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春秋演义 第6回 胡椒国兴兵犯界 天竺黄设计投军

  猖獗番蛮太不仁,横行逆理动刀兵;

  边关攻破重关御,投军天竺去为军。

  却言番邦胡椒国国王姓巴豆,名叫大黄,他国内有雄兵百万,猛将千员。元帅姓天名雄,曾拜雷丸山楝实洞诃黎勒为师,教受兵书法术,有呼风唤雨之才,撒豆成兵之术,又炼五口钢铁飞刀,上阵飞于半空,就似五条乌龙一般,十分厉害。军师姓高名良姜,足智多谋,大将黎卢有万人不敌之力。那巴豆大黄住在番邦,不时思想要夺取汉朝天下。军师高良姜道:“狼主有如此雄兵猛将,何惧汉朝天下不得。”巴豆大黄大喜道:“全仗众卿之力。”即便传旨,择日兴兵,点黎卢为先锋,领兵十万,统作前队,天雄元帅领兵四十万,大将十二员作中军,巴豆大黄同军师高良姜并诸文武,引兵五十万作后队。三队兵马,浩浩荡荡,望中原而来,前队直抵大汉地黄关,离关三十里下寨,专候元帅发令。次日巴豆大黄升帐,天雄元帅命先锋打关。黎卢奉令,火速带引本部人马来至关下攻打不提。

  却言地黄关总兵干葛,正在演武厅躁练人马,忽见探子来报说:“启老爷,不好了,今有胡椒国起兵百万,猛将千员,前来侵犯,已离关三十里之地下寨,今差大将先锋黎卢前来打关其急,望老爷定夺。”干总兵听了,大怒道:“胡椒小国,焉敢如此猖狂,肆行无礼,敢来侵吾大邦,犯吾关隘。”即点齐三千人马,出关迎敌。

  两下列成阵势。干葛出马,只见番将黎卢,大声嘶叫道:“守关主将听着,汝邦君主刘寄奴,为君懦弱,一派假仁假义,难称中华之主。今咱胡椒国巴豆大黄,乃真命天子,故起雄兵百万,前来夺取刘姓江山,可速速投降,免俺先锋爷动手。”干葛听了大怒,大喝一声:“番奴休要夸口,放马过来。”黎卢大怒,把狼牙棍照面打来,干葛举枪急架相还,二人杀到十余合,干葛本事低微,杀得汗流浃背,两臂酸麻,抵敌不住,看看败下,黎卢赶上,照得头上一棍,打得干葛头儿粉碎,一命而亡。天雄招兵,一拥抢关,杀散余兵。天雄元帅就请巴豆大黄引兵入关,高良姜吩咐关上换了旗号。起兵大进,杀奔龙骨关来。

  却言那龙骨关守关总兵苏子,闻报番兵凶勇,不敢出战,命弟苏叶关门紧守,自己星夜进京讨救不提。却言汉天子刘寄奴,五更三点,正坐金銮殿,两班文武官员山呼已毕。当有黄门官茅针唱道:“有事出班奏事,无事即可卷帘退朝。”只见一员勇将,慌忙俯伏金阶,呼:“万岁,臣龙骨关总兵苏子,有紧急事奏闻陛下。”天子道:“卿有何事启奏。”苏子急忙奏道:“今有东番胡椒国,起了百万雄兵,千员勇将,前来侵犯大国。边关已破,地黄关总兵干葛败阵而死,今龙骨关危在旦夕,臣有弟苏叶紧守在彼。故臣亲自奏知陛下,望陛下速发救兵前去退敌。”那君王刘寄奴听了,大怒道:“那胡椒国三年没有前来进贡,朕不去罪他,他今倒来侵犯吾大邦,真也可恼。”那天子怒气不息。宰相管仲奏道:“吾主息怒,臣保举二人前去退敌。”天子道:“卿保举何人?”管仲奏道:“一人乃江南提督董棕,其人勇力莫当,有大将之才;一人乃深州参将山豆根,即渠州总兵山茱萸之族弟,有万人之敌。吾主可调此二将前去退敌。”天子准奏,即下一道旨意去了。苏子谢了恩,出了朝门,飞马而去龙骨关把守不表。

