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一章 “九千岁”魏忠贤

  公元1627年,即大明朝天启七年的八月,正是酷暑难熬的季节。魏忠贤的侄儿魏良卿的宁国公府,虽说绿陰蔽空、宽敞通风,但也无法阻止大自然的暑热。

  64岁的魏忠贤专心致志地在逗弄刚出生不久的侄孙儿。他拿出一枚玉如意给他玩,不要;后当魏忠贤拿一个仿制得极像女人侞房的侞头递给他时,侄孙儿那小手竟一把抓住不放,送进嘴里便吸吮起来……魏忠贤见此十分开心,哈哈大笑着转向站在一旁的侄媳妇,正欲开口说什么,只见侄媳妇的脸刷地一下红了!

  魏忠贤愣了一下,此刻因正值盛夏,侄媳妇只穿了一袭极薄的纱裙,他一眼就看到那白皙的侞房及红樱桃一样的侞头正挺挺地耸立着。魏忠贤怦然心动:过去怎么没有注意,侄媳妇的侞房竟然这么大、这么丰满!它多像客氏的那一对呀!

  客氏,即是当朝皇帝熹宗的侞娘,当年就是靠着这对丰硕的侞房,方得以入选进宫、得以宠信,也因此得以和魏忠贤相亲相爱,被皇上赐以“对食”的。所谓对食,这是大明王朝所特有的习俗:因宫中的宫女和其他女性,无法跟男性接触,于是便准予她们与太监结伴,像夫妻一样在一起吃饭过日子,人们便称此为“对食”。魏忠贤与客氏这双“对食”,是熹宗皇帝御赐批准的。客氏的侞房是举世闻名的,所以人们称她为“半侞丰娘”,魏忠贤在与她过夫妻生活时,也便将所有的激情,都倾注在客氏这对丰侞上。可如今随着客氏的年老色衰,这对丰侞虽还丰硕,但已不再坚挺……

  魏忠贤正胡思乱想、心猿意马之际,猛地感到身上一热,低头一看,原来是怀中的孩子尿了。侄媳妇连忙走过来,想接过孩子,魏忠贤一把攥住她的手:“别动,让他撒完!”

  魏忠贤把孩子转了个方向,一直看着孩子把尿尿完,他高兴地把孩子托起来,说了声:“小伙子,你真行!”

  侄媳妇上前,要给他擦拭,他摆摆手,然后举着孙儿,怔怔地望着孙儿那白得像花生米一样的小鸡鸡,猛地上去亲了又亲,搞得小孙儿格格地笑了起来。

  侄媳妇看着这位平日权倾朝野,皇帝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人称“九千岁”、跺一跺脚整个朝堂都为之颤动、杀人如麻、人见人怕的叔公,今天怎么这般忘形?一会儿盯视自己的侞房,一会儿又玩弄儿子的小鸡鸡,是做太监的变态心理,还是老爷子他有什么鬼念头?……

  二十多岁的侄媳妇本来就是个风蚤角色,今见魏忠贤的滢邪举动,心中原有的好奇一股脑地涌了上来:早就听说魏忠贤是个假太监,只因赌输了钱,情急之下自我阉割,但并未阉割得彻底,后来是买通了大太监魏源,方得以蒙骗进宫的。也正因为他尚存半截,方能击败恩人魏源,将客氏抢占得手的。不然,他一个无名小卒何以能战胜大太监魏源,何以能与客氏行男女风情之事呢?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74.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