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春秋演义 第1回 汉天下君臣仁政 众仙人山洞修真

  自叙

  黄帝之尝百草也,盖辨其味之辛甘淡苦,性之寒热温凉,或补或泻或润或燥,以治人之病,疗人之疴,其功果非细焉。予因感之而集众药之名,演成一义,以传于世。虽半属游戏,然其中金石草木水土禽兽鱼虫之类。靡不森列,以代天地器物之名,不亦当乎!

  夫刘寄奴之为汉朝仁德之君固矣,巴豆大黄之为番邦狼主亦固矣。至若巴豆大黄负欺君之罪,而竟以干戈犯界,轰轰烈烈何等威暴,致使异人并起,各逞技术奇幻成兵。此金石斛诚梁栋之材,父子竭忠效命,及诸将士皆尽握赤心努力汗马。卒乃番主邪正不胜,一朝摧败,不亦天乎!然或有讥此集杀戳太过,岂于真恶彼诸药而有心为是者哉,盖任其笔而作之耳。然始俑之责,予何逃哉!愿后世俊贤,阅予斯集,肯谅吾愚,勿深罪是幸。

  驷溪云间子撰。

  词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窗昨夜又东风,睹景不堪回首有无中。乾坤世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却像是春水向东流。

  右调虞美人

  诗

  蜉蝣寄迹像人身,世事纷纷谁更评。

  陶李归来松菊盛,彭颜去世寿夭明。

  陋室闲闲君子乐,得名碌碌是庸衡。

  回首顾思终属梦,浮云瞬息似常情。

  话说这八句诗,单道人生于造化之间,专一求名□利,贪恋富贵荣华。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不可胜数,孳孳为善者竟无一人。不思光陰有几,青春难再。蒙蒙夭寿未分,觅却蝇头蜗角,茫茫碌碌鬓已苍然。一旦无常到时终成虚渺,可不惜哉!知足者如夷齐之隐于首阳;二疏之退回田里;渊明之归来植菊;李愿之潜踪盘谷。此数者方为看破世情之贤人也。然人未免于一死。古人云:死生亦大矣,岂不痛哉!是故圣人制药以养生济世。药有起死回生之妙,此药之功莫大于配天矣。不因这一赞,有分教:众药熙熙攘攘,扰乱于寰尘之中,纵横于宇宙之内。有诗为证。

  诗曰:

  草木山川土气成,万民有赖以资生。

  炼就金丹诚起死,能通仙境又何更。

  羡他奇妙多深奥,愚工祸用致差程。

  是今无可将为报,特笔标渠众药名。

  第1回汉天下君臣仁政众仙人山洞修真

  臣贤君圣满朝端,国富年丰民尽欢。

  数位神仙修炼易,一个明师学道难。

  话说汉朝中宣年问,君王刘寄奴以仁政治天下,百姓欢悦,庶民和畅。朝中有宰相管仲,亚相杜仲,许多文武官员辅佐。正宫皇后景天娘娘,生太子王孙、兰花公主兄妹二人。太子年方一十九岁,公主一十七岁。那王孙太子聪敏多才,延先生姓甘名草,其人面黄长髯,年有五十多岁,腹中又有奇才,先帝之大臣,当今天子赐号曰国老,在宫中教王孙太子的诗书。那汉帝刘寄奴,安享太平,不在话下。

  却言长安总兵金石斛,为人忠厚,义智勇足备,惯用点钢枪,神出鬼没,力敌万人。夫人木氏,小字香娘。长子名金樱子,其母梦仙娥送樱子一枚食之,因而分娩之后,故名金樱子。二小姐侞名银花,生得如嫦娥一般。三公子名金铃子,那金石斛得一梦,梦见一个童子摇铃而入,直至后堂忽然不见,苏时忽然闻得妇女报道:“老爷,夫人产下三公子。“但见异香满室,祥光霭霭,金石斛大喜,取名金铃子。金樱子年二十岁,金银花小姐年一十八岁,金铃子年一十五岁,幼习武艺,善使两个银锤。那金樱子十八般武艺精明,有百步穿杨之箭,又善用一枝方天大戟,更兼琴棋书画,无所不知,十七岁上中了武状元。天子大喜,钦召进宫,命太子习琴棋之艺。故金樱子时常进宫,王孙太子待之最厚。那金石斛的大舅木通,即木氏之弟,现任宣州总兵,其人大力无穷,有托粱换柱之力,深通兵法,惯使郁金刀一把,重一百一十斤。兄弟木兰向在白芨山仙茅洞拜覆盆子为师,学那长生不老之秘诀,无穷变化之仙方。正是:

  炼就仙家妙术,将来济国安民。

  却说雅州总兵黄连,为人忠直,温诚性冷,所生二子,长曰黄芪,次曰黄芩,三曰黄丹。黄芪年一十八岁,黄芩年十五岁,黄丹年十二岁。早失其母,黄连断弦不娶,兄弟三人读通了四书五经,好习武艺,皆好骑马射箭,黄总兵训习他的兵书,都知兵法,一十八般兵器,件件皆能。那黄连有个兄弟名叫黄环,在申州为参将,父子兄弟四人,在雅州镇守牛黄关不提。

  且说石华山白合洞有一个薯蓣真人,往山中修炼千年,道法神通,变化微妙,生得面如银杏,三绺长须,手持白玉如意一枝。徒弟都念子,面似傅粉,头挽两枚丫髻,身穿荷花色道袍,腰上拴侧柏叶,足踏红鞋,后执白前圈。按下师徒在山巾修行不表。