  却言金石斛引兵回府,夫人公子出来迎接,黄芪亦出来拜见岳父,夫人问道:“相公讨贼如何?”金石斛备细言了一番,夫人与金樱子听了大哭,金石斛闷闷不乐。黄芪亦也伤悼,劝道:“岳父岳母大舅不必悲痛,谅三舅并姐姐决不致死。”金石斛道:“贤婿何以知之。”黄芪道:“小婿昨日到防己城内去游玩,传说有一个起课先生决明子,他的推算如神,陰阳有准,吉凶不差,小婿便去起了一课,他断道:

  眼前失却二同胞,未免全然音信遥。

  一载之中方睹面,更有风云助上霄。

  他又言道,二舅与小姐有一年灾难,今有仙人救去,待一年之后自然相见。我作谢了,看这先生飘然而去,却有仙人之态,故小婿信以为实。”金石斛与夫人听了,俱各骇异。金石斛道:“此人素有神仙之名,若果有相见之日,重重谢他。”于是设酒解闷。

  次日金石斛具表申奏今上天子。天子大悦,御笔亲批道:“金石斛平番有功,敕赐黄金千镒,彩缎百匹,御酒百瓶,玉带一副,钦此。”差天使送至府中。金石斛领赏拜恩毕。黄芪告别回去,金石斛道:“贤婿且在此住几日,待我写书令人送与令尊知道,况有二位令弟在家侍奉,不必挂心。”黄芪只得住下不表。

  却言江南提督董棕、深州参将山豆根,二人接了圣旨,连夜引兵到京来面谒天子。天子开金口道:“二卿不辞辛苦,为朕努力,得胜回来加功升赏。”董棕、山豆根二将谢了恩,带领二万人马星夜去了,不十日已至龙骨关。总兵苏子去迎道:“远劳二位引兵到此,实出万幸。”董棕道:“未知贼兵如何厉害?”苏子道:“前日兵到关下,有一个大将黎卢,生得面如绛色,须似铜针,身长一丈,手拎一根狼牙棍,力有万人不敌。我兄弟不敢出战,故星夜求救,专候二位大人裁夺。”山豆根道:“且出关去对抵一番,看是如何。”董棕道:“好。”山豆根使一把萱花刀,董棕使一条长枪,苏子持一把大刀,各上马引兵开关,三声炮响,二万人马列成阵势。

  番邦元帅天雄打扮已毕,叫兵将抬过水银刀,背上插飞刀五口,乃是钢铁炼成的,坐一匹黑牵牛,日行千里,当下冲出阵来。董棕、山豆根二将抬头一看,那天雄元帅你看怎生打扮,但只见:

  头顶凤翅金盔,腰束狮鸾宝带,锦征袍大雕贴背,黄金盔彩凤飞檐,抹绿靴斜踏宝蹬,

  黄金甲光动龙鳞。飞刀五口鬼神惊,利剑横腰兵将怕。水银刀森森白雪,黑牵牛朵朵乌云。

  山豆根、董棕二将看了,拍马向前骂道:“无知番狗,引兵来吾大邦,今天兵来此尚不早早下马受缚,犹是抗拒,管叫你死在目前。”那天雄元帅大怒,把黑牵牛一领,杀将过来。董棕、山豆根一齐迎敌,三个斗到三四十合不分胜负,怒了天雄元帅:把背上的飞刀祭上空中,把手指定叫道:“你两个无名小将,看本帅的宝贝来了。”可怜两个将军,片时砍成肉酱。二万人马悉皆投降。

  苏子见了大惊,急把关门紧闭,与弟苏叶道:“这个番将就是天雄元帅,不知他有此飞刀,这等厉害。”正在关中纳闷,只见守关军士禀道:“外面有一个人,生得大目魁梧,胡须倒竖,身长一丈,骑一匹黑马,手执大刀,前来投军,请主将爷发落。”那苏子兄弟二人道:“吾这里正在用人之际,他来投军,不免收了他。”苏叶道:“哥哥,我们且出去看来。”兄弟二人出来问道:“哪个是投军的?”原来那天竺黄杀了那饭店内的小二阿魏,直到此处,一路无计可施,因闻说番邦起兵犯界,就乘此机会到来投军。当下天竺黄禀道:“小人天竺黄特来投军,以听调用。”苏子道:“你有何本事,敢来投军?”未知说出甚么话来,且看下回分解。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734.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