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春秋演义 第31回 天罗阵天密丧身 番王献珍宝降汉

  天理循环不可违,只将阵化为尘灰;

  番君折断栋梁柱,汉帝收蛮载宝回。

  却言诃黎勒因见那童子收去了仙子阵,忽然气上心来,倒于地下,半晌方醒。那诃黎勒咬牙切齿,翻身跨上金毛狗脊,手执槟榔锤望汉营杀将过来。忽听得鼓乐喧天,似有仙音之状,不一时,现出旗幡翠盖,左有决明子,右有覆盆子,中间那紫金牛上端的坐下那位威灵大仙。诃黎勒定眼一看,那威灵仙飘飘一位神仙。你道怎生打扮?只见:

  如意冠笔玉翠,绛绡衣鹤舞金霞。火神珠复映桃花,环佩叮当斜挂。

  肩上雌雄宝剑,匣中微吐光华,青罗紫盖拥高牙,紫金牛上稳跨。

  威灵仙背后随着天仙子坐了天牛,手中拿了后天昆布袋。原来那个昆布袋真是仙家的至宝,任你一座须弥山收在袋中,只如莱子大,所以四十四个仙子收入其内,也无影无踪。当下词黎勒不管好歹,竟奔威灵仙。覆盆子喝道:“妖仙休来,威灵大仙师在此,还不拜服。”诃黎勒也不回言,手持槟榔锤直奔过来。覆盆子仗剑来迎,斗了数合,天仙子骑了天牛,执剑出阵。诃黎勒见了大怒,叱道:“你这个小妖童,把何物收了我的仙子阵去了,速急送来,万事可以全休,你若支吾,先将你一槟榔锤打作肉泥。”天仙子也不回答,甩动宝剑冲开天牛。诃黎勒跨金毛狗脊,晃着槟榔锤,二人大战三十余合,胜负未分。威灵仙坐在紫金牛上,取出一根草来,名坐拿草。当下口念咒语,把坐拿草向诃黎勒撒去。

  那诃黎勒忽然坠下金毛狗脊,撤了槟榔锤,两手如绳索缚的一般,倒于地下。威灵仙问道:“诃黎勒,你犯天条,今悔过否?”那诃黎勒挣扎不得,口中哀告道:“弟子自今改过,乞大仙饶恕弟子,所苦者修行了千年,在四方五岳化的那四十四个徒弟多已有法,弟子一时愚见,排着小儿阵,过犯了天条。今弟子改悔前非,回山修行。伏乞大仙师放出四十四个弟子,感荷不尽。”言罢只是哀告苦求。威灵仙道:“本不欲放那些弟子出来、看你哀情切决,已知悔过,我今起慈心放他们出来,你要好生教训他们,苦修归于正教方妙。”诃黎勒唯唯拜伏于地。威灵仙取那个后天昆布袋,放出那四十四个仙子来,诃黎勒见了喜不自胜。那四十四仙子的鼠尾枪尽皆没了。诃黎勒问道:“你们在袋中若何?”众仙子道:“昏昏昧昧,一无所知。”诃黎勒道:“你们皆来拜谢大仙师。”那些仙子见师父如缚的一般,跪拜威灵仙道:“众弟子们再不横行了,求大仙宽宥众弟子之罪。”威灵仙道:“你众弟子此去,都要苦心修炼,不然终不能脱个妖字。”众皆唯诺。威灵仙又道:“但诃黎勒积恶太深,吾已悉知,今恕免汝速回山去修行。”诃黎勒再拜承命。威灵仙又念了咒,将诃黎勒双手放了,拜谢毕正欲起身,威灵仙又嘱咐道:“汝去不修正道,若再横行,下次擒来,定不轻恕。”诃黎勒又拜道:“弟了怎敢如是。”就上了金毛狗脊,领了四十四子,垂头丧气,急忙忙回山去了。正是:

  强中更有强中手,邪仙还被正仙磨。

  诃黎勒引了众弟子归山,苦修念诵不提。且言番营的天雄元帅听了这个消息,勃然大怒道:“吾师父老颓了,那四十四个师弟都被汉营中妖仙的化袋收了去。阿唷,可恼可恼,我惭愧死了!”那天雄元帅暴跳如雷,上了黑牵牛,提了水银刀,点了三万兵马。密陀僧也是大怒道:“这等说,狼主的天下夺不成了么?”他也上了刺虎,手执虎杖,与天雄领兵望汉阵中杀来。日已沉西,汉元帅金石斛全身披甲,上马绰枪,与石韦、黄芪二将颁兵交战。斗至五十多合,不分上下,天色昏黑。天雄元帅道:“待本帅来日不杀你一个罄尽,誓不回兵。”金元帅道:“明日和你斗个你死我活。”当下各自收兵。