  且言武当菩萨石洞有一位威灵仙,他是仙家之首,道教之原,乃是混沌初开之时,直修至如今,修了几万年方得成仙家之祖,他所食者乃是山中生的苦瓜、甜瓜,木耳、竹笋、萝勒菜、藕丝菜、荇菜、香蕈、磨蒸蕈之类,那威灵仙师修得千般变化,法力无边,屡屡白日升天。有一只叫天昆布袋,长尺二寸,广八寸许,任你什么宝贝物件、仙家的器用与那金水水火土五行器件,尽可收来,并盖天下之人亦能收尽,他炼成的果是宝贝,你道罕见也不罕见。那威灵仙有四个徒弟,大徒弟决明子,二徒弟天仙子,三徒弟益智子,四徒弟预知子。那四个徒弟惟有决明子学不来道法,只学会了仙卦与陰阳决断甚明,列阵行兵、六韬三略、兵书战策之类,那仙家的法术却一些也不会。一日威灵仙唤决明子道:“你今在我处学道四十余年,一些仙法未曾学会,我看你命中还有二三年凡尘之事。吾轮指算来,乃是汉家仁德天下,明年当有番邦胡椒国起兵入寇,要夺汉家的江山,那胡椒国王却也是番邦的真命,有异人辅他,纵横扰乱,急未能平。汉天子刘寄奴,乃仁德之主,你可下山去辅佐他,等待三年平定之日,你的功成之际,却上山来,那时修仙学道,以成天果便了。”那决明子泣拜道:“承大仙训诲了小弟子四十多年,奈弟子蒙蔽顽愚,不能明透仙家之微幻,今弟子一无所学,怎去辅佐汉王了却尘事?”威灵仙微笑道:“你如今下山去辅佐汉主,以汝之所学足以动天下之人矣,你且下山去,见机而作。”那决明子无可奈何,只得拜别威灵仙。那威灵仙又道:“你去辅佐汉家,明年汉室与番邦争斗,必有损伤,吾有一种仙草,名曰不死草,今付你带去,以救汉朝兵将。”那决明子拜而受之,辞别了威灵仙与师弟天仙子等,一迳下去。行过了武当山,那决明子抬头一看,山下的景致,时已秋波国色,但只见:

  四面丛遮树木,周围尽是村庄。满鼻香风,万朵芙蓉辅绿水;

  迎眸翠色,千枝荷叶铺池塘。远望去陰陰柳影,近看来细细松清。

  当时决明子下山来,周流四方,遍游天下,往各处州县前卖卦,见机行事不提。却表雅州总兵黄连到京,来拜金总督。原来金石斛与黄连乃是同窗好友,不时来往,当下金石斛同入书房叙话。香茶已毕,就啖小酌,二人对饮。饮酒之间,金石斛问黄连道:“大令郎还未有亲事么?”黄连道:“正是。”金石斛道:“弟有小女银花,亦未曾受聘,欲招大令郎为东床,未知兄台意下如何?”黄连道:“大小子虽中了一个武举,还未寸进,怎敢高攀贵阁。”金石斛笑道:“吾兄台言之差矣。以吾看大令郎后当极贵,乞仁兄见诺。”黄连道:“多承兄台见爱,弟不敢推辞,就诘令爱的贵庚。”那金石斛大喜,起身入内与夫人商议。木氏夫人道:“但凭相公之意。”金石斛就写了庚帖出来交送与黄连,那黄连双手接了纳于袖中,就在身上取一个圈来,乃二十颗明珠串就的,名日珍珠圈,将来送与金石斛略为聘礼,改日再为行大聘便了。金石斛接了收贮,黄连起身告别,金石斛送出辕门,作别上马而去。金石斛欣欣然入内堂来说知夫人,将珍珠圈付与银花小姐。小姐接了,面泛桃红,入内房去了。

  原来黄连与石斛好友,前年打发黄芪来问候,金石斛夫妇俱已见过了的,木氏夫人也自喜他眉清日秀,体貌魁梧,甚是欢心,彼此定亲不表。那银花小姐时常有疾,曾许下一个愿心,要到宣州海金沙寺内去纳愿心,参拜观音大士,亲自要去。金石斛道:“此去宣州多是旱路,如何去得。”银花小姐道:“孩儿坚至诚心,自去还愿,菩萨决必感应,况娘舅在彼。”木氏夫人道:“我女儿亲去果好,倘路上有不测,可差得力的家人、能干苍头前去。”金石斛道:“既是如此,可差苍头金箔,他的本事倒也了得,三儿金铃子他护送姐姐去还香,他的年纪虽小倒也伶俐。”吩咐金铃子道:“你相送姐姐到宣州地面滑石街海金沙寺内去还愿,参拜过了檀香观音大士,就去问候平舅,即可回来。”金铃子答应道:“晓得。”那金石斛选定了明日是出行吉日,吩咐总管们快备香烛纸马,车子一乘,传令叫家将秦艽、石羔、荆芥、霍香四员勇将侍候。金箔备了行李马匹兵器之物,金铃子打扮定了,银花小姐结束已毕,带了侍女泽兰,姐弟二人拜别了父母。金石斛与夫人叮咛讫,送出私衙。金银花小姐上了车子,四员将官前面上了马,各带兵器,金铃子上马与苍头金箔在后随护,一路滔滔而去。不知路上平安否,且看下回分解。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41.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