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除巨阉 第四十五章 亦喜亦忧

  第四十五章亦喜亦忧

  魏忠贤闻言一愣,心想皇上这是什么意思?谁都知道魏客一体,崇祯他这么做,是否想拆散我们,分而治之?但继而一想,客氏是熹宗的侞娘,是因熹宗而进驻皇宫的,如今熹宗已死,客氏已经没有理由继续留住宫内,搬出宫廷,倒也在情理之中。

  魏忠贤怔在那里,偷眼窥视着崇祯,暗自思忖,这个小皇帝的真实意图,究竟意欲何为呢?

  为了探寻真谛,魏忠贤眼珠一转倒地跪拜,再次试探:“各地建造老奴生祠,老奴惶恐不安,乞请皇上恩准停止建造,并免去香烛费三万两……”

  崇祯依然亲热有加:“爱卿不必惶恐!各地建造生祠祝福,这是舆论之公嘛!厂臣有功不居,更见谦虚美德!香烛费区区三万金,不必念念不忘!”他看看魏忠贤,“朕送你一样只字万金的稀世珍宝!”

  魏忠贤疑惑地望着皇上……

  只听一声吩咐:“来人!赐厂臣魏忠贤匾幅一帧。”

  太监王承恩和曹化淳应声走上。

  太监王承恩原系坤宁宫总管,崇祯继位后,因宫中太监均为魏忠贤走狗爪牙,张皇后唯恐他们从中作祟,便将亲信王承恩调至崇祯的身旁。王承恩早年曾随侍崇祯的养母东李,可谓是看着崇祯长大,两人早就熟稔,所以王承恩一来,崇祯便极为倚重。

  王承恩和曹化淳打开手中的匾幅,只见上面赫赫写着:“功德巍巍”四个大字。

  魏忠贤一见大喜过望,连忙跪地叩谢:“老奴谢皇上恩赐墨宝!”

  待这书写着“功德巍巍”的匾额抬回魏忠贤官邸时,魏府众人击掌庆贺,一片欢欣!

  魏忠贤那位风蚤的侄媳妇首先扭动腰肢,走近魏忠贤,兴高采烈地说:“叔叔运筹帷幄,又得新宠,可喜可贺!”

  魏希孔对此似还怀有疑虑:“难道皇上果真前嫌尽弃,芥蒂全消?”

  魏忠贤沉吟了一会儿,缓缓说道:“老夫细细体察,皇上言词诚恳,优礼备加,并无可疑之处!”说着手指“功德巍巍”匾幅,“要不,赐赏匾幅干什么呢?”

  崔呈秀连连点头:“这可是皇上登极以来的第一件墨宝,是价值连城的金字招牌啊!”

  客氏出于女性的本能,早就看不惯那位侄媳妇的风蚤卖弄,如今见崔呈秀也跟着吹捧,加之魏忠贤那洋洋得意的样子,她便愤而走过来,睥睨一眼魏忠贤质问道:“皇上对你不准辞职,新宠有加,对老娘怎么就允准搬出内宫呢?”

  “哎呀!奉圣夫人!”魏忠贤早知客氏会有此一手,便连忙耐心地给客氏解释,“你久居内宫本不合法规,完全是先皇的庇荫。新皇允准你移居宫外,既合常规,又合情理。”

  缺心少肺的魏良卿高兴得几欲拍手:“如此看来,可以消除疑虑,再得非常之福了!”

  然而魏忠贤却并不像他那样乐观,他虽然嘴上那么安慰客氏,但内心仍存有余悸:“虽有非常之福,也要防非常之祸啊!”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66.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