  且说威灵仙对汉王道:“这天雄元帅乃是上界恶星下凡,厉害不过,须要除了他方得平静。那密陀僧也是上界下凡的恶罗汉转世,却也凶恶。”汉王与决明子皆道:“大仙有何处置?”威灵仙道:“贫道自有主见在此。”当下不表。那威灵仙四更时分,运动元气,步罡踏斗,书符念咒,仗剑作法,片刻间召了上界的百部天军到来。那百部天军,每部有二十个,一个有两千个,个个明盔亮甲,手执旗幡兵器等物,神威凛凛,皆驾云而至。众天军道:“威灵大仙师召吾等到此有何法旨?”威灵仙道:“我今召你们众天军来,非为别事。番邦元帅天雄与密陀僧二人,乃是上界的恶星与恶罗汉下凡,兴动干戈,伤害兵民,作种种凶恶之事。今又起兵搦战,胜败难分,故遣汝天军等到来,排下一个天罗阵,以诛灭此二恶。”

  那百部天军一声领法旨,哄哄的腾下云,来到阵上。天仙子骑了天牛,把那令旗招动,天军盘盘旋旋,顷刻间排下一座天罗阵,好不厉害。内边或烟或火或水或雾,外列二十八门,按周天二十八宿,队伍肃严,毫无尘气。那座阵势排完,恰好天明。威灵仙骑了紫金牛高坐营内,汉王与决明子、覆盆子群臣等都在阵前望看。金石斛与众将列坐骑于门旗下,以待敌兵。

  且说番邦的探子,飞报天雄元帅。天雄大怒道:“他既摆妖阵,待本帅领兵去打破他的。”此时有高良姜道:“闻说那座凶阵,外有四七二十八门,元帅以血气之勇,几员大将岂可破它,乞三思而行。”那天雄元帅怒气如雷,只要去打阵。当下阿胶大王与巴嗒杏、胡王使者、赤军使者、萎蕤道人、海石和尚、密陀僧、黎卢、芜荑、天明精、狼毒、羌活等,都要去破天罗阵。那巴豆大黄嘱咐道:“汝等前去打破天罗阵,须要小心,见机而行方可妥帖。”众皆称是,唯有天雄元帅同那密陀僧道:“破他妖阵如同反手,有何惧哉!”当下领雄兵五万,巴豆大黄使乌头太子押后队,共一十四人,五万人马,浩浩荡荡来到天罗阵前。天雄元帅驱牛横刀而出,对汉军骂道:“你排此妖阵,本帅若不破你的,誓不为人。”言讫,望汉军中杀将过来,耀武扬威与金石斛厮杀。恼了那个平番的小将军,踏车挺枪而至。天雄抬头一看,那个后生将军怎生模样,有《西江月》词为证,但只见:

  千丈凌云豪气,一团仙骨精神,挺枪滚马荡征尘,四海英雄莫近。

  身着战袍锦绣,七星甲挂龙鳞。将军原是小金铃,飞马当先出阵。

  金铃子足踏紫河车,手持钩藤枪,出到阵前喝道:“你这不怕死的番贼,俺金铃子来也。”使枪直刺天雄。天雄大怒,用水银刀劈面相迎,战到三十合,金铃子喝声:“番贼,俺威灵大仙排的天罗仙阵,你能打得么?料你也打不得的,只好在此和俺小将军斗杀。”天雄听了,越添心上之怒,咬碎口中牙,大怒道:“本帅打破你的妖阵,只须缚鸡之力,有何虑焉。”说罢,引领一万雄兵,由东北方一门而进。后面萎蕤道人、海石和尚、阿胶大王、黎卢先锋、巴嗒杏、密陀僧、羌活等一齐杀了过来。谁知那阵中有百千的变化,火砂烟水等物冲放出来,众莫能入,唯有密陀僧从东方一门而进。萎蕤道人等领了四万兵丁再欲杀入,只见那座阵的二十八门尽行闭了。但见天罗阵内火光冲天,旋风刮地,雨烟沸沸,厉害莫当。那海石和尚取放杖木、阳起石望天罗阵打去,天仙子骑了天牛张着昆布袋,把二物收了。萎蕤道人将锦地罗撒起,亦被昆布袋收了。乌头太子大怒,拈开川芎,搭上鬼箭,就飕地射进天罗阵去,又被天仙子张着昆布袋口,连那川芎鬼箭亦收去了。那天雄元帅领了一万人马,与密陀僧拚力杀入天罗阵去。但见火生四面,雾涨八方,掀天揭地起狂风,倒海翻江飞急雨,天雄与密陀僧魂飞魄散,悔之不及。那百部天军各施法力,轰雷闪电,顷刻间天雄、密陀僧二人化作飞灰。可怜番国王侯贵,化作南柯梦里人。正是:

  但将两眼观螃蟹,看他横行到几时。

  后人叹那天雄元帅与密陀僧的凶狠暴恶,到底死于天罗阵中。有诗为证:

