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小说《九命奇冤》在线阅读目录


第一回 乱哄哄强盗作先声 慢悠悠闲文标引首
第二回 广源店股东拆股 马鞍街星士谈星
第三回 接京函陈大人卖关节 除孝服凌贵兴考乡科
第四回 盼乡榜焦心似沸 讲风水信口开河
第五回 论柴米家庭现丑态 恣鼓簧中表动争端
第六回 鼠牙雀角宗孔穿墉 虎噬狼吞爵兴设计
第七回 假三千债抢三百银强徒得意 打五巴掌换五担米乡老便宜
第八回 明恩怨夫妻大闹 尽慈孝母子伤心
第九回 赠衣银贤母怜贫 缢罗巾淑媛谢世
第十回 遇重丧恶棍大遭殃 代和事好徒快中饱
第十一回 裕耕堂一场恶闹 区爵兴两次私肥
第十二回 黄千总有意纵强徒 凌贵兴亲身行抢劫
第十三回 爵兴宗孔双荐凶徒 叶盛简当一场败北
第十四回 三德号大有定奇谋 裕耕堂爵兴诈酬谢
第十五回 堂前设恶誓大有劫盟 窗外听私言张凤报信
第十六回 区爵兴当筵俨行军令 凌祈伯临阵却用火攻
展开↓
收起↑


作者简介


吴趼人 (1866—1910),原名宝震,又名沃尧,清代谴责小说家,字小允,又字茧人,后改趼人。 广东南海(佛山)人,号沃尧,出生于北京,因居佛山镇,在佛山度过青少年时代,自称我佛山人。以此为笔名,写了大量的小说、寓言和杂文,名声大噪,成为近代“谴责小说”的巨子。清末(近代)小说家。活跃在清代文学时期,代表作品:《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痛史》、《九命奇冤》等。


***


“哙!伙计!到了地头了!你看大门紧闭,用甚么法子攻打?”“呸!蠢材!这区区两扇木门,还攻打不开么?来,来,来!拿我的铁锤来!”“砰訇!砰訇!好响呀!”“好了,好了!头门开了!——呀!这二门是个铁门,怎么处呢?”“轰!”


“好了,好了!这响炮是林大哥到了。”“林大哥!这里两扇铁牢门,攻打不开呢!”“晤!俺老林横行江湖十多年,不信有攻不开的铁门,待俺看来——呸!这个算甚么,快拿牛油柴草来,兄弟们一齐放火,铁烧热了,就软了!”“放火呀!”劈劈拍拍,一阵火星乱迸。“柴草烧他不红,快些拿木炭来!”“好了,有点红了,兄弟们快攻打呀!”豁剌剌!豁剌剌!“门楼倒下来了,抢进去呀!”“咦!怪道人说梁家石室,原来门也是石的。”“林大哥!铁门是用火攻开了!这石门只怕火力难施,又有甚么妙法?”“呸!众兄弟们有的是刀锤斧凿,还不并力向前,少停,凌大爷来了,倘使还没有攻开,拿甚么领赏!”“是呀,我们并力攻打上去,不怕他铜墙铁壁!”好忙呀,刀儿,锤儿,斧子,凿子,一齐乱下。“好了,我这里打下指头大的一点来了!”“我这里芝麻大一点也没有动呀!”“嗳!攻了大半个时辰了!我老林打家劫舍,也不知经过几百回,却没有经过这样为难的事,兄弟们不要白费力了,设个法儿,用软梯上去吧!”


“不中用!这一个石室,没有天井,就有两个窗户,也不过一尺来高,四五寸宽,哪里进得去!”“那么,我们掘地道来!”


“也没用,这个牢房,是我老子在世的时候承造的,他常常说起,说这牢房底下,四围打了一丈二尺深的沙桩呢。”“这可难了!”轰!轰!轰!“这是三响号炮,凌大爷到了!”“凌大爷,这石室攻打不开,还求示下!”“吓!你们在我跟前夸了嘴,此刻闹到骑虎难下,难道就罢了么?”“大爷不要动怒!我老林还有一条妙计!”“快点说来。”“好在大爷不是要取他钱财,……”“我大爷有的是铜山金袕,要他钱财做甚么?这个不消说得!”“只要结果他一家性命,我老林还有一条妙计,不须打破他这牢房,便可以杀他个寸草不留!”“也罢!我本来只要杀了他弟兄两个,怎奈他全不知机,只得一不做二不休的了!老林!你就施展你那妙计吧!”“兄弟们搬过柴草来,浇上桐油,就在这门前烧起来,拿风箱过来,在门缝里喷烟进去,……阿七!你飞檐走壁的功夫,还使得么?”“老实说,我虽然吃了两口鸦片烟,这个本领是从小学就的,哪里就肯忘记了!”“既这么着,你上去把四面的小窗户,都用柴草塞住了,点上一把火。”

......


注:本文整理自互联网公开资料,仅供读者参考,不保证毫无错漏。 站务相关请联系站长, 还可以通过手百在我的百度熊掌号(六根苦瓜)里留言,我会及时查看并回复!
本文链接:http://www.llysc.cn/content/article-11095.html

最新留言

  1. 网站管理员海明威《永别了,武器》在线阅读目录 留言说:“如下为本书各个译本信息,供参考: 1、《退伍》,1939...”
  2. 离离原上草朱自清《荷塘月色》 留言说:“《荷塘月色》作于1927年7月,正值大革命失败,白色恐怖...”
  3. 周某人鲁迅《读书杂谈(2)》 留言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4. 颜真卿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
  5. 刘彝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6. 叔本华鲁迅《读书杂谈(1)①》 留言说:“我们读书时,是别人在代替我们思想,我们只不过重复他的思想...”

随机推荐