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五十四章 赐宴魏氏家族

  第五十四章赐宴魏氏家族

  皇帝赐宴的消息,传到魏忠贤府邸时,多日死寂的魏府,宛如投入一块巨石一样,又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涟漪。崇祯亲赐的“功德巍巍”的烫金横匾已被高高地挂上门楣,两旁蓝色琉璃瓦的大门楼,在阳光照耀下发出一片耀眼的光芒。大门口的朱漆铜环下,又开始车水马龙。

  最为兴奋和活跃的还是那位年轻的侄媳妇。她虽然也出身于官宦人家,但因其长时间随同父亲戍守边关,进京嫁给魏良卿为妾也仅仅一年有余,加之不久便怀孕生孩子,尚没有机会进宫、没有吃过宫宴,当然就更没有见过皇帝了。所以,昨晚一听说皇上要亲自设宴邀请魏氏整个家族,她高兴得一宿都没有睡好。今晨天还不亮,她就又爬起来,翻找挑选衣服、梳洗打扮。

  和自己的媳妇相反,魏良卿虽说也是一宿没有睡好,但他不是高兴,而是担心。

  当他带着惺松的睡眼,满脸愁云地来到魏忠贤的客厅时,魏忠贤已经端坐在楠木椅子上,冷静的面容显然在掩盖内心的焦虑。他见魏良卿进来,劈头便问:“良卿,皇上赐宴,非同寻常,你是如何看待?”

  魏良卿在叔父面前,没有任何掩饰,他连连摇头,道出了自己的担心:“就怕是鸿门宴啊!”

  “鸿门宴还不至于,杯酒释兵权倒有可能。”

  魏忠贤话刚出口,又皱着眉头自我否定,因为他也是个有心计、懂权谋的人,魏良卿的担心,正是自己的担心。

  他停顿了许久,方疑惑地说道:“如若惩治,怎么会屡压奏表,赏赐照旧?如若恩宠,又怎么会笑纳美女打入冷宫?这次的媚香也出乎我的意料。事情败露,对杜勋并没有严厉的惩戒,相反还把那位穆姓的紫衣女子纳为贵人。你说,皇上到底是真的不好色,还是做给大臣们看的?若是真的认为女色误国,那为什么不惩治杜勋、不惩治那紫衣女子、不惩治我们,相反还要赐宴我们整个魏氏家族呢?唉,老夫伴君二十余年,这是第一遭吃不准,摸不透!”

  面对魏忠贤这自言自语似的询问,魏良卿正不知如何回答时,魏希孔兴冲冲地来到大厅。

  魏良卿迫不及待地说:“希孔来了,听听他的!”

  魏希孔跪拜起身后,兴奋地扫视了一眼众人,得意洋洋地:“据锦衣卫侦知禀报,皇上此次是遵照先皇遗旨,对魏公公要委以重任。所以,赐宴乾清宫,最高规格,场面极为隆重!”

  一听这话,大厅里顿时活跃了起来,七嘴八舌地议论开了,魏忠贤也一扫刚才的陰霾,开怀大笑:“这崇祯小儿终于领悟了,大明王朝离不开我魏氏家族,若离开我们,这大明谁能支撑?来人,传我口谕,我魏氏家族凡前往宫廷赴宴者,无论男女长幼均要衣装整肃、仪表堂堂,让这个新皇上好好看看我魏氏家族的风采!”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71.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