还没有动静?”

  “放心吧!”魏良卿笃信无疑,“信王府喜事变丧事,立时可见!”

  “魏公公!”一亲信太监兴冲冲跑进,“死人了!信王府死人了!”

  魏忠贤不由惊喜:“死了?”

  “死了!死了!七窍流血,倒地而毙!”

  “哈哈!”魏忠贤得意地笑着,“小毛孩子怎敌得过我东厂之主!命中注定……命中注定啊!”

  魏良卿高兴得喜泪挂腮:“苍天保佑,上天有眼啊!”

  崔呈秀也深深松了一口气:“兵不血刃,一举成功!再好不过!”

  崔呈秀显然比魏良卿更有城府,几天来他一直在为熹宗驾崩后的命运而忧虑,他深知历来是一朝天子一朝臣,而魏忠贤虽是赌场大阉,但他从来未把赌注放在信王身上,相反对待信王本人和他的生母、养母,又是百般歧视虐待。假若熹宗驾崩,一旦传位给信王,自己这伙魏氏阉党能有好下场吗?所以这些天,他一直为此忧心忡忡,今见小太监报说信王已死,心腹大患已除,他的高兴绝不亚于魏良卿!但他没有那样喜形于色,而只是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魏忠贤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非常理解崔呈秀,其实自己何尝不也是深松了一口气呢?

  魏忠贤朝崔呈秀会意地一笑,然后从躺椅上走下来,一声吩咐:“拿酒来!”

  小太监和侍女们早已准备好“庆功酒”,他们很快便布置妥帖,美酒、干果和下酒的小菜,并给每位杯子中都斟满了酒。

  众人一齐端起酒杯,向魏忠贤同声祝贺:“恭喜魏公公定策之举,盖世之功!”

  砰地碰杯!待大家正欲开怀畅饮时,锦衣卫大都督魏希孔沮丧地走进,边走边嘟嘟囔囔:“就差一丁点儿……”

  魏忠贤一见这神情,连忙放下酒杯,直视着魏希孔:“你嘟囔什么呢!什么就差一丁点儿?”

  魏希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万般遗憾:“差一丁点儿……就死了!”

  “差一丁点儿……就死了?”魏忠贤急切地,“谁?信王?那信王究竟死没死?”

  “没有啊!”魏希孔哭丧着脸,“是信王……王妃的姨妈立毙而亡!”

  “啊?!”众人一片惊愕。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95.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