  上临之以天监,下察之以地祗。

  明有王法相继,暗中鬼神相随。

  行凶毕竟逢凶,恃势终归失势。

  劝君自谨平生,可叹可悲可畏。

  天雄元帅、密陀僧并二万人马皆死于天罗阵中。那天仙子把令旗招展,百部天军散开,覆盆子与女贞仙、木兰、黄芪、金铃子各拿仙器杀将过来,萎蕤道人、海石和尚、巴嗒杏、黎卢、羌活等惊散了魂魄,战战兢兢,大败而逃。天仙子跨了天牛,驱动百部天军助杀过去,四万番兵折去一半。海石和尚骑了石龟鳖,阿胶大王坐着白牵牛,皆大败而走,奔回本寨,急急诉告巴豆大黄。

  巴豆大黄目定口呆,面如土色。高良姜浑身发颤,如若僵尸。忽小军飞报道:“汉元帅引了上将数十员,精兵数万来追赶也。”巴豆大黄忙与高良姜道:“如今便怎么样?几处的长城俱已靠倒,栋梁已折尽,天雄、密陀僧皆已身死,却将奈何?”那巴豆大黄说得伤心,放声大哭,众人苦劝方休。高良姜道:‘此乃天败,非人力之所能为也。然事已至此,无可奈何,可速速退入防风关内。”如是各皆披甲上马,拔营而起,只剩得六七万疲乏之兵。巴豆大黄与众到了防风关内,把防风关紧闭。

  那金元帅大驱兵马攻到关下,城中兵民心胆俱裂。那天仙子领了百部天军,驾祥云上关攻打。番王失色,与高良姜商议。高良姜呆了半晌,答道:“看此局势,关破不免矣。狼主于关上竖起降旗,卜日投降汉王,庶可全性命也。”巴豆大黄于是命军士上关插了降旗,限期三日,开关出降。金石斛见了,令众军士休要攻打。天仙子领了百部天军而回。

  威灵仙道:“有劳百部天军,各各请回。”焚道退符,那百部天军驾云而去。次日巴豆大黄命西域巴嗒杏赍了降书,推了许多车子贡献之物,步行到了汉营内拜见汉王,口称万岁:“臣西域国巴嗒杏,有巴豆大黄降表呈上。”侍臣接来,安在御桌上,汉王与决明了细看一遍道:

  臣巴豆大黄诚惶诚恐稽首顿首拜汉天子陛下:伏惟胡椒番国主无理太甚,自恃强暴兴兵,有犯天朝。致汉天子亲自劳神远来征伐。理宜撤戈卸甲以来服降,奈众将士抵死欲战,兹有此败。臣罪该万死,赖汉天子仁慈厚德,以准投降。今特供明珠二车,珊瑚二车,琅五千、玛瑙四车,犀角、玻瑙二车,共计八车,外有波罗蜜几十担,以奉献圣天子,略表微意,申此诚心。谨以表上闻。

  汉王看罢微笑,问巴嗒杏道:“那番王肯服否?”巴嗒杏对答道:“然也。”汉王道:“那巴豆大黄强暴欺上,每每让他,他必要与朕争斗,致有此祸。今事败投降,特造化了他。本待生擒这厮,以出朕气,朕又广施仁德,不忍加罚,饶恕了他。”巴嗒杏再拜称谢。决明子道:“吾主乃仁德之君,不念旧恶,番王虽有逆犯之罪,他又折了多少上将雄兵。今势急供宝来降吾主,吾主仁慈必无罪他之理。”巴嗒杏大悦,拜别汉王,回到防风关,把上项一一说与巴豆大黄。巴豆大黄大喜,与阿胶大王等绑缚了来到汉营内投降,口呼万岁,臣该万死。汉王命解了缚,赐坐锦墩。巴豆大黄奏道:“臣真该万死,罪在不赦,承万岁恕宥不责,反赐坐墩,臣何敢坐。”汉王再三命坐,巴豆大黄与阿胶大王、巴嗒杏坐下,皆惶恐不敢抬头。汉王请他三人饮了御茗。巴豆大黄见汉王毫不见责,心下甚喜。汉王传旨设宴以待三人。宴毕,巴豆大黄与阿胶大王、巴嗒杏三呼拜舞,辞别汉王与军师等出营。决明子送他上了坐骑,三人作别而去。

  巴豆大黄回国,萎蕤道人、高良姜等皆散去了。海石和尚仍回他锦村庵。阿胶大王也别了番王,领了辛荑、麦门冬二将回班苗国去了,巴嗒杏折了几万兵马与那九皮大将,也回西域国去了。那巴豆大黄自此不敢轻视汉邦,年年进贡来朝,此是后话。

  且说汉王与众文武来拜谢威灵仙。那威灵仙与汉王道:“我大徒弟今已功满,可随贫道回山去了。”决明子亦辞别汉王,同师父回山修行。汉王见了,愁面满容,似有不舍之状。未知那君王肯放决明子回山去否,且听下文分解。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43.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